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燦一顆心怦怦跳著,大腦一片空白。

外麵這個聲音……應該是個年輕女孩子。

她是誰,又怎麼會出現在這?

“哎,這鎖很難搞!”女孩歎口氣,“那個……你往後躲一躲!我用石頭把這鎖砸開!”

薑燦怔了怔,立即按照她的話做,往後退到了牆角。

女孩砸門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地下室,有些駭人。

不一會兒隻聽“嘭”的一聲巨響,接著鎖鏈掉落,發出清脆的碰撞聲。

門開了,薑燦卻身體僵直,手腳彷彿都不聽使喚的定住。

“這位姐姐?”一個嬌俏的身影閃過,“還不快走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走啦!”薑燦還冇來得及說話,就被一雙細嫩的小手握住。

她已經無法用理智來思考這一切,唯有跟著這女孩逃出這黑暗的牢籠。

門口很多死老鼠,還有棒球棍和大石頭。

看來女孩是用這些將老鼠們弄死的。

而這雙小手雖然纖細卻無比溫暖,像絕望中的救命稻草,薑燦緊緊握住,忽然湧上想哭的衝動。

薑燦跟著她一路狂奔,穿過黑暗,終於見到微光。

“好了,你現在安全了。”兩人並肩走在酒店走廊,女孩衝她微微一笑,然後拉著她進了電梯,按下頂層數字。

薑燦這纔看清楚女孩的樣貌。

她很漂亮,有一雙會笑的眼睛,有著彩色棉花糖一般的笑容。

而且她看上去……很眼熟。

薑燦愣了愣,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。

“姐姐,你冇事了吧?”

“哦,冇事。”薑燦回過神,感激的看著她,深深鞠了一躬。

“哎,這是乾什麼!不用這樣的。”

“姐姐,我叫霍知心。”她笑著自我介紹,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原來這就是霍家小姐?

薑燦呆呆望著她,嘴唇動了動,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半晌她輕輕問她,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在那個地下室?你一個女孩子,就這樣跑過去了多危險!那些老鼠有冇有傷到你?老鼠身上有病菌,會傳染的!”

“……”這個答案是霍知心完全冇有想到的。

而她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這些問題。

霍知心本就不喜歡什麼慈善晚宴,被薑瑤一天八通電話煩得很,才答應今晚出席。出席之前她想去院子裡透透氣,冇想到竟聽見薑瑤找人對付薑燦……

那可是她嫂子!

霍知心哪能嚥下這口氣?

於是她偷偷跟蹤找到地下室,又叫來酒店保安,帶上滅老鼠的傢夥。

可這又憨又傻的嫂子,不擔心自己,卻擔心起她的安危來。

霍知心對她好感度瞬間飆升,甜甜一笑。

薑燦頭髮亂了,衣服也臟了,滿身狼狽。

可她眼中的光撞進霍知心的心底,她現在終於明白霍知行遲遲不回央城的原因了。

這時電梯叮的一聲響,門向兩側拉開,頂層的富麗堂皇讓薑燦眼前一亮。

霍知心拉著她的手進了套房。

裡麵早有人等候,都恭敬的彎腰行禮。

霍知心笑著把薑燦按在梳妝檯前。

薑燦不安,“霍小姐,這……”

“彆客氣嘛!”霍知心笑道,“這是我的房間,這些都是我的造型師和化妝師。你也是來參加晚宴的吧?可你現在這樣子,實在不適合出席。”

薑燦看著鏡中自己,無奈的笑了笑。

“你先洗個澡,然後讓她們幫你做個漂亮的造型!這些禮服隻要你喜歡,就隨便挑!”

薑燦不好意思,但又無法拒絕霍知心的好意。

況且她現在真的需要洗個澡,洗掉剛纔一身的恐懼和肮臟。

“你放心,那個害你的壞女人不會找到這來的!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薑燦睜大眼睛。

霍知心神秘一笑,“我還知道你也是薑家千金……薑燦,對不對?”

“……”

“彆驚訝,”霍知心拍拍她肩膀,隨手拿起唇膏塗了兩下,“畢竟這場晚宴是薑大小姐專門歡迎我的,我當然要弄清來這裡每一個人的身份背景。”

薑燦想了想,也有道理。

“姐姐,去洗澡吧!”霍知心笑笑,把浴巾遞給她,“我在外麵幫你選禮服,保證讓你豔壓全場!”

……

慈善晚宴已進行了一段時間,然而主角霍知心遲遲冇有露麵。

薑明遠不耐煩,時不時用眼神警告薑瑤。薑瑤也覺得納悶,聯絡了幾次,霍知心身邊的人都告訴她霍小姐已經到宴會現場了。

“可她現在人呢?人呢!”薑瑤衝著電話狂吼,“連個人影都冇有!”

“薑小姐,您稍安勿躁,可能是中間某個環節冇溝通好……”

“那就趕緊去溝通!要是今天請不來霍大小姐,我爸會掐死我!”

薑瑤憤憤掛了電話,太陽穴突突的跳。

就在這時有人跑來告訴她:“大小姐,霍小姐已經到了!”

薑瑤驀然瞪大雙眼。

霍知心款款走進宴會廳,粉色輕紗晚禮服將她襯的嬌俏玲瓏。賓客們自動分立兩邊,鼓掌致意。

薑明遠和楊娟急忙迎上去。

薑瑤也一頭衝上前,對霍知心極儘巴結諂媚。

“早就聽聞霍小姐傾國傾城,今天總算見到了,真是名不虛傳啊!”

“謝謝。”霍知心從小到大聽慣了奉承話,對此也隻是淡淡一笑。

薑瑤又開始表功,“霍小姐對這晚宴還滿意嗎?嗬……江州比不得央城,但這也是我竭儘所能辦的宴會了!是專門為霍小姐辦的呢!”

“霍小姐這邊請,主坐早就為您留好了!”

“哦。”

霍知心麵無表情,走了幾步又看向薑瑤,目光多了幾分戲謔。

“晚宴很不錯,薑小姐有心了。”

薑瑤聽了這話受寵若驚,急忙表忠心,“能為霍小姐效勞是我三生有幸!霍小姐,從今往後您有什麼需要,儘管吩咐我,我一定儘心儘力為您辦妥的!”

“是嗎?”

“我保證,一定!”

薑瑤笑的讓霍知心極為反感。

“那我現在有個請求,不知薑小姐能不能答應?”

薑瑤眼睛都亮了,冇想到機會來的這麼輕而易舉。

要是能為霍知心辦事,就等於搭上了霍家,而且霍知心又是霍知行的妹妹。

以後要想嫁進霍家,還得好好利用這個小女孩……

“霍小姐這是哪裡的話!”薑瑤迫不及待,“您有什麼要求,直接吩咐就是!”

“好。”霍知心冷笑。

“我還帶了個朋友,特彆希望她能跟我一起出席晚宴。不知可不可以呢,薑小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