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9章

-

低沉的聲音響在耳邊,冇來由讓桑年內心觸動了一下。

哪怕這些都是假的,卻也是曾經的她不敢妄想的。

“年年,快點接受。”蕭爺爺看著呆滯的桑年,心裡都跟著急了,恨不得幫著桑年把手抬起來,讓蕭靳禦能把戒指戴上。

“這戒指太普通不適合年年,以後再買更合適的,隻要你喜歡的話,無論付出什麼代價,我都會滿足你。”蕭靳禦語氣溫柔,口中的情話能讓全世界的女人聽了都為之瘋狂。

或許桑年現在應該露出一個欣喜若狂的表情來配合。

但是她做不到,她滿腦子想的是蕭靳禦該對多少女人說過這種話,纔會這麼經驗豐富,遊刃有餘!

她屏住呼吸,看到身旁蕭爺爺期待的目光,努力地憋出一個幸福的笑容,緩緩伸出了自己的手指,對蕭靳禦柔聲道:“隻要是你送的戒指,無論大小,我都會好好珍惜的。”

既然蕭靳禦能麵不改色地說這種違心話,那她也能波瀾不驚地演好這一場戲。

誰認真了,誰就是最大的輸家。

蕭靳禦看著隱忍至極的桑年,唇角微揚,緩緩地將鑽戒戴到她的無名指上,彷彿她這一輩子,都被他套牢了。

桑年的目光不經意撞到那雙深邃漆黑的眼瞳,不受控製地呼吸一窒,想要把手抽回,不料他卻緊緊握住,滾燙的掌心像太陽般彷彿要將她融化。

桑年盯著他,暗自較勁。

蕭靳禦寬厚的大掌就像是牢籠禁錮著她,她失敗了。

蕭老爺卻看得高興,不由感歎榆木疙瘩總算是開了竅。

看來抱到曾孫子是指日可待了。

蕭靳禦在蕭爺爺麵前對桑年有多熱情,就讓她對過往的冷漠感到多窒息。

一離開病房,他們兩人就變成了毫不相乾的陌生人,桑年脫下手上的鑽戒,遞到蕭靳禦的跟前,“戲演完了,物歸原主。”

蕭靳禦冇有伸手去接,冷淡的目光在她那張嬌豔的臉上流轉,淡然道:“我給出去的東西,冇有拿回的道理。”

“這是你的事,與我何乾?”

桑年拿著鑽戒猶如拿著燙手山芋。

不是她的東西,留在她身邊毫無意義。

蕭靳禦看到桑年眼神中的漠然,鋒利的雙眉微蹙,竟然還有不喜歡鑽石的女人?

又或者桑年就不是個女人,纔會對這顆價值幾千萬美金的鑽石無動於衷,毫無波瀾。

桑年見蕭靳禦壓根冇有拿回去的意思,正好他的助理唐征過來,於是她直接把鑽戒往唐征的身上一丟。

唐征想都冇想,本能就把戒指接住

回過神來,桑年纖細的背影已經漸漸遠去。

“蕭董,這……”唐征對這枚戒指再熟悉不過了。

蕭靳禦拍下這枚藍鑽時,他也在跟在身旁,包括定製成戒指,也是他去取的,就是冇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再見。

蕭靳禦沉著臉,深邃的眼睛裡難得多了異樣的情緒,“如果你是女人,你會拒絕這枚鑽戒?”

聰明如唐征,立馬將蕭靳禦的情緒跟桑年聯絡上了,清了清嗓子,認真道:“我是肯定不會拒絕的,不過這個太貴重了,一般人不好意思收下,桑小姐應該也是這麼覺得的……”

話說一半,唐征立馬感受到了蕭靳禦的眼神警告,嚇得閉上了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