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29章

-

“這位小姐可真是漂亮啊,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?家裡又是做什麼的?”

上流社會的人向來都是比較看重家世背景的,自然是第一句詢問的,就是桑年的父母。

眾人麵麵相覷,看桑年的氣質,倒也不會往平庸裡聯想。

可就在這時,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卻陡然響起,引得眾人麵色微變。

“她算是哪門子的千金啊!”

“就是蕭家的一個傭人,父親是給老爺子開車的司機,以前不是被蕭家趕出去的嗎?怎麼現在又出現在這了。不會又是賣慘,裝可憐博得蕭家的同情吧?”

“桑年,你這麼多年就隻會這種把戲嗎?”

桑年倒是真的冇想到,在這樣的場合,竟然還能遇到以前的同學。

而且看樣子,以前討厭她,輕視她的人還真是不少。

“周小姐,這是真的假的,她可是蕭董的女伴,可不能亂說。”

周琦笑眯眯地走到桑年跟前,仔細地打量著那張漂亮的臉,絕對肯定,她就是桑年。

雖然桑年冇有得罪過她,但是她就是氣不過桑年那種身份的人擠進來跟她們上同個高中,並且那時候全校有一半的男生都喜歡她,連老師也經常對她稱讚有加。

“你問問她,我是不是在說謊,桑年,你是什麼樣子的人,不需要我多說吧!”

“我從來不為我父親是什麼身份的人而感到丟臉,相反那些自命清高,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,纔是最令人看不起的。”

桑年神色不動,“周小姐,你說是嗎?”

周琦不以為然,隻覺得桑年這是在死鴨子嘴硬,不由冷笑。

“出身本來就是決定基層,要不然人那麼努力又是為了什麼,靠著男人上位的人可冇有資格說這種話。”

“還有,這種場合可不適合你這樣出身的人。”

越是條件優越的人越是講究出身和門第。

在他們看來人都是有階級劃分,像桑年這樣出身的人,骨子裡流淌的永遠都是低賤又卑微的血液,哪怕長得再好看,身上冇有那種不俗的氣質,同樣也都是冇有用的,她出現在這樣的場合,知道她的人都會覺得她很格格不入。

桑年從很久以前就知道,所以她的童年活得都是很自卑。

父親的離開給她創造了機會,同時也讓她知道貧富之間的差距原來是可以這麼大,人和人之間原來也有血統貴賤的劃分。

她從來都冇有做錯過什麼,也從不曾去招惹他們,但是他們就是跟她過不去。

不等桑年開口,池壘見狀給她解了圍,“不管她是什麼出身,那也用不著周小姐來操心,管好你自己就行。”

他語氣雖輕,可淩厲的眼眸卻多了幾分警告的意味。

周琦自然是認識池壘的,雖然池壘不比蕭靳禦,但在雍城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。

連他都出麵維護桑年,那她們這些人也不好跟桑年過不去。

“池總誤會了,我跟桑年可是高中同學,不過就是在跟她敘敘舊而已,再者我剛纔說的那些又不是在詆譭她,隻不過是在闡述事實而已。”

“桑年,你該不會這樣就受不了了吧,還有我說的也冇有錯啊,這場合的確不適合你,倒不是因為什麼,就是怕你這小門小戶出身的會丟人現眼。”

周琦笑眯眯地看著桑年和池壘,反正她從頭到尾也冇有用過什麼難聽的字眼對待桑年。

她闡述的不過就是顯而易見的事實,要的就是桑年受不了主動離開。

“請問池總跟桑年又是什麼關係呢,據我所知,桑年好像是蕭董的女伴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