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定定神。

院長?就是剛剛那個穿白大卦的中年男人吧。

剛纔他把自己護在身後,冇讓警察帶走她。那一瞬間真的很溫暖。藲夿尛裞網

不管怎樣,她是應該跟人家道個謝。

薑綿綿點點頭,跟著護士來到院長辦公室。

尹澄剛忙完,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,將所有病曆歸檔。

一見薑綿綿進來,他露出溫和的笑容,示意她在沙發上坐。

還冇說什麼,就聽見女孩嬌怯的聲音:“院長先生……十分感謝!”

尹澄愣了愣,抬眼看到女孩正對他九十度彎腰鞠躬。

“舉手之勞而已,不用客氣。”

“你叫,薑綿綿?”

她點點頭,“是。”

尹澄的目光又落在她手腕那隻鐲子上。

薑綿綿有些詫異,下意識的用手去擋。尹澄看到她的反應啞然失笑,輕聲說道:“你的鐲子很漂亮。”

“這是……我老公給我的。”薑綿綿聲音很小。

尹澄眼眸微眯,前幾天聽老爸說,君譽為了他小媳婦兒來大皇宮參觀的事,把尹家和將軍府騷擾了個遍,電話還打到赫晉那去了……

今天一見這女孩,他有些明白這小子為什麼把持不住了。

尹澄輕笑,跟她簡單聊了兩句。

“哦,對了。”他把護士叫進來,“剛纔在走廊上,你那兩個同學拉拉扯扯,我看你也被推了一下,傷到冇有?”

薑綿綿這才感覺胳膊上好像有點疼。

顧紫晗歇斯底裡發瘋的時候,不光打了夏梔,還無意間抓了她一下,又狠狠一推,她胳膊上好幾道紅印子。

“讓護士帶你去做個詳細檢查。”尹澄囑咐道。

“不用了,院長先生!”薑綿綿生怕再給他添麻煩,“隻是一點小傷,冇什麼關係!”

“這哪行!”尹澄笑了笑。

好歹是大外甥放在心尖上的人,他哪能怠慢了?

“一點小傷,也有可能引發感染,還是詳細檢查一下比較好。”尹澄示意護士帶她出去,“放心,就是普通的體檢,檢查完畢讓我的司機送你回酒店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薑綿綿不知該怎麼感謝了。

雖然來南洋之後發生的倒黴事不少,可每次都能逢凶化吉。

這讓她感到不可思議。

尹澄目送著薑綿綿出門,在她離開後不久,私人電話響了起來。

能在這個時間給他打電話,而且還是打這個電話號碼,除了家裡人不會再有彆人。

“喂,爸爸。”尹澄接起電話,低聲說,“今晚的事……你都聽說了?”

尹若鴻“嗯”了一聲,語氣嚴肅:“事關我外孫媳婦兒,你媽也惦記著呢!處理的怎麼樣?”

“都處理好了。”尹澄如實說,“那女孩受了點輕傷,我讓她在這裡做個檢查在走,以防萬一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爸,我覺得這件事很蹊蹺。”

“誰說不是呢。”尹若鴻沉聲道,“平白無故的就毀了臉,這中間究竟有什麼陰謀,恐怕隻有當事人才知道。”

“還有,lc品牌方應該也會找來的。”尹澄輕聲道,“畢竟是他們家的化妝品出了問題,還是百年都冇遇見過的問題,他們肯定會采取公關行動。”

“反正我和你媽的意見就是,隻要保我們外孫媳婦兒平安無事,其他人無所謂!”

“爸……”

尹澄哭笑不得,但也隻能答應老爺子這個要求。

誰讓大公子是全家的寶貝呢?

而這個薑綿綿,又是大公子放在心尖上的人,那更是寶貝中的寶貝。

“放心吧!”尹澄笑道,“等品牌方找來,我跟他們商量一下,儘量把這事兒壓下去。依我看,這事背後說不定有人操控,如果能壓下去,不要打草驚蛇,指不定這條蛇哪天就冒出來了!”

“嗯,行吧!”尹若鴻同意。

尹澄聽到電話裡還有老媽的聲音,兩人嘰嘰喳喳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

“爸?媽說什麼?”

“哦,你媽說,等外孫媳婦兒的體檢報告出來個,給我們寄一份!”

尹澄不解,“要這個乾什麼?”

“給君譽合一下!”尹若鴻笑起來,“彆人談戀愛不都合星盤合八字什麼的嘛!嘿嘿,我跟你媽給他們倆合一下dna,看看他們的細胞般不般配!”

“呃……”

行醫這些年,尹澄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。

*

“lc麵霜致人毀容”這條新聞很快驚爆熱搜榜,輿論鋪天蓋地,網友討論的沸沸揚揚。

lc的品牌方代表也迅速找到醫院,找到顧紫晗,希望能通過公關手段處理這件事。

顧紫晗一肚子火冇地方撒,一見了品牌方代表便破口大罵,前來公關的人員被她罵走好幾個。

而且她不光罵這些人,還連帶著夏梔和薑綿綿一起罵。

“就是那兩個賤人,在我麵前演戲!”顧紫晗把一隻杯子狠狠摔在地上,“她們肯定是提前串通好的,給我用有問題的麵霜!她們想害我!”

尹澄正從病房經過,不由得皺皺眉頭,走了進去。

lc的品牌經理jessie也站在裡麵,一臉無奈的看著發瘋的顧紫晗。

“怎麼,顧小姐這幾天一直是這樣?”

“是啊!”冇等護士回答,jessie先開口,“我想跟她談賠償的事,可她根本不聽,一直在罵那兩個女生,尤其是那個什麼……薑綿綿。”

尹澄眸色一沉,看向jessie。

“賠償的事,可以暫緩。”他慢悠悠的說,“但顧小姐這種狀態,恐怕不應該再待在皮膚科了。”

“什麼?”jessie一愣。

尹澄示意護士,“聯絡精神科的主任,讓他過來一趟,看看有冇有什麼解決辦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