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苒驚訝的看著他們兄弟兩個,接著眼底略過一抹羨慕之情。

“綿綿嫂子真幸福。”她輕聲感慨。

霍君譽給弟弟使個眼色,霍君揚立即握住陸苒的手,寵溺一笑。

“如果你遇到同樣的事,我也會這麼做的。”

“君揚哥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,咬緊嘴唇,輕輕把手抽回來。

其實這段時間,她是想跟他保持距離的。她是陸鳴的女兒,而陸鳴是害了陸家的罪魁禍首。

她怎麼有臉跟霍君揚在一起?

恐怕就算霍君揚不嫌棄她,霍先生和霍太太也不會原諒她的。

然而感情這回事很奇怪,越想控製,就越是控製不住。

陸苒悄悄看了一眼霍君揚,又迅速收回目光,兩隻小手纏在一起,不安的拽著衣角。

“對了,說到讓苒苒去接近夏梔……”霍君譽停頓一下,“苒苒,我會幫你辦妥所有的學生證件,儘量把你安排在跟夏梔一個教學樓上。”

陸苒回過神,鄭重的點點頭。

“放心吧君譽哥哥,我一定不會弄砸的。”她單純一笑,“如果她真的是陸小柚,那我一回江州,就把事情真相說出來!”

霍君譽心頭一緊,對眼前這個柔弱的女孩多了幾分同情。

她分明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得到陸家的一切。

她分明生活的不好,而陸家是個絕好的跳板。

但她並冇有這樣做,她依然固執著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回去。

所以,陸鳴怎麼配做她的父親?

“苒苒,”霍君揚有些擔心,“聽說那個夏梔歹毒的很,你接近她可千萬要小心點!”

“歹毒?”陸苒一怔,“聽誰說的?”

“聽我哥!”

霍君譽臉色一變,使勁兒咳嗽幾聲。

陸苒反應過來,輕笑一下,“君譽哥哥,是不是這個夏梔欺負過綿綿嫂子,所以你才說她歹毒啊?”

“呃……當然不是!”霍君譽正色道,“我不是哪種感情用事的人。”

霍君揚翻了個大白眼,看著陸苒偷偷做個鬼臉,笑起來。

*

兩天後陸苒就順利進了學校,成為低夏梔一級的學妹。

霍君譽安排巧妙,讓陸苒跟夏梔同在一層樓上課。這天陸苒故意走錯了教室,一進門,就看見坐在窗邊的夏梔,正漫不經心翻著一本書。

“同學你好,請問這裡有人嗎?”陸苒悄聲坐到旁邊的空位上。

夏梔瞥她一眼,神色冷漠,冇有回答。

這幾天她正心煩意亂。

自打從南洋回來後,薑綿綿就不再把她當成朋友,兩人心照不宣,變成了陌路人。

要想毀掉薑綿綿,已經冇有那麼容易,而且她身邊還有個霍君譽,更不可能接近。

可陸鳴卻一個接一個電話打過來詢問情況——現在他已經不通過中間人找夏梔,而是親自找她了。

夏梔幾次三番試探著問他,為什麼當初不選自己去央城冒充陸小柚?她一定會做的更好!

陸鳴隻是冷哼一聲。

她做的再好又能怎樣?這種便宜哪能讓外人撈到!

苒苒再笨再軟弱,也是他的女兒,況且苒苒比她好控製多了!

夏梔眉頭緊皺,眼前這本書上的字都飛起來了,她看了半天連一行都冇看完。

“同學?”陸苒俯身看她,“請問,這裡可以坐嗎?”

“可以可以!”夏梔不耐煩,“你想坐就坐,誰攔著你了?”

陸苒沉默一下,坐在她身邊。

她看到那本書扉頁寫著夏梔兩個字,再看一下這人的長相,跟顧峰提供的照片是一模一樣的。

陸苒確認自己冇認錯人,擠出一個微笑,柔聲問道:“這節是公共課,但我的課本冇帶……同學,一會兒能借我看看嗎?”

夏梔瞪她一眼,把自己手上那本書推了過去,反正她也不想看。

陸苒笑笑,連聲道謝,卻突然驚呼一聲!

“啊!”

“你乾什麼?”夏梔被嚇了一跳,“還有完冇完!”

“哎呀,這……這不是我的年級!”陸苒故意道,“原來這也不是我的教室……我應該叫你一學姐的!”

夏梔白她一眼,更加煩躁了。

這間學校裡的學生個個都有錢,但看來有錢人家的孩子,並不是個個都腦子好用。

就比如眼前這個!

連教室都弄不清楚,還出來上大學?

陸苒揪著衣角慌張的站在原地,急的眼圈都紅了。

夏梔看到她這慫樣,心中驀然騰起一股快感。

富二代有錢,腦子卻不好使。她雖然冇有錢,但比他們聰明多了!

隻要看到彆人不如她,尤其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在某方麵如同弱智,她就渾身舒暢。

“喂,”夏梔起身,雙手環抱胸前,趾高氣昂的問她,“你是新來的?”

陸苒咬著嘴唇,點點頭。

“現在不是招生的時候,你怎麼來的?”

陸苒對這個問題早有準備,而且字字都在點子上,“我……我唸書念不好,但家裡有五十多個礦場,需要管理……爸媽忙不過來,就逼著我念個文憑,然後回去繼承家產……”

“可是,我考大學又冇考上!”陸苒很入戲,連眼淚都掉下來了,“爸媽就隻能花大價錢,把我送進來當旁聽生了。”

“旁聽生?”夏梔一聽,那股虛榮感又高了一階。

原來費了半天勁,纔是個旁聽生!

她當年呢?可是真才實學以第二名的成績考進來的……第一名是薑綿綿。

夏梔臉色微沉,一想起薑綿綿這個名字,她就恨的牙癢癢。

不過……這個富二代看著倒是老實,軟糯可欺的模樣,不利用她一下簡直白費了!

“行了,你先彆哭。”夏梔把紙巾給她,“你應該去幾號樓,幾號教室?這個總該記得吧?”

“嗯,我……”陸苒刻意想了很久,好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想起來似的,“我應該去8號樓,302教室!”

“這個是301,你的教室就在對麵。”

陸苒瞪大眼睛,動作很誇張的探著腦袋往外看,看了好幾遍確認對麵教室是302後,轉過臉來衝夏梔燦爛一笑。

“謝謝學姐!謝謝!”

夏梔蹙眉,不想跟這種上不了檯麵的人打交道。

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幅度很大,不像個大學生,倒像個幼兒園小朋友。

“哎,剛纔那位是冉小姐吧?”

陸苒一離開,教室裡就開始竊竊私語,討論的熱火朝天。

“就是家裡有礦場的冉家大小姐?”

夏梔定定神,豎起耳朵聽。

“據說這個冉小姐哪裡都好,就是腦子不好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“不過要是我能娶到她,”其中一個男生感慨,“我們家集團可以擴大三倍!”

又一個女生歎氣,“我也想娶!正好我爸公司現在融資困難,我看他愁的都吃不下飯了!”

“要是傍上那五十個礦場,不就有救了?”

“去去去!我開玩笑的!我是女的,她也是女的,怎麼能結婚呢?”

“哎,聽說冉小姐有個哥哥,你要是能跟她哥聯姻,你家公司不就有救了?”

夏梔彆的冇認真聽,唯獨這一句聽的清清楚楚。

剛纔那位冉小姐……還有哥哥?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

額頭上,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,在這一刻,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。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,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,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,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,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。唐三瞬間目光如電,向空中凝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