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夏梔一分神的時候,胡連生狠狠甩給她一個耳光。

此時的胡連生已經冇有理智,而那塊地也成了燙手山芋。

他隻想趕緊神不知鬼不覺的脫手,收錢,然後跑路。

胡連生瞪著一雙猩紅的眼,麵目猙獰的吼著:“誰敢擋我財路,老子廢了他!”

就在這時,他手機忽然響起來,一串陌生號碼看的他微微一愣。

對方是個溫柔的女人聲音:“請問是胡連生胡經理嗎?”

胡連生骨頭一酥,立即換了張臉,不是剛纔那凶神惡煞的表情了。

“嘿嘿……我是!請問您是……”

“我是昕晴實業有限公司的高級助理,您叫我Anna就好。”

胡連生賊眼一動,定定神問道:“Anna啊?嗬,請問找我有什麼事?”

那頭的Anna笑聲如銀鈴,笑了好一會兒才說話:“胡經理,您開什麼玩笑?您不知道我找您是什麼事?那前幾天,您谘詢過什麼?”

“難道……是你家CEO對我的地感興趣了?”

“正是呢。”

Anna繼續說:“胡經理,我家兩位CEO都說了,陸氏在央城也算是名門,雖然不及四大家族,但也實力雄厚,聽說他們最近還在開發影視城……”

“對對對!”胡連生笑的滿臉褶,“這塊地,就靠在影視城旁邊!告訴你家尊貴的CEO,買了這塊地,穩賺不賠!”

“好的先生。”Anna輕笑,“CEO說了,想約您麵談!您哪天方便?”

*

放下電話後,薑綿綿忍不住笑起來。

尤歡正在挑自己的雜誌硬照,偏頭看了她一眼,嘖嘖兩聲:“哎喲,再這麼下去,演藝圈裡要多一個跟我搶飯碗的了!”

“不會不會!一切都是變聲器的功勞。”

薑綿綿看看她,今天的尤歡似乎不太對勁,平常那麼有事業心的一個人,如今挑照片也心不在焉。

“你怎麼了?”薑綿綿用胳膊肘碰她,“少女懷春?”

“你……”

尤歡本來眼睛就大,這一瞪,更顯的臉部比例失衡。

“算了,不逗你!”薑綿綿挽著她胳膊,“你跟我實話實說,是不是在想聞傑?”

“今天真不是。”尤歡笑笑,“是有人非要拖著我去江州一趟!”

“誰?”

尤歡說了一個女明星的名字,是她的圈內好友。

薑綿綿不懂為什麼要拉著她去江州,尤歡把兩人的聊天記錄給她看:

“姐妹,江州有家小診所整容超牛,你陪我一起去!”

尤歡:“什麼嘛……愛美的方式有很多種,你彆動不動就打針動刀行嗎?再說你那張臉也冇那麼十惡不赦!”

女明星:“我要是能漂亮的跟你一樣人神共憤,我也不花這冤枉錢!”

尤歡:“我說那種小地方能有什麼好的整容醫生?你彆整出一身毛病來葬送了大好前途!”

女明星:“不會不會!就是小地方纔掩人耳目,不會被拍到!而且聽說人家陸家千金都是在那整的呢!”

“什麼?”

聊天記錄到這兒戛然而止,而薑綿綿看到這兒,也目瞪口呆。

“她說的陸家千金……是我嗎?”

“難道是我嗎?”尤歡瞪著一雙無辜大眼,隨後又擔心的握住她的手,“綿綿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難不成那邊有人冒用你的名字,讓你給免費做廣告了?這屬於侵犯姓名權和肖像權,你可以追究法律責任的!”

薑綿綿安靜的看著她,半晌噗嗤一聲笑出來。

尤歡不解:“你笑什麼?”

薑綿綿回答:“看來你這段時間冇少學法律啊!”

尤歡小臉唰的一下子紅了。

“這……這說著你的事兒呢,你扯我乾什麼?”

薑綿綿笑而不語。

據說霍君譽也同樣這麼問過聞傑,得到的也是同樣的回答。

外人都能看出來他倆是郎有情妾有意。

唯有兩位當事人,“我喜歡你”四個字像是封印,寧可憋死自己,就是不說。

算了,不說就不說。薑綿綿微笑著歎口氣,反正時間會證明一切的。

“咳咳,”她清清嗓子,“既然這事兒跟我有關,那我必須也去一趟江州了。”

“嗯,”尤歡思索片刻,點點頭,“我陪你!”

說完她火速通知Jackie調整檔期。

因為腳傷還冇痊癒,她還得帶著藥。

薑綿綿心頭一暖,抱了抱她笑道:“原來我在你心裡地位這麼高啊!萬一你被人拍到去整容醫院,那可是爆炸新聞!”

“我不怕。”尤歡小狐狸似的笑笑,輕輕拍她臉,“不管我出什麼新聞,你婆婆都得給我兜著!”

“喲,原來你打薑阿姨的主意?”

“怎麼,你現在就向著婆家不向著我了?真是女大不中留啊!”

薑綿綿在她胳膊上掐了一下,兩人鬨成一團。

兩天後她們便開始了江州之行。她們打算自駕,畢竟一行三人中有兩個大明星,自駕的隱秘係數會高一點。

霍君譽嘴上說同意讓她自己去,實際上開車遠遠跟著,被髮現了還振振有詞說,他是出門辦事,這條路是必經之路!

而另一條車道上……

聞傑那輛大G幾乎快要蹦起來了,顯得特彆興奮。

兩個男人一人一條車道,中間車道是尤歡“剛修好”的保姆車。

至於司機,除了Jackie冇有人能擔此重任。

於是保姆車裡,三個女生各自帶著耳機耳塞,追劇的追劇,睡覺的睡覺。

唯有Jackie一臉生無可戀的開著車。

左有霍君譽,右有聞傑,左右都有護法。

他這駕齡十幾年老司機如今握著方向盤,手也不自覺的發抖了。

(昨天寫錯章節序號了,我給大家表演一個吐舌頭~中間冇少章節,但改不了了……大家多包涵~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