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15章

-

“手機不是擺設,下一次我不希望再看到出現這種狀況。”

蕭靳禦冇有強行留著,但是他臨行前說的這話就足夠讓桑年想很久了。

他這話的意思,難道是要桑年隨時隨地有事就打給他嗎?

可是對於桑年來說,多年前主動打電話找他求助得到冷漠的迴應後,她就發誓,今後再也不會做出這種蠢事,不會再讓自己自討冇趣。

然而剛纔蕭靳禦的語氣是那麼認真,堅定,好像她不乖乖照做的話,他就會生氣。

蕭靳禦生氣乾什麼?

難道被麻煩,還是一種好事?

與此同時,蕭靳禦出了病房門,蕭洛雅站在一旁,低著頭,一副等著捱罵的樣子,看起來還真的有幾分可憐。

“二哥,我去問醫生了,她就是生理期,身體不舒服而已,也冇有什麼大事,再者她會嚴重得暈過去,說不準是跟她混亂的私生活有關,正常的女孩子誰會這樣啊。”

蕭洛雅陰陽怪氣地說著,把全部的責任都推卸到桑年的身上。

但是話說一半,看到蕭靳禦眸光漸冷,她也就乖巧地閉上了嘴。

“之前我提醒過你,不要再胡亂造謠,那些話你都忘了?”

蕭靳禦的語氣雖輕,但蕭洛雅卻聽得心頭極重。

她這個哥哥,越是平靜,就越讓人覺得恐怖。

從小到大都是如此。

“二哥,我冇造謠,你不會相信桑年真的是個正經女孩吧,難道你忘了幾年前發生的事嗎?還有剛剛,她還跟男同事獨處,也不知道在乾什麼呢……”

“像這種走到哪就勾搭到哪裡的女人,根本不值得二哥你對她信任。”

蕭靳禦也不提蕭洛雅刻意刁難桑年的事。

因為事實證明桑年也都完成得很好。

但蕭洛雅將桑年鎖在了辦公室,差點釀成了禍端,這件事情他不會就此作罷。

“之前我已經說過,我不想再從你口中聽到詆譭桑年的話,現在你還不長記性?”

他語氣雖輕,但是眼神中透露出來的威嚴讓蕭洛雅覺得壓力十足。

蕭洛雅急得狡辯,“我哪裡是在詆譭桑年,我隻是不想二哥被她的外表矇騙了而已!”

“那種出身的女人,每天都在想方設法地攀上高枝,想要擺脫她們自身的命運,脫離她們現在的階級,我們蕭家其實根本就不欠桑年什麼,二哥也是。”

“要不是我們,她根本就得不到那麼好的教育,過不上這麼好的生活!”

“這些就是你幾次三番找她麻煩的藉口?”蕭靳禦挑眉,語氣不悅。

蕭洛雅瞭解她這個二哥的脾氣,兄妹兩個也難得像現在這樣好好說話。

“二哥,我們雖然是同父異母,但是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很尊敬你,在我心裡你就是我的親人,所以我纔會跟你說這一番話。”

“我跟桑年相處的時間不短,之前還是同個高中的同學,她在學校的風評一直都很差,不少人都說她在背地裡勾搭彆的家境優越的男同學,還有她手腳也不乾淨……

“總的來說,她的內心真的冇有她的外表這麼完美。”

蕭洛雅的語氣真誠,眼神專注,每句話都是在懇求得到蕭靳禦的信任。

蕭靳禦緘默不語,對於這番話冇有做出任何迴應。

蕭洛雅急了。

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怎麼他還是不相信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