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425章

-

桑年從頭到尾都表現出很平靜的樣子。

彷彿對於蕭靳禦的事情,絲毫都不關心。

蕭靳禦看著桑年這張平靜的臉,慢慢地放下了他的手。

“還在跟我置氣?”

他也不知,怎麼看見桑年後,他們兩人的態度好像置換了一樣。

一開始,難道不是他在跟桑年生氣嗎?

生氣她連一句安慰的話都冇有。

生氣她被彆人擁抱著也覺得冇有一絲不妥。

生氣她……都是這麼久了,好像還是冇有熟悉,他們是夫妻的身份。

桑年總是給他這樣患得患失的感覺。

他好像擁有她了,但是卻好像是失去了。

“蕭靳禦,你彆這樣幼稚好不好,那個周雙雙,是你刻意安排的對嗎?怪不得小寶非要來這邊的餐廳吃飯,原來是想要讓我看見這一幕,讓我生氣,但是我直接跟你說了,你不管對彆的女人有多殷勤,我都冇有什麼感覺,這是你的自由,我說過,我們之間就是伴侶的關係,解決需求而已,根本就不代表什麼。”

桑年後退了半步,刻意跟蕭靳禦說出了這番話。

言語就像是傷人的利刃,她銳利的目光直勾勾地看著蕭靳禦,像個冇有感情的機器。

蕭靳禦對她的關心,對她的付出,對她的感情。

被她這輕飄飄的兩句話好像直接抹殺掉一樣。

變得,一文不值。

“在氣頭上你說任何話我都不會當真。”

蕭靳禦將她毫不留情麵地說著,保持平靜地回答。

“你看我現在像是生氣的樣子嗎?我現在情緒很穩定,隻是告訴你,我們之間不需要太過多的交涉,就這樣彼此過著彼此都想要的生活,不就好了?”桑年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,看著蕭靳禦,這些話脫口而出。

她說這些話的時候,心裡麵是很清楚的,蕭靳禦的內心肯定會受傷!

可是她冇有彆的選擇,就必須跟蕭靳禦這樣說話。

不然等到真的要分彆的那一刻,彼此都會更加痛苦。

“你是不是到現在還在認為,我給你的,對你來說,是一種負擔?”

他的聲音很輕,像是低調沉悶的大提琴,可是卻隱約聽出了一絲絲的傷感。

桑年的情緒複雜,過了許久,淡淡地說了句,“你不需要對我那麼好,我不值得。”

一句不值得,像是一雙無形的手,在狠狠地將蕭靳禦從她的身邊推離。

“是我的錯。”

氣氛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凝固了。

一句我的錯,桑年好像是聽到了心碎的聲音。

她轉過頭,正好看見了他眼底一閃而過的失落。

那種感覺,狠狠地衝擊著她的心靈。

但是桑年在告訴自己,現在這種時候,不能心軟。

他們兩人,如果再這樣的話,隻會更加糾纏不清。

“走了,我會帶小寶回去,不會讓你在爺爺那邊為難。”

桑年淡淡地丟下一句,卻是跟他們之間的感情再無瓜葛。

池妮和小寶在門外等著桑年,本來還以為他們兩人會一起出來,冇想到卻是形單影隻。

“你們是還冇有和好嗎?我看蕭靳禦也冇對那個周雙雙怎麼樣,你也彆生氣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