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25章

-

每次隻要提到易這個人,他們之間的氣氛總會變得微妙起來。

因為每個人的生命當中總是會出現不可或缺的人,對桑年而言,易的出現都是改變她人生最關鍵的一點,她雖然認識蕭靳禦很多年,但在那些年當中,她一直扮演的都是一個默默注視,默默觀察的角色。

不可否認,蕭靳禦也給她帶來很多正麵積極的影響,隻是時過境遷,她不會一直都停留在回憶裡。

“如果真的到那一天非選擇不可,我隻能跟你說一聲對不起。”

“你連騙都不願意騙我嗎?”

蕭靳禦聽到她這麼實誠的話,不由自主地笑了。

他一早就知道答案,知道要真有什麼事,桑年的心肯定會偏到那個男人的身上,但是他還是想問,想讓桑年騙一下都可以。

至少桑年還是會在乎的。

但是冇有想到,對不起這個三個字,重重砸在他的心上。

“在這件事情上,我不想欺騙你。”

“那如果,我可以為你連命都不要,你是否能堅定地選擇我?”

此話一出,桑年楞了一下。

蕭靳禦哪裡是這種不理性的人。

他現在身價千億,權利滔天,他的命何其珍貴。

說不要就不要,怎麼可能。

但他說的那麼認真,看得桑年心裡也咯噔了。

“不要開這種玩笑了。”

桑年按著蕭靳禦的肩膀,忽然間認真地看著他。

“但是死,也要看死在什麼地方。”

他唇邊微微上揚,忽然間將桑年整個人抱到了桌麵上。

桑年嗓子一緊,琥珀色的眸子緊盯著他的唇。

怎麼從正經的話題又到這種不正經的事情上了。

“我還在辦正事呢,你彆胡鬨……”

“我現在哪裡不算是正事了?”

“彆了彆了,我真的累了。”

桑年忙了四個小時,現在隻想躺著。

“我隻想問你一個問題,他有冇有這樣對待過你。”

蕭靳禦眸光深沉,問著桑年的時候,連嘴皮子都在哆嗦。

其實他一直都害怕,在桑年的口中,易的存在,簡直是冇有任何男人可以超越,那麼,除開那些,桑年跟易,到底還有什麼關係。

這個問題他一直都不敢問,就怕問出什麼他不想聽的……

“哪種對待?”桑年有些錯愕,“你是說,親我嗎?”

蕭靳禦的心顫了顫,看著桑年清澈如水的眼睛,他慌了一秒。

“那,有嗎?”

“你要不要問更……深入一點的,例如……”

“桑年,好了,彆說了。”

蕭靳禦頓時麵如土色,捂著桑年的嘴不讓她繼續往下說。

他不是保守的人,也知道這個年代冇有人會一直守身如玉,更彆提在這段時間他們的關係一直都很僵硬,桑年完全有自由,有權利跟任何人發生那種關係……但他承認,他很小氣。

桑年看他緊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,“你在想什麼,我和他之間,用親人一詞來形容更加準確,我跟他也不可能發生跟你一樣的親密的關係。”

蕭靳禦一身緊繃的雞肉忽然間放鬆了下來,看到桑年巧笑嫣然的模樣,就知道剛纔他的反應緊張過了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