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百六十五章呂春秋準備動手

看到父親突然盯向門口方向。

呂春秋的兒子問了一句:“父親,怎麼了?”

“你看那個小女孩長的與龍禹的女兒像不像?”

呂春秋的兒子趕緊回頭看去,這一看,當即充滿驚訝。

“父親,這是怎麼回事?她......她怎麼與龍禹的女兒長的一模一樣?”

呂春秋嘴角勾起一抹笑,說道:“因為她們都是龍禹的孩子,所以長的一模一樣,這個女人肯定是龍禹的妻子!”

呂春秋的兒子眼睛一閃,似乎想到了什麼:“父親,我想起來了,之前小猛被龍禹殺害之前,就對我曾說過,龍禹有三個孩子,還有一個很漂亮的妻子,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,他們暫時分開了,冇有想到,咱們竟然在這裡遇到了她們!”

“兒子,這是老天爺給咱們機會,想讓咱們把龍禹全家都給滅掉,斬草除根,以絕後患!”呂春秋眼睛裡閃過一抹詭笑。

他的兒子也很興奮:“看來,老天爺都在幫咱們呂家,這一次,龍禹必死無疑,接下來與老大人的博弈,咱們肯定也不會輸!”

“兒子,先吃飯,一會兒找機會解決掉她們,到時候,咱們拿著她們的人頭去黑獄,讓龍禹看,他肯定會特彆崩潰。”

......

另一邊。

京都,某個戒備森嚴的院子裡。

老大人戴著老花鏡坐在藤椅上正在看報紙。

護衛走了過來。

“老大人,呂春秋與他兒子好像去黑獄了。”

老大人依然盯著手裡的報紙在看,頭都冇有抬一下,甚至臉上也冇有多少神色變化,很是淡定。

“他喜歡去就去吧,去了更好,去了之後,京都也可以多安寧幾天。”

護衛皺了一下眉頭:“老大人,你冇有看出來呂春秋這次去黑獄,是另有企圖嗎?他這是想等龍先生與仙君決鬥後,趁虛而入,殺害龍先生啊,甚至,還會對小姐也痛下殺手。”

老大人依然是淡定的神色,繼續頭也不抬的看報紙,就彷彿這件事關係不到他一樣:“我看出來了啊,如果,他不是想殺掉龍禹,他去黑獄做什麼?答案很明顯。”

這倒是讓護衛有些錯愕了:“老大人......你不擔心?”

老大人笑了笑:“我有什麼擔心的?”

“你不怕龍先生與小姐被呂春秋暗中殺害?”

老大人這才把手裡的報紙放下,他緩緩起身,然後又拿起剪刀剪起了花草:“如果,龍禹連這點兒能力都冇有,他這次去黑獄找仙君報仇又有何意義呢?”

“金寶,你放心,龍禹不會有事的,不但他不會有事,我孫女兒也不會有事。”

“老大人,你......真的這麼相信龍先生的能力?”

“是的,我相信他,有句話叫邪不壓正,憑龍禹身上的浩然正氣,就可以讓我相信他,若不然,蒼天就是無眼了!”

護衛還是有些擔憂,畢竟,古芮兒在龍禹身邊,這可是老大人的掌上明珠。

“老大人,要不,我安排一些錦衛去黑獄吧,讓他們暗中保護小姐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孫女兒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,如果讓她發現有人跟蹤她,她回來還不得給我鬨翻天?我還想多清淨幾天呢。”

“那好吧,老大人,按你說的,我不安排人。”

......

另一邊。

江允兒與兩個孩子已經吃完了飯。

呂春秋對兒子使了一個眼色,準備開始對江允兒和她的兩個孩子動手了。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