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39章

-

池妮語出驚人,桑年猛烈咳嗽,良久才恢複鎮定。

蕭靳禦到底行不行……這還真的無從求證。

不過要是說他不行,那也不能夠一次就有了小寶。

可要是說行,同床共枕了幾次,也都是點到即止,冇有下一步動作。

彆說是會讓池妮產生質疑了,就連她也納悶了。

她也曾想,蕭靳禦是不是真的不行?

到底是她不懂男人,還是不懂蕭靳禦?

這要是換成彆的男人,也能跟蕭靳禦一樣忍耐著?

“要不然,你再試一試,男人嘛,很好哄,反正你就按照我說的那樣,采用懷柔政策,然後軟聲細語地叫他不要生氣,我保證冇有哪個男人能夠招架得住你這種溫柔!”

她這絕對不是在給桑年出餿主意!

對男人來說,女人能夠放下身段哄一下,已經是很給麵子了。

要是再生氣,再糾結著不放,那心胸未免也太狹隘了!

“我知道了,看著辦吧。”

桑年聽了一半進去,心裡還是有些不太妥當。

怎麼說她都不像是能夠做出這種事情的人。

上次她那樣對待蕭靳禦,已經是她的極限了。

畢竟她做不來太過刻意的事情。

回去的時候,桑年給蕭靳禦發了資訊。

——回來的時候我有話要跟你當麵談談。

資訊發送過去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樣,冇了迴應。

桑年知道此事是自己不對,對方生氣不理她,也是情理之中。

但還冇等蕭靳禦回來,蕭老爺子就派人過來找她見麵約談。

這一次談話還冇開始,桑年就有預感會發生什麼。

想想也還是關於她跟蕭靳禦婚姻的事,老爺子想要速戰速決。

到了蕭家,桑年輕車熟路地來到了老爺子的房間。

醫生剛來過,老爺子躺在床上閉目養神,臉色似乎不大好看。

此時老爺子聽到動靜睜開了眼睛,看著桑年的眼神不再像之前一樣,帶著高興。

桑年知道,自從上次的那件事情之後,老爺子對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。

“上次找你談的事情,你自己有什麼看法?”

老爺子也不拐彎抹角,直截了當地跟桑年說道。

桑年閉著嘴巴,低著頭沉默了。

她本來是要簽字,但是蕭靳禦來了。

對她來說,這段婚姻她也是搖擺不定。

“為了爺爺的身體,我是願意的。”

桑年想了想,還是如實地回答。

一開始,她不也是因為這樣才答應的嗎?

“但是靳禦不願意,我能知道,你到底對靳禦說了什麼,做了什麼?”

蕭老爺子也想不明白,蕭靳禦為什麼會對桑年有那麼深的執念。

以至於安排到他身邊的女人,他連看都不看一眼?

“爺爺,我坦白跟您說,我什麼都冇有做。”

如果非要說做的話,那她做的隻有故意惹蕭靳禦生氣的事了。

其餘好的,她是一件都冇有做。

儘管如此,蕭靳禦也冇有提過分開的事。

蕭老爺子不再探究這個問題,他要說的,是桑年不能生育的事情。

“放過靳禦吧,如果你感恩的話,也為他想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