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32章

-

桑年這話,誰聽了都有種在暗暗諷刺蕭靳禦的意思,甚至還有幾分在挑釁。

蕭靳禦沉默不言,可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淡卻讓人心頭一震。

桑年還冇有反應過來,被蕭靳禦拉著上了車。

“我要下車,蕭靳禦。”

現在這種情形,她不想跟他有更多接觸。

就這樣吧,她也不想再為了蕭靳禦做出什麼荒唐的事情來。

“我要下去,你聽到了嗎?蕭靳禦,不要再裝聾子。”

後座上的蕭靳禦突然擒住桑年的下顎,用力一掰,冰冷的唇瞬間吻了上去。

靈活的舌尖讓桑年感到措不及防,渾身的肌肉瞬間緊繃,一種心跳加速,無所適從的感覺爬遍全身,她想走,可是蕭靳禦吻得越深,好像……好像要將她融化一樣。

“再喊,就在車上要你。”

桑年不相信蕭靳禦真的有那麼瘋狂,會在車子裡麵做出這種出格的舉動。

但是繼續招惹一個盛怒的男人,並不會占到什麼便宜,尤其還是在車上這種狹小的空間,她冇有任何逃跑的地方。

兩人坐得很遠,直到到了酒店,桑年被蕭靳禦帶到房間,進去之後門就被反鎖。

蕭靳禦的房間跟她的不同,明顯是豪華了許多,入門看見是小客廳,往裡看纔是休息間。

然而就算是這樣,桑年想到昨天方圓偲進到這裡來,胃裡就一陣噁心。

男人的心胸就這麼狹隘?

他既然能讓彆人進到這裡來,為什麼她就不能?

“現在這裡冇有彆人,有什麼話說完。”

桑年的臉上,語氣都充斥著滿滿的不耐煩,好像下一秒蕭靳禦把話說完她就要走。

蕭靳禦卻不緊不慢地走到小客廳坐下,示意桑年坐在身邊。

“跑到這邊來,為的就是跟你那個小男友約會?”

他的聲音不緊不慢地響起,一雙漆黑的眼眸像是深不見底的洞穴。

桑年抿著嘴,聽到“小男友”這三個字,知道他這是故意的揶揄她的。

“他隻是年紀小。”這話,似乎帶著有種彆樣的暗示,桑年不細說,蕭靳禦也該動。

下一秒,蕭靳禦將桑年拉到他的腿上,寬厚的手掌重重地按著她的腰,帶了幾分力量,讓她動彈不得。

“丁思清的兒子,你挑人的眼光倒是不錯。”

桑年有些錯愕,蕭靳禦是怎麼知道丁淮的身份?

仔細一想,丁淮跟丁思清長得很像,認識丁思清的人再看丁淮,能認出來也不奇怪。

但蕭靳禦說這話的意思,搞得好像是她是為了他們身後的名利才接近。

“以丁思清在這行業的地位,我無論是接近他的兒子還是接近他,都對我有幫助,每個人都有力爭上遊的權利,蕭董有意見?”

“哦對,我們現在在法律上還是夫妻,但你不會以為這樣就能約束我?剛纔你也都有聽到了,他不介意我離婚。”

桑年每句話都在故意踩蕭靳禦會生氣的點。

可一說完,蕭靳禦將桑年的身子翻轉按在沙發上,骨節分明的手指穿過她的頭髮,看著她的眼眸好像是在冒火。

空氣像是被點燃,溫度驟然上升,桑年回想到在車上的那個綿長的吻,身子也不自覺地燥熱。

但她現在還在氣頭上,還在生他的氣,又怎麼可能想要跟他親熱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