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辰還想說什麼,沈驍一步上前把他擋在門外,給他一個清冷又不失禮貌的微笑。

“蘇總,這……”

身邊幾個人都束手無策。

蘇辰站在原地,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。

白景淵和葉琛一直躲在暗處,見蘇辰跺跺腳,臉色鐵青的離開了。

確定他不會再返回,白景淵一個箭步衝出去,卻被葉琛用力拽住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“我去看看三哥情況!”

“彆去了,”葉琛眼色一暗,“裡麵有薑燦,還有那個醫生,這就夠了!”

白景淵有些著急。

葉琛拍拍他肩膀,輕笑道:“你要是真想幫三哥,咱倆就去查查那個姓蘇的底細!”

白景淵轉轉眼珠,使勁兒點頭,快步跟葉琛走出賽場。

……

顧莽緩緩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蒼茫的白。

房間裡瀰漫著一股藥劑味道,恍惚間他聽見有小女人斷斷續續的哭聲。

他心頭一緊,即刻想直起身子坐起來,卻被一隻溫柔的小手按在肩頭。

“你彆動!”薑燦聲音帶著哭腔,“你身上都是傷,一定要好好養著。”

顧莽抬眼看看她。

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但見不到她的感覺,如同幾個世紀那麼漫長。

現在她又在他眼前了。

他握住她的手,像往常一樣,大拇指在她手背摩挲。她本來就巴掌大的小臉現在更顯得清瘦,氣色也不好,兩隻眼睛紅的像桃子,惹人愛憐。

“老婆……”

“你忘記我跟你的約法三章了嗎!”薑燦心疼著急,眼淚撲簌簌往下掉。

“顧莽我說過,不準你那麼拚命,輸贏無所謂,我隻要你好好的!這些你都忘了!”

顧莽輕輕一笑。

她哪知道他站在台上一動不動、任由對手打他的緣由呢?

“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。”他嗓音沙啞,“等我好了以後,我就站在陽台上,拳擊手套給你,你把我當沙袋使勁兒打,打到你出氣為止。”

“說什麼傻話!”薑燦吸吸鼻子,嗔怪的看他一眼。

她用棉棒沾了水點在他嘴唇上,又小心觀察著點滴,然後把蘋果削成小塊,一點一點餵給他吃。

就是不允許他下床隨便活動。

而顧莽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很瞭解,這點小傷還不至於到了不能動的地步。

隻是,他十分貪戀小女人對他的體貼和照顧,十分享受她為他擔心氣惱,為他掉眼淚。

不管她做什麼,他深邃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她。

弄到最後薑燦倒是先不自在了。

“這麼看我乾嘛?”她嘟起小嘴,“是不是很不服管?把自己傷成這樣你還有理了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他頓了頓,“老婆,我是不是很丟臉?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輸了比賽,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打成這樣,你不覺得丟臉?”

“你……”薑燦一雙雪亮的眼睛瞪住他。

目光裡有責怪,有心疼,就是冇有丟臉。

“你怎麼會這樣想?”她溫聲道,“一場比賽而已,輸贏有什麼了不起的?就算你贏了世界冠軍,你還是我老公,但就算你一文不名……”

“你依然是我老公!”

顧莽心頭一顫。

“你能不能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啊?”薑燦看著他,“說了多少遍了,我隻要你好好的!”

“其他的,我一概不管!”

“你,給我好好的!”

一向溫順的薑燦,極少有這樣蠻不講理的表情。

然而顧莽很喜歡。

他靜靜看著她,唇角輕勾——那也是他人生中極少數的、純粹的笑。

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絲衝動,想把自己真實身份告訴她。

她說了,不管怎樣他都是她老公。

如果她知道自己不是顧莽而是霍知行,也會照樣認他這個老公吧?

他深吸一口氣,壓下這份衝動。

跟霍展鶴之間的鬥爭艱難而漫長,就像一場結果未知的拳擊比賽。

在一切都未明瞭之前,他不能讓她也捲進這場是非。

“老婆,”他把她的小手握在掌心,輕輕一笑,“你相信我,以後我會贏一場很漂亮的比賽。”

薑燦愣了愣。

“這是我答應你的。”顧莽神色鄭重,“我一定做到。”

“嗯。”她也笑笑,並冇聽出這話的弦外之音。

點滴掛完了,薑燦轉身出門叫來護士。

就在這時顧莽看到手機亮了一下。

他眸色一沉,等薑燦進來的時候他輕聲問她:“老婆,有冇有什麼好吃的?”

“你餓了啊?”薑燦看看錶,“沈醫生說你最好吃點流食……這樣吧,我回家煮小米粥,很快就給你拿來!”

“好。”顧莽輕輕點頭。

薑燦急忙往家趕。

她離開後不久,白景淵和葉琛就在病房外探頭探腦。

顧莽輕哼一聲,兩人這才嘻嘻哈哈走進來。

“三哥,你想嚇死我們啊?”

顧莽抬眼看看他倆,抿唇微笑。

“傷的又不重,有什麼好怕?就那人的拳腳,還不如我以前的陪練。”

“傷的不重那也是傷了啊!”葉琛有些擔心,“彆忘了,你身上還有墜機時候落下的舊傷,這……”

沈驍推門進來查房,簡單看了看,確認他冇什麼大礙,又叮囑了兩句。

見到白景淵和葉琛,幾人點頭致意,等沈驍走遠後白景淵不屑的撇撇嘴。

“這就是那蒙古大夫?”

“你彆亂說話!”葉琛給他使眼色,“之前三哥在那個村子裡養傷,人家沈醫生幫了不少忙呢!”

“那也不能排除嫌疑!”白景淵現在草木皆兵,“萬一他也是霍老二派來的人怎麼辦?”

顧莽眸色一窒,“查出什麼了?”

“三哥,我們查的是蘇辰,跟這位沈醫生沒關係。你彆聽老白鬍扯!”

葉琛輕咳兩下,壓低聲音,“是這樣,我們查了查,那個蘇辰確實有點問題。他公司裡有一部分資金來源是霍氏,但這部分做的很隱蔽,一般人查不到。恐怕就連你爺爺也不知道呢!”

顧莽的拳頭微微握緊。

“據我猜測,他那天出現在比賽現場,很可能是在調查你。你負傷之後送到後台,他還想跟了去,幸好被薑燦給攔下了!”

“就是因為你跟顧莽長的像,才能頂替他的身份。”葉琛繼續說,“我想就算蘇辰看出什麼,隻要霍展鶴不站在你麵前親自辨認,他也不敢妄言的。”

“嗬,你家二叔可冇空來江州!”白景淵嘿嘿笑道,“他正忙著在你爺爺麵前說你壞話呢!”

顧莽眉心輕蹙,“他又說什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