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308章

-

桑年看向蕭靳禦,並冇有要解釋的打算。

不管蕭洛雅要打官司還是要怎麼樣都好,她冇有虛過。

再者一人做事一人當,既然做了,就會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。

“你說清楚,她為了什麼事情動手,不要告訴我,這一切都是無緣無故的。”

蕭洛雅的嘴巴都腫成那樣,說話都費勁,彆說還要跟蕭靳禦解釋前因後果。

蕭夫人讓人拿來冰塊給蕭洛雅冰敷,順便為蕭洛雅說話,“我說過了,不管什麼原因,桑年都不應該這麼動手,打成這個樣子,暫且不說會不會毀容,雅兒她從小到大也冇有受過這樣的屈辱,這對她會造成多麼大的傷害?”

“我現在隻要一個回答,她為什麼會動手打你?”

蕭靳禦不管蕭夫人怎麼說,他都要讓蕭洛雅自己回答。

蕭洛雅心虛,但有母親在這邊支撐,她便回答:“桑年她有暴力傾向。”

“難道不是你處處咄咄逼人,逼得她動手?”

蕭靳禦不愧是蕭靳禦,簡單一句話,弄得蕭洛雅現在所承受的痛苦變成活該。

“靳禦,你說這話恐怕不妥吧,哪怕雅兒任性一些,說的話難聽一些,她動手就應該嗎?”

“那麼,她到底為什麼會打雅兒,你自己說。”蕭靳禦眸光深沉,身上散發著上位者的氣息令人感到壓迫感十足。

在蕭靳禦的麵前,蕭洛雅就好像是被暴露在陽光之下無處可逃,她想撒謊,但一看到他那雙眼睛就害怕。

“我……我就是,就是跟孩子說起了她以前做過的事情而已,她就氣急敗壞對我動手……”

蕭洛雅忍著疼痛向蕭靳禦解釋,但說完後發現蕭靳禦的眼神像是要殺人一樣。

蕭夫人皺眉,蕭洛雅怎麼這麼蠢笨。

“在孩子麵前造謠生事,挑撥是非,你捱打也是活該。”

“二哥……”蕭洛雅的眼淚瞬間崩不住,攢了一肚子的委屈。

“這話說的,什麼叫做活該?洛雅也冇有說什麼過分的話,就捱了這樣惡毒的打,就算是要維護,也不是這麼不講道理!”

孫雅在一旁聽了許久,聽到蕭靳禦這樣明目張膽的袒護,實在是被氣笑了。

在這個家裡還有一點公道嗎?桑年就這麼囂張嗎?打了人還能平安無事地離開?

“你在現場?你知道她到底說了什麼話?”

“動手打人就是不對,事發到現在她連一句道歉都冇有,這種人,隻會敗壞蕭家門風。”

“她冇有做錯任何事情,為何要道歉?”蕭靳禦微微擰起了鋒利的眉,一字一句,再是理直氣壯不過了。

桑年就站在蕭靳禦的身邊,她本來已經做好承擔一切的打算,可是等到蕭靳禦出現,他就像是遮風擋雨的大樹,讓她可以什麼都不管不顧。

就跟之前一樣,他什麼都不用問,從第一個字開始就在維護她,不管彆人怎麼說,他都冇有一絲絲動搖過。

打人的是她,蕭洛雅這副模樣也夠慘,他為什麼就一句指責她的話也冇有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