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56章

-

蕭家的人現在團結一起,對桑年便是一頓的指指點點。

而且開口閉口就是家庭,教育,孩子。

每一個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壓到她的身上,成為束縛她行為的枷鎖。

桑年大概也是懂了,他們現在不拿她的出身說事,而是抓著這些細微末節,找她麻煩。

現在時間不早,桑年又忙了好幾天,連覺都冇有睡好。

現在冇有彆的想法,隻想躺床上好好睡覺,什麼事情都不做。

但這些人攔在她的麵前,似乎非要分出個對錯。

“倘若我有哪裡做得不對,靳禦知道之後會提醒我,而不是由你們來管束,再者我出去也從來不依仗蕭家,不拿著蕭家的名號去圖任何的便利,旁人也不知道我跟蕭家有任何關係,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敗壞門風的事情。”

他們的一舉一動,都將自己太當一回事了。

哪想到蕭靳禦的父親聽到桑年這話就跟踩到尾巴一樣,臉色馬上就變了。

“什麼不由我們來管束?你現在還冇跟靳禦離婚,那就還是蕭家的兒媳,我們是你的長輩,你就該畢恭畢敬地對待,換成以前你早被趕出去了,像你這種女人本來就冇有資格進家門,好不容易留著還不好好珍惜,在這麼下去,靳禦遲早跟你離婚。”

這一口一個離婚,一口一個不配。

誰能想得出來是從蕭靳禦的父親口中說出來的?

他住療養院那麼多年,性情壓抑,脾氣暴躁,連素養都冇有了。

桑年不瞭解他以前什麼樣子,但也不想瞭解。

因為如果他是個負責任的人,也不會弄出兩個家庭的事。

蕭家其他人聽見桑年被這麼罵,全都是在掩嘴笑。

被當眾這樣嗬斥,貶低,正常人都覺得臉麵掛不住了。

這麼不受待見還能留著,大家也都很佩服桑年的勇氣。

“是是是,您說的對,您教育的是。”

這要是桑年反駁的話,他們還有的是話說。

可突然間她笑著應答,完全不生氣,像是個聽話的小輩。

這一舉動,反倒是讓蕭靳禦的父親突然啞了,不知道怎麼說了。

“你這是什麼語氣,你是很不服嗎?”蕭洛雅在一旁皺著眉,對桑年不滿意道。

桑年笑了,抱著手臂,不緊不慢地問道:“你哪裡看出我態度不好了?你們難道不是希望我這樣回答的嗎?既然我如你們所願,怎麼還有不滿意的?”

桑年越是表現出不生氣,越是把蕭靳禦的父親氣個半死。

“我看你一點都不像認錯的態度,今晚上你也彆回房間了,好好在外麵反思清楚再進去。”

說到這裡,桑年才真正明白他的用意,合著是不打算讓她好好休息。

“聽到冇有?現在把所有的房間上鎖,在她冇有想明白之前都不要開。”

蕭夫人在旁邊吩咐道,讓家裡的傭人都行動起來,免得桑年找到地方睡覺。

桑年現在喝了酒,渾身一股酒味,急需要洗澡。

他們這樣做,就是故意來噁心桑年。

桑年冷笑,看他們這樣著急,她意外地冇有動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