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49章

-

“你們也彆這樣為難桑年了,她在校的時間不長,很多的事情都不瞭解。”

方圓偲表麵上是給桑年打著圓場,實際上這話也就變相地在說桑年被開除,連校友都算不上。

其他同事麵麵相覷,想起了這一茬,再看向桑年的身份。

覺得她這種人在蕭氏集團待著,簡直就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“桑年,我們冇有惡意,你當時到底因為什麼事情才被學院開除啊,那麼好的學院,那麼好跟Zoey成為校友的機會,你怎麼就白白浪費掉?”

那個挑事的同事眉飛色舞地看著桑年,勢必要從她的身上扒出可靠的資訊來。

平常桑年太過高冷,就算是他們再怎麼想接觸,那也找不到話題可以靠近。

現在是方圓偲的慶功宴,加上上級又在這,她也不好意思會迴避不答。

“我怎麼會被開除,有些人,似乎比我更加清楚。”桑年看向方圓偲,不少人都嗅到了八卦的味道。

桑年不想多說什麼,但是現在話題已經拱到這個份上了,避而不答,隻會讓方圓偲更加得意。

蕭靳禦擰了擰眉,他知道事情的前後,清冷低沉的聲音忽然提醒道:“這是慶功宴。”

董事長都發話了,那她們這些人還怎麼敢繼續八卦?

方圓偲就坐在蕭靳禦的身邊,她察覺得出來,蕭靳禦一碰到桑年的事,就相對於緊張。

她不是很明白,桑年憑什麼讓蕭靳禦這樣特殊優待?

或者說,她以這樣不起眼的簡曆被招進公司,是蕭靳禦的緣故?

方圓偲思前想後,總覺得桑年跟蕭靳禦的關係非同尋常。

要不然,桑年對她的態度敢那麼囂張?

記得以前在學院的時候,桑年幾乎是不敢以正眼直視她的。

可是現在,渾身上下卻是有種不把她放在眼裡的孤傲和自信。

方圓偲閉上了嘴,有些話題還是點到即止的好。

另一邊桑年看向了蕭靳禦,看見那張清冷俊逸的麵容冇有任何多餘的表情,她的內心又沉了沉。

她不認為蕭靳禦這是在為她說話,隻是覺得在控製場麵氣氛而已。

剛纔的話題也一下子過去了,其他的同事紛紛給蕭靳禦敬酒。

方圓偲坐在蕭靳禦身邊,竟然充當起擋酒的角色,這一下子,搞得她跟蕭靳禦的關係何其親密。

“桑年,你怎麼了不去給蕭董敬酒啊。”

期間有同事看到一語不發的桑年,拿著酒杯慫恿著桑年過去。

桑年看了一眼得意到不行的方圓偲,端起酒杯朝著方圓偲走去。

“恭喜。

她舉起酒杯,唇角卻勾著一抹略帶諷刺的笑容。

方圓偲這獎項是怎麼得來的,心裡麵應該是清楚得很。

能承受這麼多的誇獎還麵不改色不會心虛,真是厲害。

“師妹,你可要多多努力啊,好好珍惜你還在公司的機會,不要像以前一樣,鬨出醜聞被人趕出去。”

方圓偲唇邊抵在了桑年的耳邊,說出的話語夾雜著譏諷和得意。

很明顯,她現在纔是贏家啊,接受著掌聲和榮耀。

桑年算什麼?就算有點設計天賦又怎麼樣,有誰認識她嗎?

就在方圓偲得意洋洋的時候,她忽然感覺到自己胸前濕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