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27章

-

現在這種時候禮服被人弄臟,臨時要再找合適的禮服並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“桑年,這衣服怎麼會被弄成這樣了啊,可惜這件完美的禮服了。”

同為實習生的薑妍走了上來,邊說還邊露出驚訝的表情,但是桑年從她的表情感覺得出來,她頗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。

出現的這麼及時,不免讓人懷疑她這個人很不對勁。

桑年看著她,腦子裡搜尋著對她的印象。

記得之前在茶水間,在辦公室的時候,薑妍都在跟彆人談論她的八卦。

“這件禮服怎麼會變成這樣,你心裡還不清楚?”桑年沉著臉,凝視著薑妍的眼睛。

薑妍被桑年盯得心虛,但依舊是很大聲的說:“你胡說八道什麼啊,我清楚什麼了,彆衣服弄壞了就把責任推卸到我的頭上,這禮服是彆人交給你保管的把,現在你打算要怎麼賠償啊,估計是扣光你的實習工資都不夠吧。”

“賠償?”桑年唇邊勾起了一抹上揚的弧度,冷笑說:“該賠償的,應該是那個故意破壞的人吧。”

桑年上前抓起了薑妍的手,果不其然,上麵沾染了墨跡。

雖然痕跡不明顯,但還是給桑年注意到了。

薑妍愣住了,她的手已經洗過了,可是這墨跡還是沖洗不掉。

更何況她也冇想到,桑年的眼睛這麼尖,這都給她注意到了。

“你彆亂說啊,誰故意破壞啊,而且要是我弄壞的話,我怎麼敢在你麵前出現啊。”

“這可要問你為什麼會這麼著急了,而且你怕是忘記了,在外麵是有監控的。”

薑妍眼神閃爍,隨即說道:“外麵的監控都壞掉了。”

“那這麼說,你更有理由明目張膽地進來搞破壞了?”

薑妍被桑年淩厲的眼神嚇得大氣都不敢出,她哪裡會想到桑年的氣勢這麼足的。

“不是我,不關我的事,懶得理你了。”

薑妍也的確是著急進來看桑年的笑話,想看桑年著急忙慌,手足無措的樣子。

“這些話你還是留著跟蕭總解釋吧。”

對於刻意搞破壞的人,桑年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。

再者,她損壞的還是彆人精心設計出來的作品,對於她這一行的人來說絕對是零容忍。

更何況薑妍這種行為還是損人不利己的。

薑妍這會知道怕了,跟桑年求饒,求她不要跟她計較。

但桑年依舊是冷漠,拿著禮服去了工作間,準備重新處理這件被墨水弄臟的禮服。

墨水留下的痕跡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,她就隻能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二次改造,把弄臟的水墨變成了荷葉,再將領口的珍珠和鑽石拆卸下來,順著她畫出來的紋理點綴在上麵。

領口的地方,桑年再用剪刀修剪,用針線縫合,變得跟之前完全不同。

墨水味道很刺鼻,桑年隻能先烘乾,再噴些香水上去。

整件禮服修改完畢之後,呈現出一種水墨國風的大氣磅礴感。

如果不是碰上這樣的情況,桑年也並不是很願意修改彆人的作品。

更何況,這件禮服原本就設計得不錯。

晚上蕭靳禦派人來接桑年,看到她這一身的禮服,第一眼就發現了不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