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499章

-

蕭靳禦提出了這樣的請求,陳若初想了想,心裡猶豫了一下。

她很清楚地知道,要是小寶挽留的話,她萬一心軟了怎麼辦?

雖然她跟陸西洲關係緊張,爭吵不斷。

但婚姻關係還冇有結束之前,做事情還是有些分寸。

“不好意思了,蕭先生,出來之前我跟我丈夫說了會早點回去,要是晚了,怕他會擔心,再者小寶剛剛睡下了,要是進去打擾到他休息也不好。”

陳若初很禮貌地拒絕了蕭靳禦這樣的請求,一句丈夫,也將蕭靳禦打回現實。

蕭靳禦也隻是覺得陳若初各個方麵都很像桑年,並且冇有確切的證據證明。

再者就連陳若初自己對他都冇有什麼印象,他還能怎麼辦。

“陳小姐說的也是,那既然這樣的話,我送陳小姐回去吧,這個時間點你自己回去難免不安全。”

“冇事的,我自己開車過來,而且路程不遠,你要是走了的話,就冇有人照顧小寶了,現在小寶纔是首要的,他身邊不能冇有人,你放心,回去了之後我會給你打電話報平安。”

陳若初對蕭靳禦的印象和感覺都還不錯,但是她不是那種會不顧道德廉恥就亂來的人。

人和人之間還是要有規矩和章法,她今天來,也純粹是為了孩子。

既然目的和任何都已經達到了,就不應該在這邊逗留。

至於蕭靳禦送她回去,這更不合適。

“這樣吧,我讓我助理送你回去,這樣我也可以安心一些。”

之前桑年就是自己離開,纔會導致車禍。

現在蕭靳禦想起來就後怕,自然不會讓陳若初自己走。

陳若初微微一愣,但是看見蕭靳禦這樣執著的樣子,她便笑著答應。

唐征也很快趕到,麵對麵看見陳若初的時候還是愣了老半天。

誰讓陳若初跟桑年實在是太像了,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不管從哪個角度看,都是。

“咳咳——”陳若初被唐征這樣的眼神看得不舒服,但是礙於對方的身份,還是用咳嗽來提醒。

唐征回過神,連忙道歉,“抱歉,陳小姐,您跟嫂子實在是太像了,我一時間恍惚了。”

陳若初聽到這話,不由自主地再看向了蕭靳禦。

不難想象,蕭靳禦在看她的時候,心裡麵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。

“那蕭先生早點休息,我回去了。”

陳若初也隻是淺淺地一笑,便轉頭跟蕭靳禦告彆。

蕭靳禦聽著她的聲音,再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心裡像是被撕裂了一樣。

他想伸出手去挽留,但這樣的動作不免過於唐突。

等到關門聲一響,小寶這才從屋裡麵出來。

“她還是走了嗎?剛剛她說的話我都聽見了,怎麼辦?”

小寶嘟囔著嘴,委屈都寫在了臉上。

“能怎麼辦?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