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59章

-

不得不說,他們那些人一看到桑年無名指上的戒指,氣得嘴都歪了。

這個世界上最見不得的,就是看比自己出身差,又混得不好的人,享受著彆人得不到的一切!

這麼璀璨又純粹的戒指,至少是千萬級彆的。

她一個司機女兒出身的貧民,哪裡配得上?

蕭靳禦到底是看上她哪點?

口味這麼不挑嗎?

其中一個人看不下去了,盯著桑年手上的戒指諷刺,“你從高中開始就手腳不乾淨,誰知道你這戒指是不是偷彆人的?”

“就是,打腫臉充胖子而已,像你這種人,蕭董怎麼可能會送你這麼貴重的東西,說不定你也是賣慘裝可憐才讓蕭董帶你來這裡來的。”

“就算是你戴這麼貴重的鑽戒又怎麼樣,你也配不上!在我們眼裡,你永遠都是上不了檯麵的跳梁小醜,是個隻會出賣皮肉的下賤貨色!你就等著吧,等著蕭董玩膩了,就把你給甩了。”

難聽的話語對桑年起不到半點作用,因為她們越這樣惱羞成怒,就越讓桑年感到好笑,她和這些人根本就冇有利益牽扯,但卻非要來找她的麻煩,還把她堵在洗手間挖苦,所謂的富家千金,就是這種度量,這種教養?那可真叫人開了眼界。

“你們不相信也是正常,畢竟你們也應該冇收到過彆的男人送的鑽戒吧,沒關係,你們想怎麼罵就怎麼罵吧,反正罵哭我,待會還有靳禦安慰我,心疼我,說不定又給我買大鑽戒了。”

桑年臉上堆滿了笑容,邊說還邊擺弄著自己的大粉鑽。

她本來也不是會招惹是非的人,但是非找上她,她可不會客氣,而且吵架這種東西,自然是要捏準對方最容易生氣的點,用不著著急,三言兩語準能讓對方破防。

果不其然,這三個人被桑年這番話,氣得腦袋都開始冒氣了!

這幅嘚瑟的樣子,誰能忍啊?

三人麵麵相覷,突然產生了個很邪惡的念頭。

反正現在這裡是洗手間,也冇有什麼人來,要是在這裡收拾桑年,蕭靳禦也不能第一時間趕到幫她……

“既然你這麼不知收斂,就彆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,按住她的人,今天我不得好好幫她卸個妝?”其中個子較高的女人指揮著其他兩個,從包裡麵拿出了濕巾。

其他兩人也瞬間明白,一人一邊準備抓住桑年。

但她們冇想到的是,桑年隻不過輕輕地踢了對方小腿一腳,那人就吃痛地跪在了地上,開始慘叫了連連,嚇得其他兩人皆是愣住。

“快站起來,我們三個人,她隻有一個人,收拾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?”高個子女生見狀又開始鼓舞士氣,今天無論如何,她都要給桑年一點顏色看看,要不然今後桑年見了她們,還不得橫著走?

顯然,她們還是跟以前一樣,把桑年當成軟柿子捏了。

不一會兒洗手間裡麵慘叫聲連連,桑年走出來之前,看著狼狽的三人,善意地提醒道:“下次要動手之前,最好先瞭解清楚狀況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