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自知失言,眨眨眼睛看向老媽,沉默不語。

“傻女兒!”蘇艾前怒其不爭,拽著她來到客廳小聲說,“你該不會對他有意思了吧?”

“有意思……又怎麼樣?”薑綿綿像做錯事般低下頭,可滿臉寫著倔強,“我……我們倆有結婚證……”

“你腦子真壞掉了?!”蘇艾前一指頭戳過去,“那結婚證是假的!”

“媽,你小點聲!”

“綿綿!”蘇艾前近乎悲痛。

那種感覺就像,好好的白菜被豬拱了,好好一枝花被人連盆端了……

“媽媽知道你的心思,所以我才調教他啊!”蘇艾前壓低聲音,耐心跟她解釋,“現在把他調教好了,等將來他就聽你的話,你們會幸福的!”

“嗯?”薑綿綿一怔。

蘇艾前既疼愛又無奈,輕笑,“媽怎麼會害你呢?我隻是希望有個對你好的男人,能像我和你爸那樣寵你一輩子的……如果這種男人打著燈籠難找,那媽媽就給你改造一個!你看,小霍就是個很好的改造對象嘛!”

“媽……”

薑綿綿心情複雜,悄悄往廚房看了一眼。

小霍正在用洪荒之力洗豬大腸,水花四濺,戰場慘烈!

蘇艾前“哎呦”一聲,趕忙跑過去,不一會兒廚房就傳出她連珠炮似的數落聲。

“一時看不見你,你就要作妖!”

“霍譽,你給我浪費多少水,這個月生活費雙倍賠給我!”

“今晚上你不要吃飯了!!”

薑綿綿深知自己老媽發起脾氣來的戰鬥力,也隻能遠遠觀望,心裡默默祈禱。

晚飯時候霍君譽很老實的自己跑去待在門廊下。

然而蘇艾前卻在桌上擺了他的碗筷,還給他盛了一大碗米飯。

最後她讓薑綿綿去把人喊進來。

薑綿綿高興的答應著,像隻幸福的小鳥。

霍君譽有些意外,但薑綿綿的小手挽在他胳膊上,暖暖的體溫讓他的心不由自主的動了一下。

他麵無表情,心裡卻泛起波瀾。

薑綿綿按著他坐在凳子上,一家人圍著圓桌,桌上是熱氣騰騰的飯菜。

還有薑有才推過來的一杯黃酒。

對麵是薑小葳俏皮的表情,還有蘇艾前看似嚴肅實則藏著笑意的目光。

身邊,是薑綿綿時不時觸碰到他的、柔軟的身子。

霍君譽一瞬間有些恍惚。

那個瞬間,他似乎真的想把名字中間那個“君”字拿掉,就變成霍譽,變成薑綿綿的霍譽……

“小霍,你發什麼呆啊?”蘇艾前喊他一聲。

霍君譽回過神,剛要端起飯碗,蘇艾前給他夾了一大塊豬大腸。

“多吃,多吃點!”

“呃……”他從不吃這種東西。

可蘇艾前臉上笑成了花,一個勁兒誇讚:“告訴你們,這洋蔥是小霍切的,大腸也是小霍洗的!今晚這頓飯,有小霍一半功勞呢!”

“啊,是嗎?那我多吃點!”薑小葳直接上筷子。

然而被蘇艾前一巴掌拍了回去。

“你這小子,就知道吃!你姐夫還冇動呢!”

薑小葳目瞪口呆的看著老媽。

“媽?”

“哦,不是不是!”蘇艾前急忙改口,“是小霍……小霍還冇動!小霍你快點吃!”

薑綿綿的臉早就紅透了,連耳朵尖兒都是紅的。

霍君譽轉臉看她,隻覺得身邊的小女人好像一朵櫻花,粉嫩動人。

卻在這時,潛意識裡忽然有個聲音問他:

“你還記得小柚子嗎?”

霍君譽的手微微一顫,大口大口扒米飯,來掩飾自己的失神。

小柚子……

如果小柚子還在,他是不是早就履行跟陸家的婚約,然後按部就班接管霍氏,變成一個好丈夫、好父親?

而現在他人在江州,他是霍譽。

他擺脫了霍君譽的軀殼,可他知道,他永遠都會在小柚子的陰影裡。

其實他告訴過自己很多次,小柚子失蹤的時候才一歲,而他那時也隻是個小孩子,小孩子怎麼會有這種深刻的感情呢?根本不必在意的。

但不知為什麼,他每次看到薑綿綿,看到她單純的笑,聽見她柔軟的聲音,逗的她氣鼓鼓的模樣……他就情不自禁想到小柚子。

他想,自己這是不是一種心理疾病?

他輕歎一聲,吃完飯後主動把碗筷端進廚房。

薑綿綿剛要打開水龍頭,霍君譽伸出手輕輕一擋:“水涼,我來洗。”

薑綿綿一愣。

蘇艾前心花怒放,冇想到自己改造的這麼成功!小霍都已經開始主動找活兒乾了。

她跟薑有纔對視一眼,老兩口笑笑走了過來,“你倆都不用洗,廚房裡有我和你爸!綿綿,現在還早,你帶著小霍去海邊散散步吧!”

霍君譽和薑綿綿同時怔了怔,然後不由分說,就被蘇艾前推出大門。

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站在那,反倒有些尷尬。

“你先走。”

“你……你先。”薑綿綿像個乖巧小媳婦跟在他身後。

霍君譽兩隻手抄在口袋裡,闊步走在前麵,路燈拉長了兩人身影,他的影子蓋住了她,她臉上的笑隻有月色能看到。

兩人慢慢往弄堂口走,這時薑小葳卻從那邊跑了過來。

“門神大哥,好像有人找你!”

“什麼?”

“就在那兒!”薑小葳往不遠處一指。

弄堂口外昏暗的光線下,有個修長挺拔的身影。

薑綿綿看不真切,光看輪廓,感覺那人不像普通人,身上透著幾分貴氣。

霍君譽大步走過去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聞傑看了看遠處,薑綿綿嬌小的身影向這邊張望著,似乎在猶豫要不要上前。

聞傑開著玩笑:“她怎麼不走近一點?我好看清楚她的樣子!”

然而就是這樣一句玩笑話,得了霍君譽一個淩厲的眼神。

聞傑不敢再說,乾笑兩聲問他:“那個……吃過飯了?”

霍君譽悶悶的“嗯”了一聲。

聞傑冇話找話,皺了皺眉,“吃洋蔥了?”

霍君譽瞥他一眼。

“老大,你以前不是不愛吃這種帶味道的東西嗎?”

“我以前也不愛搭理你,現在不是照樣跟你說話?”

聞傑無語,撓了撓頭,笑的有點尷尬。

“你來找我有什麼事?”

“哦,”聞傑回過神,急忙拿出手機,“我給你看這個!”

霍君譽湊過去,隻見他翻出幾張照片,全是顧紫晗跟某人的聊天記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