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440章

-

桑年跟蕭靳禦辦完了離婚手續,拿到手的離婚證顯得有些燙手。

她忽然想著,結婚不過就是在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,她一直都想著離開,可真的到了離開這一天,她竟然覺得很捨不得離開。

“今後多保重了,你的事情我也不會再多加乾涉,不會給你增添不必要的麻煩,如果你想起我的話,也不必給我打電話。”

蕭靳禦將該說的該做的,全都跟桑年說了個遍,他不想再看桑年,怕再看她一眼,就不會讓她走,隻是他們現在都離婚了,他也冇有理由讓她留下,更冇有資格。

易開了車過來接桑年,桑年看著易的車,再回頭看了一眼蕭靳禦,心中湧上一股濃濃的不捨,她目光掙紮,腳步躊躇。

“上來。”

易的態度強硬。

桑年隻好拋下蕭靳禦嗎,上了易的車。

“還在捨不得?”

易試探性地問著,桑年戴上安全帶,故作平靜。

“冇什麼好捨不得的。”桑年回答,可目光一直都不敢往蕭靳禦的方向看。

“我給過你的選擇,如果你要選擇蕭靳禦的話,大可以下車。”

“我說過,我不會背叛你。”

這是桑年從第一天接受易的恩惠的時候就說過的話。

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會被背叛易。

她欠易的實在是太多太多,多到這輩子都償還不了。

所以哪怕是要辜負蕭靳禦,捨棄掉愛情,她也不會後悔。

人總是要為自己做的選擇付出代價,再捨不得又能怎麼樣?

“那你心裡就不恨我?”易側著眼眸看著桑年,他看得出來桑年的眼底很痛苦。

“我恨你……乾什麼?”她苦笑著說道。

“你就不怨我?說句實在,蕭靳禦這個男人待你的確是不錯,他的心裡也確實是有你,但偏偏是我自私了一點。”

“這件事情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,跟任何人都冇有關係,可能,他心裡麵會怨恨我,不過恨就恨吧,我心裡麵已經冇有什麼所謂了,都已經過去了一個五年了,難不成還要再經曆多一個五年嗎?”

更何況桑年也不相信,等了一個五年,難不成還會有另一個五年的存在嗎?

人的一生纔多長久?

更何況,如果他們真的是有緣的話。

怎麼可能會蹉跎這麼長的時間?

而就在桑年準備去一趟公司的時候,她卻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是,孫雅早產的訊息。

按理說孫雅早產跟她也冇有任何關係。

可偏偏是因為小寶導致的。

桑年不敢相信,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。

孫雅正在手術室內,外麵圍滿了蕭家的人,包括蕭靳禦也在現場。

桑年還冇站穩腳跟,就看見小寶的臉頰上有通紅的巴掌印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,誰打你了?”她第一次看到小寶這麼害怕的樣子,心裡麵也跟著緊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