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20章

-

蕭靳禦從來都不喜歡桑年跟他談錢。

一來,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從來都不是交易,更不是生意場上在談判。

二來,談錢隻會讓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冷淡,疏遠,好像一切都可以用具體數字來衡量。

蕭靳禦不清楚桑年到底知不知道這樣說話會令他不適,還是她明知道如此會有所影響,還是冇有任何顧慮地說了?

之前她每每這樣做的時候,都是想要結束這段關係的時候,現在她回來就變得是這樣的態度,不難看出,她又有那種心思了。

“你和我之間,如果真的出了什麼問題,還是你對我有什麼意見,大可大大方方地和我商量,我不是你的蛔蟲,也不想一直猜你的想法。”

桑年聽蕭靳禦這話有些意外,她不知道是不是跟蕭靳禦相處有點時日,讓他摸清了自己的性子,這剛見麵還冇多久,他就察覺出來了。

“我們之間的關係本來就還是在磨合當中,暫且不說你和我的起點不同,生活習慣不同,就說我們的三觀,愛好,事業各方麵,就存在著矛盾和差異,我不希望是因為一個孩子來將我們捆綁在一起,現實是,很多人因為孩子而勉強,也過得並不幸福,當然,我不會剝奪你做父親的權利和責任,你也可以貢獻你一份力量,但是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要慎重考慮,任何一個錯誤的選擇都會給彼此帶來不便。”

成年人有成年人的思維方式,再者本來桑年就不是那種為了男人就要死要活,不顧一切的人。

很多事情她都是要想了要想,確定冇有阻礙,纔會下決心。

因為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不可逆轉,或者違背自己原則的事,最後都會變成雙方的痛苦。

與其這樣,倒不如一開始就早早結束。

“你這麼說,隻會讓我認為,你這是在找藉口。”

“你說這是藉口,我不承認,這就是現實。”

“現實是,除了你,我不會愛彆的女人。”

一句話,堵得桑年喉嚨發緊。

蕭靳禦這表白,倒是也太直接了。

“一輩子這麼長,你怎麼能這麼確定?”

蕭靳禦不等桑年說完,直接上前將她摟在懷裡。

桑年聞到她身上那股味道,心裡麵有種莫名慌張。

她覺得,他們兩人不靠近還好,一親密接觸,她的理性就會開始瓦解。

“如果你真的厭惡我,你現在就會馬上推開我,到底是什麼問題,讓你一直想結束關係?”

蕭靳禦看著桑年的雙眼,想從這雙看起來平靜無波的眼睛裡麵找到蛛絲馬跡。

“我們能分開先嗎?我不覺得我們需要用這樣的方式才能交流。”

桑年越是這樣說,蕭靳禦越是不聽,直接扛起桑年就進了房間。

“你把我放下,你乾什麼?我們現在還冇說清楚,你彆對我動手動腳!”

桑年被蕭靳禦直接摔在了床上,門一關,她整顆心都懸在了嗓子眼。

忽然發現,她們兩人好像真的好久冇有有過親熱了……

就是因為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,導致她們的關係也疏遠了。

現在他這樣,桑年怕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