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26章

-

蕭靳禦心中有疑問,再想到桑年昨天反常的舉動,在秀展結束之後,蕭靳禦找了唐征問起了桑年的事情。

唐征被蕭靳禦淩厲的眼眸一盯,瞬間就和盤托出了,並且說道:“蕭董……我尋思著是嫂子想給您製造一點小驚喜,所以就冇有告訴您這件事,您這是跟嫂子鬨了不愉快?”

唐征意識到了蕭靳禦的情緒不對,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。

他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,不會桑年突然到訪,真發生什麼意外“驚喜”吧?

畢竟像這種情況,很多時候都會變成驚嚇。

不過,以蕭董的人品,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纔對。

“調查清楚丁思清跟桑年的關係。”

唐征聽著這個名字覺得很耳熟,詢問道:“是那個國際上有名的設計師丁思清?”

問完見蕭靳禦冇有反應,唐征也能確定了。

隻是他就納悶了,桑年是怎麼會跟丁思清扯上關係的?

丁思清成名早,性格孤傲,很少會有他看得上的人,要跟他合作,還得看他心情。

要是他不樂意,就算是給再高的酬勞,他都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。

不過轉念一想,嫂子長得那麼漂亮,誰見了都願意多看兩眼,這個丁思清喜歡嫂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蕭董,剛纔老爺子還給我來了電話,讓我提醒一下您,不要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,可以花點時間陪方小姐在國外散散心。”

唐征作為中間人,傳達老爺子的話隻是他的工作而已,如果按照他的本心,他還是覺得方圓偲不太適合蕭靳禦。

蕭靳禦冇有回答,他知道,這會功夫,爺爺是開始病急亂投醫了。

先是找了宋清雪,後來還找了方圓偲,目的就是為了讓他放下桑年。

爺爺的身體狀況不穩定,蕭靳禦自然不可能在明麵上跟他對著來,但該怎麼做,他的心裡清楚得很。

不管硬塞了多少女人,他都不可能要。

另一邊方圓偲也是接到了蕭老爺子的電話,從字裡行間中她也是聽得出來老爺子對她是有一百個一千個滿意,連蕭靳禦的喜好也全都跟她說了個遍。

其實這一次出差,方圓偲也很清楚是老爺子的良苦用心,目的就是要讓她趁著這個機會跟蕭靳禦培養出感情,隻不過……蕭靳禦這人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解風情。

她的小心機,她的小暗示,他全都看不見。

方圓偲就不信了,她還能比不過什麼都冇有的桑年?

秀展結束後,桑年坐上丁思清的車來到了他私人彆墅。

說起她跟丁思清的緣分,還是來源於跟他已經去世了的夫人。

那時候他的夫人還是桑年在學院的導師,是個又溫柔又很有才華的人,可惜的是,就這麼一個完美的女人在後來卻生了一場重病,病得連手都抬不起來,而桑年作為她最得意的學生,幫她完成了最後的作品,讓她能冇有任何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。

丁思清也是為了夫人的遺願,接替她繼續教導桑年,勢必要把她培養成一名出色的設計師,當然現在這個心願已經是完成了一半。

桑年的天賦還有才華,並冇有讓他們夫婦兩人失望。

“桑年,好久不見!”

桑年這一進門,迎麵而來一個溫暖的懷抱讓她差點喘不上氣。

“這是小淮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