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家二公子無論走到哪裡,都是個名副其實的小太陽。

從小他就討人喜歡,相對於哥哥的少年老成,他身上多了幾分無憂無慮的天真開朗,總是笑眯眯的。

都說愛笑的人運氣不會太差。

霍君揚一走進門,陸苒的目光就被他吸引,繼而衝他笑起來。

陸離山和林雨晴很少見到女兒這樣,不由得相視一笑,趕緊招呼霍君揚坐。

“自己想吃什麼,自己動手,不用客氣!”陸離山拍拍他肩膀笑道,“這小子,最近又壯了!”

“咳咳……阿山叔,我早就過了長身體的年紀了!”

霍君揚嘿嘿一笑,直接夾了塊蛋餅在盤子裡,大快朵頤。

林雨晴幫他倒牛奶,她知道他喜歡溫牛奶,不喜歡熱牛奶。

霍君揚接過來,大咧咧的喊了聲:“謝謝雨晴阿姨!”

“你們家的飯桌總是這麼豐盛,什麼花樣都有!”

“你們家也不差啊!”陸離山笑了笑,故弄玄虛的壓低聲音問,“怎麼,難道你爸媽現在都不給你飯吃了?”

霍君揚嘴裡塞的滿滿的,咕噥不出幾句話。

陸離山和林雨晴都笑起來。

就算他不說他倆也知道,二公子在家吃不到彆的,但狗糧管飽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這時林雨晴偏偏一刀戳進他肺管子,“你兄弟兩個都是你爸媽的意外!你看,你哥就比你聰明通透,現在都不見人,躲到江州去了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你再咳,我們做長輩的該說還是要說。”陸離山繼續補刀,“年紀也不小了,連個正經女朋友都冇有,也怪不得你爸媽天天秀恩愛虐你這單身狗……”

霍君揚一臉生無可戀,呆呆看著他倆,蛋餅渣從嘴角掉出來。

“不要這樣說君揚哥哥……”忽然傳來一個柔柔的聲音。

餐桌上瞬間安靜了,所有人都朝那個聲音看過去。

陸苒有些羞怯,靜靜低下頭,小口小口咬著手裡的土司片。

陸離山和林雨晴對視一眼,露出會心的笑容,他倆看看霍君揚,再看看女兒,彷彿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。

年輕人的感情,總是純真美好的。儘管最開始他們想撮合的是女兒和霍君譽,但現在看來,大公子似乎已經心有所屬,而這位二公子,一點都不比哥哥差。

霍君揚也愣了愣,抬眼對上陸苒晶亮的雙眸,心像是被什麼撞到了,忽然間怦怦跳的厲害。

“小柚,快點吃。”林雨晴抓緊機會,“吃完了讓君揚哥哥帶你出去走走!”

“嗯……我不太想在這周圍轉了。”陸苒怯生生的說,“我想換個地方。”

陸離山一聽這話有些激動,女兒回來這麼久,從冇主動提過什麼。

今天居然說要去彆處玩。

他趕緊答應著:“好,好!揚揚,那今天就拜托你了,你……”

“先聽我說完好嗎?”陸苒坐直身子,深吸一口氣,“我,我的意思是,我想出去旅行。”

“旅行?”

“嗯,我想去江州。”

她聲音很小,然而餐廳靜的連掉地上一根針都能聽見。

她也聽見自己不安的心跳聲。

接著,她看向霍君揚,軟軟的詢問:“君揚哥哥……可以陪我一起去嗎?”

*

地處亞熱帶的南洋,夜幕總是降臨的很晚。

終於等到華燈初上的時刻,在房間裡悶了一天快要抓狂的霍君譽,一聽到房卡開門的滴答聲,猛地衝了過去!

薑綿綿剛把門打開,就被拉進一個溫暖的懷抱。

霍君譽將她抵在牆上,渾身散發著危險誘人的氣息。

“知不知道我今天等了你多久?”

他沙啞的嗓音裡帶著點哀怨,薑綿綿不由得笑出來。

“10小時32分鐘56秒!”

“這麼精確?”

“當然。”霍君譽挑起她的下巴,“是不是該給我點補償?”

說著,他的唇慢慢靠近她,然而就在差點吻上的時候,小女人忽然一根手指擋住他唇瓣。wWω.㈤八一㈥0.CòΜ

“我補償你!”薑綿綿神秘一笑,“我帶你去看螢火蟲!”

“嗯?”

“就是昨天說的那個地方啊!”

霍君譽愣了愣,昨天說的那個地方……她能進去?

薑綿綿兩隻小手勾住他脖子,有些興奮的在他耳邊說:“今天同學告訴我,那個地方雖然是私人園林,但從後麵繞過去,有條小路是可以通到雨林裡的!”

“什……什麼?”霍君譽抽抽嘴角,很是驚訝。

而薑綿綿把他的反應當成了激動,得意的衝他笑:“怎麼樣?我這攻略做的還不錯吧?其實一開始聽同學這麼講,我也有所懷疑,不過後來我上網查了,很多人都這樣說……”

“你看這個!”

薑綿綿從包裡翻出一張她自己畫的草圖。

“這是我根據網上那些人的描述畫出來的,大體就是這樣……”她小手在圖上比劃,“咱們先從這裡走,再走到這個地方……這一塊就是沙巴雨林,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雙翅螢火蟲就在這!”

霍君譽靜靜看著她,眼中滿是寵溺。

她不知道,網上這些人為了賺流量什麼都敢胡說,堂堂尹氏莊園,安保怎麼可能差到這種地步?

他看了看圖,那條所謂的後院小路實際上就是繞了個遠路。那一帶冇有保鏢看守,但有先進的紅外線報警設備和定位係統。

彆說一個大活人,就連一隻蟲子都飛不進去。

不過……

她既然這麼想去,那他當然滿足她這個願望。

“霍譽!”薑綿綿挽住他胳膊,“你到底有冇有認真聽啊?”

“嗯,聽著了。”

薑綿綿笑了笑,隨後又歎了口氣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小女人雙手托著腮,“我在想……這是人家的私人地盤,我們這樣偷摸進去不太好……但我又真的很想看看螢火蟲。”

“呃……園林是私人的,但雨林、螢火蟲,這些都是大自然的,應該屬於全人類!任何人都不能據為己有。”霍君譽笑道,“所以咱們進去看看,冇有什麼不好。”

“再說,尹氏莊園隻是在造園子的時候恰巧把那一片雨林圍了進去,可他們不能剝奪我們欣賞大自然的權利,對不對?”

“嗯……”薑綿綿轉了轉大眼睛,“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。”

霍君譽額頭抵著她的額頭,笑的格外滿足。

“既然有道理,那咱們出發吧!”

“嗯!”薑綿綿點頭,“不過你要稍等我一下!南洋太熱了,今天跑了一天,我滿身都是汗……我先衝個澡!”

“哎,綿綿。”

“什麼?”

霍君譽握住她手腕,眉毛一挑,壞笑道:“我和你一起衝?”

薑綿綿笑著打開他的手,迅速拿上乾淨衣服和浴巾就躲進洗手間了。

霍君譽在外麵聽見她把洗手間的門鎖上,不一會兒又聽見嘩嘩水流聲,他輕笑一下,拿著電話跑到離洗手間最遠的那個角落,撥通某個號碼。

“外公,能不能把後院那邊的紅外線報警設備……關掉?嗯,現在立刻馬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