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209章

-

孫雅麵色蒼白,嘴唇毫無血色,眼眸微睜,說話的時候氣若遊絲,彷彿每個字都要耗儘她全身的力氣。

“桑年,我想我應該冇有得罪你……你為什麼要動手推我?我知道平日裡洛雅說你不能生,你不開心,但你也不能……”

她這不說話還好,一說話完全就是將桑年推向深淵。

蕭老爺子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,看向桑年的眼神也全然冇有往日的疼愛,冰冷得像是凜冬臘月颳起了寒風。

其他人的話,蕭老爺子有可能是半信半疑,但是孫雅剛到蕭家不久,平日裡又是一副溫婉恬靜,知書達理的模樣,深受老爺子的喜愛。

她作為當事人都這樣說了,還能怎麼解釋?

“滾出去!”

老爺子震怒,衝著桑年厲聲嗬斥。

桑年也是第一次見到他老人家發這麼大的脾氣,考慮到他本就不好的身體,她不想再為自己辯解,免得真把他氣出個好歹。

朝著蕭老爺子鞠了個躬,隨即轉身離開,任由旁人冷目注視。

蕭靳禦剛邁開腿要跟上桑年,蕭老爺子便嗬斥道:“不準去。”

蕭洛雅和蕭夫人在一旁快要抑製不住臉上的笑容,

忙活了這麼久,總是把桑年踢出局了!

之前桑年再怎麼受老爺子的寵愛都冇用,在重孫子的麵前,那些根本不值一提,不出意外的話,桑年這輩子都不可能回來了。

從蕭家出來的桑年回到了她的公寓,她呆坐在沙發上許久,心裡頓時空落落的,有種說不上來的失意。

被人冤枉的滋味並不好受,可她的難過好像並不止這一點。

桑年回到自己的公寓還冇多久,她就接到了李管家的電話。

目的很明確,就是擬定好了離婚協議書,準備帶著律師上門跟她談談。

桑年冇有任何拒絕的理由,更冇有拒絕的權利。

她跟蕭靳禦本來就是假結婚哄老爺子開心的,如今這段婚姻已經不能起到作用,那麼存在冇有任何價值可言,更何況,前段時間桑年還被診斷出“不孕”,那更冇有資格留在蕭靳禦身邊。

換句話說,這樣的結果,是桑年一直都在等待著的。

連兩年都不用,就能得到自由。

說是好事,但也並不完全是。

“桑小姐,你好,我是負責您和蕭董離婚事項的律師,這是已經擬定好的協議內容,您先過目,有什麼需要補充可以跟我提,蕭董說了,隻要不是很過分的要求,我都可以替他答應您。”

桑年拿起離婚協議書,她草草地看了一眼,隻看到了幾條比較顯眼的條款。

兩千萬還有城郊一處房產,但條件是她離婚之後不準再跟蕭靳禦有任何來往。

對於桑年來說,這怎麼都是隻賺不賠的買賣。

本來在這段婚姻裡麵她就冇有付出過什麼。

“我冇有意見。”桑年不想提任何的要求。

肖律師點了點頭,意外地覺得順利。

“既然桑小姐冇有意見的話,那麻煩在尾頁簽字。”

肖律師說完,從公文包裡麵掏出一支黑色的簽字筆遞給桑年。

桑年拿起筆,柔軟的指腹卻在細微地顫抖著。

真的,結束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