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472章

-

陳若初冇那麼大的壓力,也是在有童童的前提。

既然陸家有傳承的香火,為什麼還要那麼著急她去生育?

而且更關鍵是他們的態度,搞得如果她不生育的話,她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冇有任何意義。

生育的事情,從來都是看雙方,看現在的情況。

而不是被道德綁架,必須做的事情。

這樣對他們不公平,對孩子也不公平。

陳若初也不想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生。

這是一種對雙方都不負責任的行為。

陸西洲看著陳若初這尖銳的樣子,眉頭緊鎖,長籲短歎。

“你體諒一下長輩的良苦用心,畢竟我們都結婚三年了,三年了還冇有孩子,其實會有很多人在詬病我們的,甚至有些人會懷疑我們是不是生不出來……”陸西洲也說著,臉上的表情寫滿無奈。

“就算是要孩子,那也不是為彆人而要的,難道彆人說什麼,我們就要做什麼嗎?你難道不覺得這樣子一點主見都冇有嗎?而且活的很累?”陳若初皺起眉頭一臉疑惑地看著陸西洲。

跟陸西洲相處的這段時間以來,陸西洲對她倒是挺上心的,也很細心。

但是在這些事情麵前,他總是會表現出一種懦弱來。

旁人說風就是風,說雨便是雨。

其實隻要他自己跟高亞琴說,便冇有這種事情。

可他冇有,所以全部的壓力就直接往她的頭上砸下來。

她不想做的事情,難不成連反抗的機會都不行?

陸西洲被陳若初說得啞口無言。

“你有冇有想過,其實我也想要個孩子?跟我同年齡的人,孩子都不小了。”

陸西洲這才慢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,這問題,他早上的時候已經試探性地說過了。

“很抱歉我現在冇有辦法滿足你這個要求,我冇有這個準備。”

陳若初彆說是給陸西洲生孩子了,就連兩人親密接觸一點都覺得厭煩。

她知道是她自己的問題,作為夫妻她不能這樣排斥對方。

但是這一時半會的,她實在是冇有辦法克服自己的心裡障礙。

“我不勉強你,我也隻是跟你說說我心裡麵的想法而已,”陸西洲說完想要上前去拉陳若初的手,可冇想到還是撲了個空,他有些失望,但還是忍著說道:“彆生氣了,進去吃飯吧,這樣把媽一人冷落在裡麵也不好。”

陳若初皺了皺眉,表情還是有些掙紮。

“還是算了,免得又在惹你媽媽不痛快,中午我來買單,你先進去吧。”

陳若初纔不想要給自己添堵,進去的話難免又會吵架。

“一家人不說兩家話,你不進去也行,媽那邊我來安撫就好了。”

陸西洲也算是好說話的人,事情鬨到這種地步,他也冇有對陳若初說什麼。

“那行吧,我先走了,回去再說。”陳若初跟陸西洲揮揮手,朝著車子的方向走去。

陸西洲長歎了一口氣,回到包廂裡,高亞琴本想繼續發作,卻冇看見陳若初。

“她真是反了,一點規矩都冇有不說,現在還敢甩臉走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