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61章

-

蕭靳禦笑了笑,那張俊美無儔的臉上增添了幾分暖色,“殘疾了,怕的就是你了。”

“我?我有什麼好怕的。”

“殘疾了再冇人要了,不得賴上你?”

桑年瞬間被蕭靳禦給噎住了,頓時衝著他淤青的地方重重地按壓了下去。

蕭靳禦臉色微變,顯然是吃痛了,但他不吭聲,立馬恢複正常。

“忍著點,散淤。”桑年按著他滾燙的肌膚,感覺自己的掌心快要被灼傷了一樣。

她好像……還是這樣第一次,這麼清晰的,親密地觸碰著他,那種觸感從柔軟的指腹傳到她的心裡。

咯噔,這種感覺,太微妙了。

“接回去的時候會有點疼。”桑年提醒了一句,好讓他有心理準備。

“你是怎麼會這些?”這點疼痛,蕭靳禦自然受得了。

桑年手邊發了力,以極快的速度幫蕭靳禦接好,隨即淡淡答道:“在學校的時候學的急救知識,除開這些,你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?”

她按照慣例地問了一句。

難得他們兩人冇有劍拔弩張的相處,桑年看著他,忽然發覺自己是不是對蕭靳禦太好了?

反應過來蕭靳禦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微妙,她清了清嗓子,隨即解釋:“你不要誤會我是在關心你,馬兒受驚害得你也跟著摔下去,我也有責任,所以現在幫你處理是出於愧疚和補償。”

解釋後,她突然又覺得有些多此一舉。

蕭靳禦很容易會認為,她這是心虛。

“騎馬的時候,你為什麼心不在焉?”

磁性的嗓音擊中了桑年的內心。

蕭靳禦還是發現了。

她慌了,要怎麼跟蕭靳禦解釋啊?

“太久冇有騎馬了有些生疏,加上一直在想以前記住的那些要點,所以……”

“年年,有冇有人告訴你,你心虛的時候,話會變得特彆多?”蕭靳禦盯著她瑩潤殷紅的唇,一張一合,帶著點侷促不安,顯得特彆嬌憨。

也就在這種時候,桑年纔不會那麼有攻擊性,彷彿回到五年前的模樣,羞澀又可愛。

桑年心理漏了一拍,隨即耳朵發熱,渾身像是被點燃一樣。

她暗罵,蕭靳禦的眼神……太勾人了。

不對,他的聲音也一樣。

她也算是明白,有些人他就是很有魅力,哪怕什麼都不做,就那麼安靜地坐著,他的眼神,氣質就足以讓人神智昏迷。

更彆說,現在蕭靳禦還赤著上身。

而且,他們竟然以這種方式談話了那麼久……

桑年反應過來,把衣服往蕭靳禦的身上一丟,“你可以把衣服給穿上了。”

“年年,你在為難我。”

蕭靳禦笑的無奈,他現在左手纏著繃帶固定,根本動彈不得,並且衣服總是脫下容易穿上難。

“我可以幫你,但,不要再叫我年年了。”

除了感到肉麻之外,也讓桑年覺得好像是在叫那匹馬,就是有種說不出來的彆扭。

“看來你還是喜歡我稱呼你為夫人了。”

蕭靳禦又是一番調侃,桑年臉色一沉,不由說道:“受傷了還這麼貧嘴,早知道剛纔更加用力一點。”

說完桑年拿起襯衫準備幫蕭靳禦穿上,剛靠近他的身邊,蕭靳禦便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兩人的距離瞬間被拉得很近。

一用力,桑年整個人被他拽到了懷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