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81章

-

方圓偲看出唐征眼神中的失望,立馬為自己辯解。

“唐特助應該不清楚,手腕受傷對設計師來說影響會有多大,這幅作品連我之前十分之一的水平都達不到,我自己也感到挺無奈的。”

唐征對這種說辭半信半疑,之前不說受傷,非要到這種時候才為自己掩飾?

“嗯,那方設計師平常可要多注意一點。”

另一邊Celi

e去拿桑年的設計稿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她真的不敢相信,桑年能有這種水平。

基本功紮實不說,風格獨特,設計清奇,顏色更是令人眼前一亮,豔而不俗。

“這真……是你自己完成的,而不是你從哪看到之後畫出來的?”

桑年笑了笑,跟Celi

e解釋了一下自己設計的用意和所用的元素。

每一個細節的設計都是有巧妙的用意,最後她也讓Celi

e去搜尋調查,看看是不是有出現過一樣的作品或者相似的仿品。

Celi

e見多識廣,並且常年去國外學習,她很確定,這是她冇見過的。

她隻是很不敢相信,桑年的水平,竟然遠比她想象中要高得多。

這樣一來,方圓偲他們張口就說桑年抄襲,不免有些故意欺負人。

作品張貼出來之後,無疑桑年的作品得到了一致的好評。

但是那些盲選的同事並不知道這是桑年設計出來的晚禮服,甚至還全都認為這是方圓偲設計的,於是投票出來的結果就是全部投到了桑年的作品上。

而方圓偲連一個支援的人都冇有。

這種戲劇性的結局,估計隻有知道真相的人才知道,有多尷尬。

方慕斯看到方圓偲之後,還很得意地對她說:“表姐,我就知道,你贏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現在看她還有什麼話要說。”

方圓偲苦笑著說不出話,甚至被方慕斯這番話弄得有些繃不住。

以一個專業的角度看桑年設計出來的晚禮服,她真的輸得心服口服。

之前所有的看不起和輕蔑,到現在全部變成了害怕。

是的,害怕。

桑年纔多大?

而且以前還是被學院開除的。

在這種條件下,她所表現出來的設計天賦還有才華,卻能讓人如此驚豔。

如果再讓她更加係統的學習,再多打磨個幾年,那豈不是真的望塵莫及。

可是,憑什麼呢?

桑年的條件這麼差,跟她這種家族出身的完全冇法比。

“表姐,你怎麼了,贏了臉色還這麼難看?”方慕斯盯著方圓偲的臉,很是不解,“我懂了,你是不是覺得贏了她那種無名小輩,很冇有成就感啊?也是,你看看她設計的晚禮服,平平無奇,而且連顏色都還冇上,根本就不算是完成,跟你比起來簡直是差遠了。”

方慕斯說的越多,方圓偲的臉色就更難看,恨不得叫她快點閉嘴。

方圓偲冇有心情再去應付方慕斯,現在她要煩惱的是,如何解決這個賭注。

她輸了,那就是要跟桑年公開道歉,澄清事實。

但是這樣一來,所有人都知道,桑年的才華在自己之上了。

於是方圓偲在私底下找了Celi

e和唐征解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