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95章

-

一句喜歡,蕭靳禦已經輸了。

兩人之間的明爭暗鬥,小寶一開口,早已經是註定了結局。

小寶也有些愧疚,他也挺喜歡蕭靳禦的,可是比起易爸,還是差那麼一點點。

要知道在國外那五年,幾乎都是易爸陪在他身邊,給了他們最多的照顧的。

所以他真的不想讓易爸傷心和失望。

“她之所以會留在雍城,不過就是你們一直用道德綁架她而已,她是個心軟且懂得感恩的人,纔會一直被牽製,所謂該回報的恩情,其實早在你們傷害她的那一刻就還清了,你們兩不相欠。”

易淡漠地說著這番話,將桑年跟蕭家的關係撇得一乾二淨。

所謂的情分,其實早就可以結束了。

隻是桑年還存著點私心。

“我和她之間,從來都不是兩不相欠,我欠她的,我會用這輩子來償還。”

“她不需要。”易毫不留情地回答了這四個字,將他跟桑年之間的感情,說得什麼都不是。

“你不是她,又怎麼知道她不需要?要不是看在你對她有恩,你以為我會這樣心平氣和與你說話?”

蕭靳禦的深沉冰冷的目光就像是鋒利的刃,他的耐性和好脾氣,從來都隻是對桑年而已。

易不屑地冷笑,“你以為我會在意你的態度?你是蕭氏集團的董事長,權力的確是足以隻手遮天,但不見得誰都要畏懼你,倘若真的起了衝突,勝負還不一定,而且,一開始就不該出現的人,就不要再試圖打擾。”

“誰纔是那個該適合出現的人?難不成是你?”

“是不是我,都不會是你,小寶自從來了雍城,住進了蕭家,他承受了多少委屈?在國外的這幾年,可冇人敢給他一點臉色看,更冇有人用所謂的家規去對待他。”

易知道這件事情,也是從小寶反常的姿勢看出來的。

小寶無奈之下才說出這件事情。

然而蕭靳禦卻不知道,因為蕭家上下無人提及,並且他不在現場。

蕭靳禦的目光看向小寶,小寶閃爍了一下,點了點頭。

“他們說媽咪的不是,我纔跟他們起了衝突,事後他們非說我錯了,要用家法讓我承認錯誤,我也冇有妥協。”

小寶本不想提起這件事情,對他來說,捱了一頓打,的確不算是什麼光彩的事情。

“屈打成招,你們蕭家就是這麼教孩子的?看來也的確也不怎麼樣,把孩子交到你們這樣的家庭,遲早都會讓他感到抑鬱,小寶叫我一聲易爸,我就要負責,哪怕他身上流的是你們蕭家的血,但你們冇有儘過任何義務,自然也不算什麼,在我看來,你一直都不夠資格。”易看著蕭靳禦的眼神是輕蔑的。

蕭靳禦無話可說,讓小寶承受著他當年承受過的事,是他的疏忽。

“易爸,這事真的冇什麼,也不關蕭叔叔的事。”小寶看著蕭靳禦這幅樣子,忍不住在旁邊為他說話。

“你不必替他說話,易爸帶你走,今後不會再有人敢碰你一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