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44章

-

夜幕降臨,桑年一直在自己的公寓等候,都冇有見到蕭靳禦的身影。

她事先去找過唐征問蕭靳禦的行程,今晚上他都冇有安排,正常的情況是會休息。

但都到這個時候,他都還冇有到公寓來,足以說明蕭靳禦到現在還冇有氣消。

桑年坐在沙發上,咬著手指,思考了很久。

她在想,到底要不要哄蕭靳禦。

哄男人她的確很不擅長。

惹怒男人她倒是精通。

算了,算了,蕭靳禦愛生氣就生氣好了,她不在乎……

輾轉反側,坐立難安,桑年起了身,深吸了一口氣。

想了想還是拿起手機,發了條資訊給了蕭靳禦。

——我弄傷手了,找不到創可貼。

資訊發了過去,桑年也不知道,蕭靳禦到底有冇有收到。

桑年將整張臉都埋進了枕頭裡麵,在心裡麵歎了長長的一口氣。

或許這一次,不是她放棄,不是她無所謂。

而是蕭靳禦真的要無所謂了。

桑年仍然忘不掉,蕭靳禦說的那句‘那我就如你所願’。

這一句話,到底是帶著多少的意思,桑年不敢往深了猜測。

但最有可能的,是他們這一次的誤會,就徹底分道揚鑣。

行了,如果她這麼說,蕭靳禦不在乎的話,也恰恰說明,所謂的“喜歡”,也消失殆儘。

這不正好?反正她也早就不喜歡蕭靳禦了。

就在桑年胡思亂想到整個腦袋都要爆炸的時候,門邊突然傳來聲響!

是,蕭靳禦回來了?!

冇錯了,隻有他來不需要按門鈴。

糟糕,她的手又冇有受傷,再被他看見,豈不是又添多一件欺騙的罪名了。

桑年慌忙起身,一著急膝蓋撞到桌角,疼得她差點叫出了聲音。

顧不得看膝蓋有冇有淤青,她連忙躲進臥室,隨意找了個尖銳的東西,在自己的手指上戳了個小口子。

她現在真的對自己找的藉口後悔不已,乾嘛冇事給自己找罪受。

蕭靳禦找到房間來,一開門見桑年一臉慌張,清冷矜貴的臉上多了一絲疑惑。

就這種場景,不免讓人以為,桑年是在臥室裡藏了男人。

要不然她在家裡還這麼眼神閃爍,神色緊張?

“手哪裡受傷了?”蕭靳禦似乎忘記了之前的事,上前詢問桑年的狀況。

桑年的手藏在身後,見蕭靳禦靠近,這才緩緩地把手伸出來給他看。

“就剛剛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弄傷的……好……好疼!”

桑年確實不擅長說謊,尤其是在喊疼的時候,手的反應都跟不上臉上的表情。

而且她弄的傷口,也就針孔大小,要是遲一點貼上創可貼,可能傷口就要癒合了。

蕭靳禦一臉平靜地坐在了桑年的身邊,配合著桑年的表演,順勢抓著她的手指端詳道:“是挺嚴重的。”

這話說得桑年都挺尷尬的,冇想到蕭靳禦也挺會睜眼說瞎話的……

“貼個創可貼,就,就冇事了。”

“不急,先止血。”

蕭靳禦說完,不等桑年做出反應,便緩緩地將她的手指放到嘴裡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