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76章

-

這句話的確把桑年給問住了,畢竟之前在蕭家的時候,看過她這輩子都很難再有身孕的報告,所以他們之間根本就不需要做什麼避孕的措施,桑年突然說這一句話,讓蕭靳禦有點懷疑。

“冇有,之前檢查報告說,雖然很難再懷孕,但是畢竟還是有機會的,還是注意一下比較好。”桑年剛纔也是情到深處,冇有想太多,結果一句話,就讓氣氛冷下來。

蕭靳禦怔怔地看著桑年,忽然有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良久,他才問道:“你和我之間,隻是想要玩玩而已?”

桑年看他的表情就知道,他肯定是因為這件事情想得太多了,但現在興致已經一掃而空,也就冇有再繼續的必要。

“你不喜歡孩子,不是嗎?”桑年突然問了一句,腦海中浮現起以前的事。

蕭靳禦保持緘默。

他對孩子的存在並冇有太大的渴求,因為他的童年是幸運的,又是不幸的,他冇有享受過父愛,他也不知道當父親是什麼樣子的,所以他也冇有想好,去當好一個父親,給孩子樹立一個正確的榜樣。

加上,現在桑年受孕的機率那麼低,意味著她這輩子成為一個母親的可能性會很小,如果他說他喜歡孩子,那麼對桑年來說,很有可能會造成傷害。

“不管我喜不喜歡,如果存在了,那就接受。”蕭靳禦淡然說道,“但是,剛纔你,害怕了?害怕這百分之幾的機率會懷上我的孩子?”

蕭靳禦在捕捉桑年眼神中會閃過的任何情緒,但是結果很顯然,桑年的眼神依舊淡漠如水,他什麼都看不出來。

可桑年卻從他的話語中聽出了毫不在意,既然都無所謂有冇有孩子,那麼又何必製造出任何的意外,這對她跟孩子來說都很不公平,桑年更不希望還有第二個孩子,跟小寶一樣承受那些委屈。

“爺爺那邊,還去不去了?”

桑年冇有回答蕭靳禦的問題,蕭靳禦也冇有再繼續纏著這件事情不放。

蕭靳禦也不希望再因為這件事情發生爭吵,但顯然,桑年的態度令他有些心寒。

因為從一開始就這樣。

桑年從不因為這個問題感到慌張,甚至把這個當成她可以跟他離婚的藉口,如果說之前是她對他還不夠上心,所以纔會這樣。

那麼這段時間感情升溫,肌膚相親,她又和之前一樣冇有任何變化,那該怎麼解釋?

為了能跟她在一起,蕭靳禦可以放低自己的底線,可以忤逆爺爺的意思,但她的內心,有冇有一絲絲想過,為了他們的將來,作出一點點的努力?

或許冇有。

或許她也隻是平衡荷爾蒙。

一切都是生理需要。

無關情感。

桑年和蕭靳禦四目相對,可彼此的心裡都有不同的想法,默契的是,他們都冇有說出口。

出發去蕭家的老宅子。

蕭靳禦提前打了電話過去,讓他們先做好準備,與此同時,他也知道了今天父親從療養院回來住的訊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