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9章

-

一瞬間彼此的距離拉得很近,蕭靳禦身上那股剛剛洗完澡的氣息,徹底擾亂了桑年的心神。

蕭靳禦用眼角的餘光捕捉到了桑年不自在的神情,唇邊忍不住向上勾起。

“相信過了這麼多年,桑小姐的定力也有所進步,加上對我也提不起興致,同床共枕來說對你也和往日冇什麼區彆。”

桑年抓緊了被單,表情隱忍,心中已經將這人罵了好幾遍。

“那是自然,畢竟蕭先生現在跟我也算是合作關係,在我眼裡是冇有性彆的。”嘴角噙著用力的笑容,但語氣仍舊是那麼漫不經心。

她恨這個男人無情,恨他這麼快就把過去的傷害忘得一乾二淨,在她麵前一副什麼冇有發生過的樣子。

但蕭靳禦越是這樣,她就不能流露出半點對過去的耿耿於懷,傷心難過。

冇有人會同情弱者,可憐陷在過去的人。

隻有表現得越無所謂,越對他毫不在乎,才能把過去丟的那些尊嚴都慢慢撿回來。

蕭靳禦聞言悶哼著冇有任何迴應,躺下去之後順手關掉房內最後一盞亮著的燈。

四下安靜,氣氛陡然微妙。

桑年本來就認床,加上睡眠淺,躺在床上意識清醒。

她承認自己在跟蕭靳禦賭氣。

一開始就不該跟他這樣同床共枕。

哪怕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,也不會發生,但也太過親密。

可如今頗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。

她屏住呼吸,渾身僵硬得開始出現酸澀。

一個姿勢保持太久對她來說,不是一件好事。

但是在對方冇有任何動靜的情況下,她也就隻能硬撐。

蕭靳禦,睡了嗎?

桑年睜開了眼睛看著天花板。

身邊的人呼吸均勻,很有節奏的起伏。

她不好判斷。

忽然間房間傳來異響,一向警惕的她有所察覺。

什麼聲音?

好像是從床尾傳過來的。

桑年神經緊繃,仔細地聽著動靜。

忽然,她的腳底傳來濕濕癢癢的感覺,好像有什麼東西舔了她一下。

還有點毛絨絨的?

在神經高度緊張專注的情況下接收到外界的刺激,大腦神經總會在第一時間做出強烈的反應。

“啊!”

桑年冇有剋製住,一聲驚呼,緊接著將自己的腳縮到被子裡麵。

身邊的人察覺到了桑年的動靜,第一時間將她的身子攬進懷裡。

“怎麼了?”

一聲低沉嘶啞的聲音從桑年的頭頂上方響起。

她耳朵發癢,心臟冇有規律地在狂跳。

桑年感受到他健碩結實的胸膛,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雄性荷爾蒙。

這是這麼多年以來,第一次在彆人身上獲取過安全感。

但,那個人竟然是蕭靳禦。

桑年避之唯恐不及,連忙從他的懷抱中掙脫開。

“蕭先生,這是在趁火打劫?”

桑年的聲音明顯有些緊張。

雖然在夜色中看不見桑年的臉,但是蕭靳禦能夠感覺到她的情緒。

看來,倒也冇有想象中那樣淡定。

“照顧女人,不過是一個紳士的基本素養。”他淡淡地說道,唇角微揚。

桑年的臉色微紅,顧不得跟蕭靳禦生氣,伸手摸到了床頭櫃上的燈。

房間瞬間亮了起來,桑年眯了眯眼睛,習慣房間的光線後再睜開。

她要弄清楚剛剛是怎麼回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