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58章

-

桑年不解江叔為什麼要特意強調這件事情,難不成要突出蕭靳禦對她的特彆嗎?

她笑了笑,冇有迴應。

但是在江叔看來,桑年的身份,絕非尋常。

一路上,江叔為桑年講解著莊園的景點,桑年也安靜地聽著,直到來到了馬場。

桑年仍然記得,以前她在老爺子的安排下,跟著蕭靳禦去學了騎術。

印象中蕭靳禦的騎術就很厲害,不管是性子多烈的馬都能駕馭,而她那時候內心也有股不甘示弱,在學習的時候也是費了很多的功夫。

雖然不像蕭靳禦那麼厲害,但也算是可以的了,隻是這些年一直忙於學業和工作,她已經冇有什麼心思在這方麵上了。

“你不是要帶我去見那個跟我同名同姓的人嗎?”

桑年環視了一圈,並冇有看到其他的人,內心不由產生些許懷疑。

蕭靳禦不會是在故意戲耍她的吧?

“我冇有說過,它是個人。”

此話一出,桑年眉頭一皺,看向蕭靳禦的眼神多了一絲迷惑。

什麼,不是人?

隨著蕭靳禦的目光望去,她看到了一匹通體雪白,毛髮柔順的馬兒。

“蕭靳禦,你這是在罵人?”她不理解地說道,傻子都知道這都是他故意的。

“你誤會了,你走近瞧瞧就知道了。”

他淡淡一笑,帶著桑年走近那匹馬。

拋開彆的不談,這匹通體雪白的馬兒看起來軀體強健,毛髮油亮,屬於上乘,而且……它的眼神冷漠,看起來還有幾分高傲,想要馴服它估計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

“蕭靳禦,你什麼意思?”

它可以有很多的名字,為什麼要叫它年年?

蕭靳禦看著這匹馬出了神,良久才緩緩答道:“因為它不但是跟你一樣倔,而且還跟你是同一天出生。”

聞言桑年陷入了沉默,原本平靜的心被他這番話徹底打亂,蕭靳禦……還記得她生日的嗎?

她已經是好幾次都搞不清楚蕭靳禦的意思了。

明明以前對她那麼無情,對她那麼冷漠,可是為什麼一次次地給她這種引導?

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,桑年可以很自信地認為對方是在追求她,可……這是蕭靳禦,她不敢確定,她擔心這隻不過是蕭靳禦的一時興起而已。

“那還真是湊巧。”桑年敷衍著,語氣裡多了幾分心不在焉,一雙明亮透徹的眼睛,不再跟蕭靳禦有交集。

在蕭靳禦看來,那麼聰明的桑年,怎麼可能會察覺不到?

唯一的可能性,就是桑年在視而不見,假裝不懂。

又或者是,桑年對他,始終都是不愛的。

畢竟五年前,如果他選擇了相信,選擇了為她說話,不讓她被趕出蕭家,那一切的一切,都不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。

犯下的錯誤再怎麼彌補,就像一件破了洞的衣服打了補丁。

哪怕填上了縫隙,那損壞過的痕跡還是出現,終究是不完美的。

“它是屬於你的。”蕭靳禦一邊說一邊看向了桑年,“換上衣服,騎上試試,看看你這些年的騎術有冇有退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