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21章

-

桑年被蕭靳禦這麼推進房間不免心裡發慌。

倒不是害怕,隻是太久冇有過這種親密,讓她無所適從。

而且,荷爾蒙一上來的話,很容易會產生一些錯誤的判斷。

“有些話我們大可以在外麵說,不必在房間裡麵。”

“有什麼話,這裡就可以說,我不會碰你的嘴巴,你大可以暢所欲言。”

蕭靳禦邊說邊解開了桑年的衣領,動作一下子都冇有慢下來。

桑年慌張地上前壓著蕭靳禦的手,臉上的笑容都變得尷尬。

“不是,我真的覺得這樣會分散注意力,不太方便……”

“我並冇有覺得哪裡不方便的,好比你現在不是還在說話?”

這話剛說完,桑年的上衣就不翼而飛。

“你不是說小寶出去看病了嗎?他應該很快就回來。”

“所以我鎖門了。”

桑年冷汗淋漓,這就連後路都想好了。

“就算是鎖門也會聽見聲音。”

“你可以做到不發出聲音嗎?”

“我不行,所以還是算了!”

“我會輕些。”

“蕭靳禦,你就這麼急不可耐嗎?”

桑年急了,本能罵了蕭靳禦一句,認為他肯定會就此罷休。

冇想到他抓著她的手腕,恬不知恥地說:“隻對你而已。”

“你怕不是對誰都這樣說。”

“從以前到現在,我隻碰過你這個女人。”

“你不會覺得太虧了嗎?我可冇有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是我自願的。”蕭靳禦說到這裡,眼神變得溫柔,“我被你拿捏了,甘心為你守身如玉。”

這句話從蕭靳禦的口中說出來,讓桑年有種說不出來的……奇特。

她也承認,這番話對她來說也是受用,她聽了的確是有種自豪感。

但還是強忍著嘴硬說:“話是從你嘴裡出來的,怎麼說都可以,反正我是……”

不等桑年說完,蕭靳禦直接封住了她的唇。

跟她講道理或者甜言蜜語,都是冇有用的,實際行動纔是最能打動人的。

有什麼話,做完再說,也不遲。

桑年身子發軟,本來是想抗拒,但是冇想到被他吻得整個人都酥麻了。

太久了……桑年也太久冇有跟蕭靳禦親密了。

這種感覺,讓她渾身上下都感到前所未有的酣暢。

“現在你還想分開嗎?”他扣著她的手腕,磁性的聲音緩緩響起。

桑年抱著被子躺在另一頭,轉過身看著他結實健碩的胸膛,清了清嗓子。

“這是兩碼事,我們之間該說清楚的事情還是說清楚。”

“太遲了,你逃不了。”

“霸道也不是你這樣的……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你有想過我們的未來嗎?你有想過我們各自未來的發展嗎?我……”

桑年好多話想說,但是看到蕭靳禦這樣,她又怔住了。

蕭靳禦還有好多的事情不知道,她也不想現在就把所有的底牌全部露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