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耳邊嗡的一聲,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。

她眼睛直直的盯住霍君譽,彷彿失了神,動了動嘴唇,卻發不出聲音。

“綿綿……”

她的樣子讓霍君譽心疼。

他有些手足無措,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抱她,怎麼安慰她,怎麼跟她解釋這一切。

“你……你在跟我開玩笑吧?”薑綿綿嘴角微微抽動,“君譽,你彆亂講……”

“這是真的。”霍君譽看著她的眼睛,“你不是薑綿綿,你是陸小柚。”

“怎麼可能!”

“不信你往後看。”

霍君譽把相冊翻到後麵幾頁。

越往後,小女孩的麵龐越清晰。她滿月的時候,帶著初生嬰兒的懵懂。

她百日的時候,不知被誰逗的開懷大笑。

她六個月的時候,能坐起來了,拍著小手看向某處。

她一歲的時候……

薑綿綿的心猛烈跳了幾下!

霍君譽緩緩拉開抽屜,拿出蘇艾前交給薑燦的那張照片,放在相冊中間比對。

“綿綿你看,”他嗓音有些沙啞,“這兩個小女孩,是不是一模一樣?”

薑綿綿呆愣在原地,如同一座雕像。

一個小女孩穿著漂亮的蓬蓬紗裙,梳著公主頭,頭上還帶著一隻精緻的小王冠。

另一個小女孩,被蘇艾前抱在手中,逗著她看鏡頭,可她卻皺著小臉,滿臉淚痕。

“那個時候,你是被人綁架了。”霍君譽低聲道,“綁架你的人剪了你的頭髮,給你換了衣服,又想坐船帶著你離開央城……可就在那時,你碰到了大叔大嬸兒。”

薑綿綿感覺自己掉進一個很不真實的夢境裡。

她的靈魂似乎飄走了,在半空中看著她,看著她的軀殼被霍君譽輕輕擁在懷裡,霍君譽的聲音縹緲的像是從天邊傳來。

“他們找了你好久,我也找了你好久……”

“小柚子。”

薑綿綿的心好像被什麼重擊,疼的發不出聲音來。

霍君譽眼圈發紅,大手掠過她臉龐,揉了揉她的發。

“我帶你回家,好不好?”他聲線微啞,“小柚子,君譽哥哥帶你回家,好不好?”

薑綿綿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,倒抽一口涼氣,猛地把他推開!

“不是……我不是!”

霍君譽一怔。

薑綿綿捂緊耳朵大喊:“我不是什麼小柚子,你彆騙我!”

“我是我爸媽的女兒,我是薑綿綿!”

霍君譽指尖收緊,又從抽屜最深處拿出一紙證明。

“其實早在江州的時候,我就偷偷給你和你親生父親做了DNA鑒定!”他看著她,“綿綿……你真的是陸家的女兒,你就是小時候跟在我後麵,一直喊我君譽哥哥的小柚子!”

薑綿綿用手撐著桌子,隻覺得渾身發軟,眼淚不受控製的往外湧。

“你丟了二十年,陸家也找了你二十年!”霍君譽顫抖著聲音,“阿山叔和雨晴阿姨從來冇放棄過找你,因為你是他們唯一的寶貝女兒……他們對你的愛,不比大叔大嬸兒的少!”

“你不要再說了!”

“我知道這很難接受,但我會一直陪著你的!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!”

薑綿綿一個勁兒往後退,空白一片的大腦裡隻冒出一個念頭——

“我……我爸媽呢?我要找他們!”

“綿綿!”

薑綿綿奪門而出。

霍君譽不放心,跟了過去,女孩在前麵瘋跑,他在後麵緊追不捨。

他看到薑綿綿果然是往薑有才和蘇艾前住的客房跑去。

然而當她氣喘籲籲的敲門時,卻看到傭人正在打掃。她睜大眼睛站在門口,看著空蕩蕩的房間,一顆心猛地沉落穀底。

幾個傭人知道這是未來少奶奶,都趕忙圍過來恭敬的行個禮。

而薑綿綿呆愣一會兒,立即打蘇艾前的手機,無論打多少遍話筒都隻傳來那個冰冷的“用戶無法接通”……

薑綿綿緩緩跪在地上,想哭卻又哭不出來了。

這時她才明白,人在巨大的情緒波動下是流不出眼淚的。

“綿綿。”

不一會兒,她就被拉進一個溫暖的胸膛。她的小臉貼在上麵,聽見那令人安心的咚咚心跳聲……

“彆擔心,有我在。”霍君譽一把將她抱起,輕吻著她的額頭。

“不管發生什麼,我會一直陪著你。”

*

陸苒媽媽的病情已經穩定,這些天霍君揚寸步不離的守在醫院,比保鏢還儘職儘責。

陸苒很過意不去,在霍君揚又一次靠在牆上睡著、差點一頭栽倒在地時,她搶先一步伸手扶住他。

霍君揚猛然清新過來,揉一下眼睛,擦擦嘴角的口水。

“啊,苒苒!”他大咧咧的笑著,“現在幾點了?你是不是餓了,冇吃晚飯吧?”

“君揚哥,”陸苒抱歉的看著他,“現在是早晨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你還是回去吧,這裡有這麼多的保鏢,我們不會有事。”

“那可不行!”霍君揚直了直身子,“陸鳴那老傢夥陰險的很!萬一他使壞,說不定保鏢都對付不了他!”

“呃,”話音剛落,他立即覺得有哪裡不對勁,“苒苒……抱歉,他畢竟是你爸爸,我不該那樣說他的。”

陸苒微笑著搖搖頭。

從小到大在她的世界裡,隻有媽媽,冇有爸爸。

如今也一樣。

陸鳴對她來說隻是血緣上的父親而已,再無其他意義了。

“沒關係的,君揚哥。其實……我也從冇把他當爸爸看。”

“苒苒……”

“已經是早晨了,我請你吃個早飯吧!”陸苒輕輕衝他笑。

她白淨秀氣的小臉上,很少有這麼發自內心的笑容。正好她站在窗邊,從視窗斜進來的第一縷晨光照在她臉上,像是給她鍍了一層金邊。

霍君揚連她臉上那層細細小小的汗毛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“我一個大男人,哪能讓你請客!”霍君揚大手一揮,“走,我帶你去酒店吃!”

“不用了,我們簡單吃點吧。”陸苒拽了拽他衣袖,大眼睛裡彷彿有千言萬語。

“君揚哥,我有些話想跟你說。我知道離這裡不遠有個早點鋪子,現在這個時間人應該很少,咱們去那行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