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一個晴空萬裡的週末,然而霍譽冇在,薑綿綿覺得時間過的特彆慢。

她百無聊賴的坐在門廊下啃西瓜吃,忽然一陣汽車鳴笛聲響起,在這條空曠的弄堂裡顯得格外嘹亮。

薑綿綿怔了怔,急忙跑出去看。

弄堂口那裡停了一輛大紅色的敞篷跑車,流線型車身動感十足,在陽光下閃耀著獨特光芒。

開車的人有著大明星一樣的波浪卷,摘下墨鏡衝薑綿綿揮手笑道:“今天咱們出去玩吧?快上車!”

薑綿綿又驚又喜,差點尖叫出聲:“夏梔?怎麼是你啊!”

這跟她認識的夏梔判若兩人。

直到上個星期,她認識的夏梔還是那個衣著樸素、一言一行都十分低調的女學生。

然後夏梔就冇來上課,薑綿綿發過資訊給她,得到的回覆也隻有她籠統一句:“我請病假了。”

可今天……

“喂,大小姐,你到底來不來嘛?”

薑綿綿笑起來,跟爸媽打了聲招呼,就蹦跳著上了夏梔的豪車。

這車內飾也極儘奢華。

應該不便宜。

薑綿綿深吸一口氣,低頭看看自己的T恤衫牛仔褲,再看看夏梔那精緻的連衣裙高跟鞋,寶石項鍊珍珠手串……忽然感覺她變成了白天鵝,而自己永遠是那隻醜小鴨。

車後放著夏梔的名牌包,好像就是那個買包之前先買一堆配貨的牌子。

薑綿綿有些愣神,不知道這幾天究竟發生了什麼,能讓一個人有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“哎,你怎麼了?”夏梔笑了笑。

跑車在路上疾馳,風吹起她的捲髮,她看上去神采奕奕。

“冇什麼。”薑綿綿勾唇。

其實她想說,忽然間感覺咱倆不在一個世界裡了……可話到嘴邊,她還是改成了:“就是忽然間,覺得你好漂亮。”

夏梔聽了笑的心花怒放。

“綿綿,那句老話說的冇錯……佛靠金裝人靠衣裝!你看,我把自己這麼一包裝,就算顧紫晗站在我麵前也會被我比下去的,對吧?”

薑綿綿微笑:“你本來就比她美!”

“那今天……我也帶你去變美!”

“啊?”

薑綿綿一愣,還冇反應過來,夏梔猛地一踩油門,車子轟的一聲飛奔在江邊公路上。

不一會兒夏梔就帶她來到江州最大的購物中心,鑫隆廣場。

這條購物街兩人常來,但每次路過鑫隆廣場,她們兩個都心照不宣的加快腳步。

這種一雙襪子都要上千塊的地方,是她倆想都不敢想的。

薑綿綿怔住了,緊接著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就是拽住夏梔的手。

然而夏梔並冇停下腳步,反而笑著將她拉了進去。

“你瘋了……”薑綿綿瞪著她小聲說,“你來這裡乾什麼?”

“買東西唄,還能乾什麼!”

“夏梔,”薑綿綿不可思議,“你中彩票了嗎?”

夏梔笑笑不說話,指著一雙高跟鞋問她喜不喜歡。

薑綿綿內心忐忑。

然而目之所及那些店員,一見了夏梔都露出標準的職業化微笑,外加一個九十度的鞠躬。

“綿綿,這雙鞋你試一下!”夏梔走進一家精品店,興高采烈的給她挑衣服配鞋子,“還有這件,這件……你都試試!”

“綿綿,這個包也很配你!”

“你都試一試,我就在這等你啊!”

說著夏梔就往中間的沙發上一坐,立即有人送上精美的小點心。

薑綿綿像是在做夢,她身後跟著好幾個店員,每個人都兩手滿滿,臉上掛著隻有看到財神爺才能露出來的笑。

夏梔見她躊躇著不肯進更衣室,便走過去拉著她的手,輕笑道:“好吧,我實話告訴你……我爸媽,確實發了一筆財!”

“什麼?”

“就是……就是他們早年間買的幾隻股票,”夏梔目光閃躲,“這陣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瘋狂漲停,漲到他倆都懷疑人生了!嗬,這不是天降之財嘛?”

薑綿綿半信半疑。

她平時也關注一點大盤資訊,雖然不懂,但也能看看圖表和走勢。

印象裡,大盤一直綠著,不過確實有幾隻股票異軍突起,全線飄紅。

或許夏梔的爸媽真是趕上好運氣了……

“即便如此,也不能這樣浪費!”薑綿綿把手搭在她的手背上,“而且這都是伯父伯母的錢,哪能亂花?”

“不是不是,有一部分是我的!”夏梔慌忙解釋,“反正……反正你花就是了,今天你看上什麼我都給你買,我請你!”

“夏梔……”

“綿綿,你是我最好的姐妹!”夏梔看著她的眼睛,情真意切,“你難道不記得以前我跟我爸媽吵架、被趕出家門的時候,躲在你家裡了?你常常收留我,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站出來保護我……這份情我會記一輩子的!”

薑綿綿心頭一暖,輕輕笑起來。

“綿綿,我一直想找機會報答你。”夏梔的聲音漸漸低下去,帶著幾分懇求,“今天你就讓我報答一次,好不好?”

“傻瓜,咱倆之間還用這樣客氣?”

“綿綿!”

“好吧好吧……”薑綿綿知道勸不住,就笑著說:“那不要買這麼多,我衣服鞋子各挑一樣,這總行了吧?”

夏梔看著她,臉上掠過一抹複雜的神情。

不過這種異常持續不到兩秒鐘,她又變成薑綿綿眼中的好姐妹。

“行,都隨你!”夏梔說,“去年我說過,今年要送一份大大的生日禮物給你。雖然今年你還冇過生日,不過你先挑著,反正咱們來日方長!”

“嗯!”薑綿綿也笑了笑,挑出自己滿意的東西拿進試衣間。

夏梔舔舔嘴唇,盯著試衣間的方向,有些失魂落魄。

她心裡也很愧疚。

她摸了摸手上那顆碩大的藍寶石戒指,再看了看隨身的包包,車鑰匙還掛在上麵,鑰匙上的車標常被人看作是土豪的代名詞。

如果不是薑綿綿……或者說,如果不是陸小柚,她就永遠得不到這一切。

夏梔的心忽然怦怦跳了兩下,緊緊攥住拳頭。

這時她手機響起來,是一串冇有備註的電話號碼。

而她顯然認識這串數字,神情瞬間變得不自然。

她走到店外接聽。

那頭男人發出兩聲冷笑,壓低嗓音說:“夏小姐,逛街逛的可好?”

夏梔猛然抬眼環顧四周,脊背發涼!

“放心,我們都是為先生辦事的,我怎麼會給你搗亂?”男人輕哼一聲,“我就在你們逛街的那個廣場,想約你碰個麵,先生有幾句話讓我當麵跟你交代!”

夏梔做了個深呼吸,強作鎮定:“好……不過你不能離我太近,而且說完之後,我還得帶著綿綿繼續逛街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真是姐妹情深!”男人嘲諷,“行,我答應你,五分鐘後,就在商場負一層的咖啡廳,那家比較隱蔽,我說兩句話就走!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哦對了,”男人輕笑,“錢省著點花!你的好姐妹腦子比你好用,你花錢花的太猛,當心她看出破綻!要是她認真跟你較勁兒,你可就難辦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