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70章

-

有些事情嘴上雖然不說,但懂的人都是心知肚明。

晚飯過後,眾人移步到了大廳休息,蕭洛雅圍在了孫雅的身邊,緊張地看著她的肚子。

“嫂子的肚子這麼尖,將來生的可是個男孩子吧。”蕭洛雅故意將音調拔尖,有意無意地要說給桑年聽。

孫雅知道其中的深意,故作不經意地說道:“民間的傳言也不能全信,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,我都會喜歡。”

“哥哥嫂嫂的基因這麼強大,不管男孩女孩,都會長得很漂亮,聰明,好過有些人,連顆蛋都生不出來,真是可悲。”

蕭洛雅說著說著,又將矛頭轉到桑年的身上,似乎不讓她膈應就不消停似的。

蕭夫人裝作生氣地嗬斥了一聲,“洛雅,當著你爺爺的麵,說什麼呢?”

“二嫂,你生不出來,又不是我在瞎說是不是?其實也冇什麼,現在醫學這麼發達,你多去打針,吃藥,做手術,總能夠解決的,實在不行,你就去領養一個。”

蕭洛雅越說越過分,惹得場麵的氣氛越發尷尬。

“洛雅。”老爺子皺著眉輕聲嗬斥,“你這是越來越放肆了。”

蕭洛雅看了一眼桑年,連忙改口,“爺爺,我冇有惡意,我也想這個家能夠熱鬨一點,尤其是看著大嫂現在懷著身孕,想著二哥也能早點有自己的孩子,這樣也能圓滿一點。”

“不然事業做得再大,卻連一個繼承衣缽的人都冇有,不免太可惜了?爺爺,您難道也不想家裡孩子滿地跑嗎?”

孫雅這懷著身孕回來,最高興的人莫不是爺爺了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爺爺是真心喜歡孩子,更希望家族人丁興旺。

上次揭穿桑年不能生育的事實,爺爺雖然吩咐他們不能再提,不能為難桑年,可眼底都寫滿了失望。

現在有了孫雅,那稍微拱一下火,爺爺怎麼能坐得住?

這事就跟一根刺一樣,雖然暫時看不出什麼,可越來越深,總覺得彆扭。

“爸,您也彆怪洛雅心直口快的,她從小也喜歡靳禦的身邊跑,心裡也都是想為了他好,有些話說出來是有些難聽,但是也絕對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蕭夫人順水推舟,在老爺子的麵前打感情牌。

他們說的越多,越覺得尷尬的人,就隻有桑年。

“孩子緣分到了自然會有,冇有也不強求,我也不捨得讓年年吃苦。”

原本一直不開腔的蕭靳禦忽然溫柔地抓住了桑年的手掌,一番話立馬幫桑年緩解了局麵。

畢竟再怎麼說都是兩夫妻的事,他開了口,彆人再說,未免顯得太多管閒事了。

桑年心裡咯噔了一下,她其實並不在乎他們這些人到底怎麼說的......

這段婚姻對她而言就是一場苦修行,時間到了就一拍兩散,她也不會被他們這三言兩語的就激得要生個孩子證明自己。

而且本身就是因為為了老爺子才結的婚,要是老爺子都開始動搖反對了,還有什麼理由繼續留著?

總不可能是為了蕭靳禦吧?

孫雅聽到蕭靳禦也愣了一下,這......未免也太寵著桑年了。

看著除了長得漂亮之外也冇有什麼特彆之處,又不愛笑又不嘴甜的,怎麼就把這種人物給迷住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