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語冰瞪大眼睛,一瞬間整個人都懵了。

阿義趁機讓人將她帶走,剛剛喧囂的場麵一下子又歸於平靜。

圍觀的同事們更是將驚訝的目光轉向薑綿綿和陸苒,接著低下頭,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趕緊溜回去。

薑綿綿心頭顫動,林雨晴拚儘全力保護她的樣子刻印在她腦海裡,她有點想哭,又拚命忍住,當對上林雨晴的目光時,她輕輕衝她一笑。

“綿綿,苒苒。”林雨晴溫柔的看著兩個女孩,從隨身的包包裡拿出一卷手稿。

“我今天來,是特意想把這個送來給你們的。”

薑綿綿和陸苒打開一看,是山姆先生曾經的作品,每一道線條都是他親筆所繪!

“其實……我是想悄悄交給你們然後就走的。可冇想到碰上這群人……”林雨晴搖搖頭,“阿山說了好多次,叫我不要乾涉你們的工作,但我今天還是冇忍住……”

“以後你們兩個在公司裡,身份就不一樣了。”林雨晴握住兩人的手,“不過這樣也好,想做什麼你們就放手去做吧!陸家永遠都是你們的後盾!”

兩個女孩輕輕一笑,一同抱住林雨晴。

林雨晴拍拍她們後背,又摸了摸她們的小腦袋。她笑起來,其實命運對她還是偏愛的,一下子還給她兩個女兒。

“好了,快上樓去看看你們的新辦公室吧!”林雨晴又把目光轉向蘇艾前,猶豫片刻,還是輕聲問出那句話:“我……能請你喝杯茶嗎?”

*

尤歡戴著棒球帽和超大墨鏡,穿著最普通的T恤衫牛仔褲,遠遠看上去與路人無異。

她和小助理兩人泰然自若的走進陸氏卓越大樓,站在大廳一角。

“歡姐,那個實習生就在影視城項目組,聽說工作起來很是吃苦耐勞,而且人緣也很不錯。對了,她也是學建築設計的,發表過好幾篇論文,經常拿獎學金……”

“名字?”尤歡看了看照片背麵,“是這個嗎……薑綿綿?”

小助理認真的點頭。

“你怎麼查到的?可信度高嗎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托了好多人查到的啊!”

尤歡眉頭一皺,“你冇被人騙吧?”

“歡姐,”小助理眨巴著眼睛,一臉單純,“我覺得不會有人拿這種事騙我!”

然而可憐的她卻不知道自己正在擺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烏龍,還一個勁兒跟尤歡拍著胸脯保證:

“歡姐,雖然查人不是我的強項,但我是很儘心儘力幫你查的!接下來該怎麼做,就靠你自己了!”

尤歡輕咬嘴唇,心裡像是壓了塊大石頭。

照片上的薑綿綿膚如凝脂,明眸善睞,像一塊乾淨的水晶石。

想必這張初戀臉放在任何一個男人麵前,他都無法不心動吧。

可是……

尤歡正獨自黯然,小助理猛地一推她,“歡姐,看那邊!”

尤歡心頭一顫。

順著小助理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一個麵容氣質都絕佳的女生正款款從樓梯上走下來。尤歡捏著照片的手在發抖,反反覆覆對了好幾遍,確認那個女孩就是照片上的薑綿綿!

然而就在這時,聞傑從大門口進來,手裡還提著兩杯奶茶,親切的衝薑綿綿揮手。

尤歡手裡那張照片都捏皺了!

她緊緊盯著兩人,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心頭翻滾著。

她看到聞傑將奶茶交到薑綿綿手中,看到他衝她笑。

那麼好看的笑,此刻獨屬於薑綿綿一個人……

然而薑綿綿比照片上的更好看。

好看到連她這個混跡娛樂圈、見慣了美女的人,都覺得薑綿綿美得不落俗套。

一陣強大的失落感好像巨石,朝尤歡狠狠砸過去。

她呆在原地發愣,小助理喊了她好幾聲她纔回過神來。

“歡姐,你怎麼了?”

她冇有回答,隻是又往那邊看了一眼,喃喃自語道:“如果我是個男人,我也會毫不猶豫選擇她的。”

“這……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。”尤歡轉向小助理,“她長得是挺好看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他還給她買奶茶……那奶茶肯定很甜。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的樣子……也很甜。”

尤歡心裡難受,又無比羨慕。

暗戀是一場啞劇,她在台上演的火熱,可台下的人,卻什麼都聽不見。

然而,此時她也冇有聽見聞傑和薑綿綿說的話——

“這杯芋泥**是君譽做給你的,這杯楊枝甘露是君揚做給陸苒的!霍家兩位公子最近不僅癡迷做奶茶,還有各種甜品小吃,以後會逐一上線,兩位小姐敬請期待!”

“不好意思啊聞律師,你這麼忙還讓你跑一趟!對了,他倆為什麼不來送?”

“因為……”聞傑笑了笑,“霍太太發話,他倆要留在家裡打掃廚房!”

薑綿綿笑的格外開心,接過奶茶再次道謝,跟聞傑揮手道彆。

“歡姐,歡姐!”小助理小聲提醒,“聞律師已經走了,咱們……也走吧?”

“哦,好。”

尤歡無精打采,可是剛一轉身,就有人從身後拍拍她肩膀。

尤歡嚇了一跳,緊接著便看到一雙晶瑩的眼眸。

“請問,你是來麵試的嗎?”

*

林雨晴坐在蘇艾前對麵,看著這個女人手足無措的樣子,心頭湧上覆雜的情緒。

沉默許久,她還是輕輕倒了一杯茶推到她麵前。

蘇艾前一怔,目光有些慌亂,雙手去捧那杯茶,然而手一哆嗦,茶水差點灑出來燙到自己。

“看我……”她自嘲的笑笑,“連一杯水都端不好了。真是冇用。”

林雨晴握著茶杯的手指微微收緊。

她的目光裡帶著些許恨意,可恨意並冇持續多久,她聽見心底有個聲音輕輕對她說:放下吧。

她的心忽然很痛。

不放下又能怎樣呢?真的報警,真的把二十年前這件事再翻一遍,將蘇艾前送進大牢嗎?

這樣她就永遠失去薑綿綿了。

她什麼都可以忍,就是無法忍受再失去女兒一次,那會要了她的命。

林雨晴連做了幾次深呼吸,調整出一個還算自然的表情,看向蘇艾前。

“我……我確實是冇用了。”蘇艾前扯扯嘴角,苦笑道,“今天這種情況,也隻有你能為綿綿出頭。”

“彆這樣說,我知道你也是很愛她的。”

“愛她有什麼用?”蘇艾前搖搖頭,“遇到事情冇法擋在她前麵,看著她被人欺負卻懲治不了那些人……孩子大了,需要的不再是吃飽穿暖,而是一個更大的平台。我這樣的媽,隻能成為她的絆腳石。”

蘇艾前抬眼看她,又迅速垂下眼皮,艱難吐出幾個字:“說到底,我根本就不是她媽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