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豬島電子書 >  蕭靳禦桑年 >   第114章

-

蕭靳禦看她仍舊嘴硬著,不著急說什麼,走到旁邊的桌子,衝了一杯紅糖薑茶,並且端到了桑年的跟前,要桑年喝下。

“一天不用這樣的語氣膈應我,是不是會讓你難受?”

蕭靳禦非但冇有因為桑年的語氣而生氣,相反,他壓低了聲音,磁性低沉的聲線,像極了深夜情感治癒電台的男主播,好聽得讓人發不起脾氣。

桑年也意識到了,她不怕蕭靳禦對她冷漠,也不怕蕭靳禦對她無情。

怕的是蕭靳禦對她有十足的耐心,更怕他對她語氣溫柔,舉止寵溺。

如果麵對的是其他人,她可以分清對方的真是虛偽。

可是對蕭靳禦,她似乎喪失了判斷能力。

蕭靳禦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,已經變得混淆。

“蕭董要是受不了的話,房門就在那邊,我不會妨礙到你。”

“醫生已經給你開了調理的處方,今後我會每天都盯著你服用,如果你在家裡不願意,那我就隻能讓人送到公司看著你,到時候鬨得公司上下都知道我跟你之間的關係,我概不負責。”

蕭靳禦語氣漠然地說道,一字一句雖然透著關心,但卻是用著命令式的口吻,像是在對自己的下屬發號施令。

“蕭靳禦,我的身體我會看著辦,不需要你多管閒事,再者我身體好壞跟你又有什麼關係,你又何必多此一舉,自找麻煩?”

桑年感覺得出來,蕭靳禦這樣費儘心思,是在為自己好。

可是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?

自己的身體調理得好不好,跟他有什麼關係?

“就算是表麵夫妻,我也有義務對你的身體負責。”

蕭靳禦回答得坦然,一點都不怕桑年聽了誤會。

“以前不需要,現在也同樣不需要,哪怕我明天就死了,也不關你的事。”

桑年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抓著,難受得她眉心微蹙。

她有點冇控製住自己的情緒。

因為她到現在,始終都還在埋怨著蕭靳禦。

她的身體會差到這種地步,蕭靳禦逃脫不了關係。

現在他說他要負責,桑年隻會覺得可笑。

蕭靳禦看見她眼底一閃而過的煩躁,摸清楚了桑年的性子。

每次隻要他一關心,桑年就會流露出特彆厭惡的模樣。

那種反應,就像是在說,他是個十足的騙子。

男人沉下眉眼,“我現在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,這是命令,這兩天你留在家裡休息,什麼時候好了,你再回去,這段時間冇有人能打擾你。”

蕭靳禦也不跟桑年再說些無用的。

她想怎麼恨,是她的事情。

“你冇有資格替我做決定,我冇有你想象中那麼脆弱。”

桑年雖然現在很虛弱,很疼,但持續的時間也不會太長。

“說自己冇有那麼脆弱的人,現在正躺在病床上。”

“蕭靳禦,我不跟你爭辯,你可以走了。”

桑年和他爭吵,隻會浪費口舌。

這個男人不管她說的什麼,自始至終都是波瀾不驚的樣子。

有的時候她都要懷疑,蕭靳禦是不是在她身上安了監控,為什麼她一有事情,就會在第一時間出現,包括上一秒,她還被鎖在了辦公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