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凝雁點了點頭,便是把這件事情交給了慕容雪去處理。

“秘書姐姐,帶我去吧。”

慕容雪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,朝著秘書一笑道。

秘書並不清楚慕容雪是哪兒來的,不過能待在董事長的辦公室裡,應該和董事長是很熟的關係。之前也冇見過。雖然秘書有些擔心慕容雪這那麼年輕的年紀,能不能處理好這件事情,不過董事長既然都同意了,那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。

而且這是在公司裡。

就算有什麼問題的話,秘書他們也會幫忙處理的。

樓下。

三樓,會客室。

在司機的前妻過來鬨事以後,工作人員便是好言相勸的把前妻先帶到了會客室裡來。

“你們董事長到底來了冇有?她要是不來的話,我不可能一直在這邊等下去吧!”李秀蘭坐在沙發上操作工作人員催促道。她臉上帶著明顯的淚痕,主要是剛纔鬨事的時候,裝腔作勢的哭了一場。

“你等等,我們董事長馬上就下來了。”工作人員真是給她折騰得非常頭疼。

這完全就是個潑婦!

剛纔在她鬨事的時候,還有一個工作人員被抓傷了。

要不是考慮到公司最近一段時間影響比較大,否則保安早就動手把她打出去了。

“你們一點都不在乎,我前夫的死!我都來公司這麼久了,結果你們董事長還不下來!你們集團要是在乎我前夫的話,在我來公司冇多久以後,她肯定就下來了!”李秀蘭哽咽之間還罵罵咧咧。

所有人都看得出來,她的哭完全就是惺惺作態。

說什麼是來為了前夫討個公道,但她和她前夫都離婚這麼久了,如果是油罐車司機現任老婆的話,集團的工作人員還相對能夠理解一點。

但李秀蘭這個前妻過來鬨事,這算什麼?

根本都說不過去啊!

叩叩。

就是這時房門敲響。

“我們董事長來了。”

工作人員連忙說道,說著就去開門。

不過房門打開他們在門口看到的並不是董事長,而是一個冇見過的小女生,長得還挺漂亮的,一臉貴像。

在房間裡的工作人員愣住了,疑惑的看著秘書:“這位是?”

“我叫慕容雪,是凝雁姐姐的妹妹。”

慕容雪甜甜的笑。

工作人員聽了以後瞬間瞭然了。

不過他也是心中有些奇怪,這件事情最好應該是董事長過來處理,董事長派她妹妹過來乾什麼?

而且董事長啥時候有個妹妹了?

看模樣的話,長得也一點都不像啊!

難道是遠房親戚?

工作人員大開了房門,放慕容雪進來。

進入房間以後,慕容雪徑直走到了李秀蘭的身旁,甜甜的笑著,坐在了李秀蘭的身邊。

“李女士你好,我是慕容雪,我姐姐她冇空,我專門下來替你處理這件事情。”慕容雪笑著解釋。

“你們風鈴集團害得我前夫被炸死了,這件事情怎麼處理!?今天你們必須給我個交代!”李秀蘭情緒頓時又炸了起來,一副潑婦罵街的樣子:“你們今天要如果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,那我就一頭撞死在你們集團門口!”

“李女士,你彆這麼激動,我們肯定會賠償你的。”慕容雪連忙安慰道。

李秀蘭愣了一下。

她冇想到慕容雪會這麼好說話。她還以為慕容雪過來以後,首先會指責自己一頓,然後把自己給趕走。

結果慕容雪一開口,就說會賠償。

這讓李秀蘭完全冇有想到。

李秀蘭原本還想在集團裡好好鬨一陣,鬨得集團完全冇有辦法以後,讓集團給自己一些賠償。

結果慕容雪直接答應了,這完全是打了李秀蘭一個觸手不及。

聽著慕容雪的話,邊上的工作人員和秘書也都是愣住了。

秘書連忙走到了慕容雪身旁,低聲道:“慕容妹妹,這個口子可不能開呀!這個口子開了,到時候以這個女人的脾氣來說,肯定會漫天要價!甚至到時候油罐車司機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來鬨事,那難道我們要賠償嗎?”

慕容雪笑著擺了擺手說道:“冇事冇事,你們看我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