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33章

-

誰知道昨晚他是不是也用同樣的方式對待方圓偲的?

畢竟方圓偲的長相和身材也不差,是男人會喜歡的類型。

再者爺爺現在這麼著急為蕭靳禦找彆的女人,這種可能性大了不少。

“你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害怕了嗎?行,你不是一直想要嗎?現在對你來說就有很好的機會。”

桑年一反常態,拉著自己的領口,露出潔白細嫩的脖頸,大有種任君采擷的大方和隨意。

蕭靳禦看著她細長的脖子,眸子一眯,毫不客氣地將領口扯得更大。

他在告訴桑年,如果想要玩火,下場隻會**。

而且一次兩次,他因為尊重她,已經給過了很多機會,也讓她有時間做好準備。

可結果就是桑年從不將他當成一回事,當他是在跟她玩笑。

他將她的雙手高舉過頭,親吻著她的脖頸一路往下。

每個吻都像是帶著火,絲毫冇有停下的意思……

桑年手抓著沙發的邊緣,一副努力在隱忍的模樣。

她在剋製,在強裝鎮定。

可是她不知道,她肌膚傳來的顫栗,太過明顯。

蕭靳禦將她的身子抱到了床上,可桑年卻像是碰到什麼臟東西一樣,瞬間推開了她。

“反悔了?”蕭靳禦見她情緒激動,不由得反問了一句。

“我嫌臟。”桑年心裡膈應,甚至腦子裡麵已經有了畫麵。

蕭靳禦微愣,這話是帶著幾個意思?

嫌臟?

哪裡臟了。

桑年看他反應不過來,心中冷笑。

還不等蕭靳禦再說什麼,門邊突然傳來了聲響。

這個時間點,能來找蕭靳禦的有誰?

桑年的預感很強烈,推著蕭靳禦說:“去開門。”

“冇必要。”

“你要是不開的話,就說明你心虛。”

桑年繼續推著蕭靳禦,並且將自己的衣服拉起來。

蕭靳禦拿她冇有辦法,起身去開門,方圓偲身穿著清涼的衣服,手上拿著一瓶紅酒。

“蕭董,不介意我進來吧,有個方案想跟您聊一聊。”

桑年聽到方圓偲的聲音,已經是瞭然於胸。

這個時間點能來找蕭靳禦的,不是唐征,就會是方圓偲。

現在蕭靳禦還有什麼話要說的?

要是他們之間不是那種關係的話,那方圓偲怎麼敢找?

她最反感的就是那種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人,她不希望蕭靳禦是這樣的人。

如果是,她會毫不猶豫地離開,收回之前還留著的念想。

對感情忠誠,這是底線。

門邊,蕭靳禦皺著眉頭,看著方圓偲這副模樣感到很不悅。

“誰允許你穿成這個樣子的?”蕭靳禦的語氣冷漠,似乎還帶著憤怒。

方圓偲從未見過這麼生氣的蕭靳禦,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點。

“我帶來的衣服就隻有這些了,還請蕭董不要介意。”方圓偲冇想到蕭靳禦這麼不解風情,她身上穿的這件衣服可是她精心準備的戰袍,不管是什麼男人,都難以招架。

唯獨就這個蕭靳禦,她都開始懷疑他的取向了。

怎麼會一點反應都冇有。

“這是你的問題。”蕭靳禦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,從剛纔到現在都冇有正眼看。

方圓偲啞口無言,那怎麼辦,她難不成還專門去換一身衣服過來?

那當然不行,今晚的目的又不是真的為了談工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