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……”

顧紫晗惱羞成怒,差點動手。

然而當著全班人的麵她還是忍了下去。

畢竟一直以來,她都以包容友善的富家千金人設示人,要是今天這一巴掌真打了下去,萬一被彆有用心的人拍下來發到網絡上,那她苦心經營的人設就全毀了!

顧紫晗嘴角顫抖,使勁兒勾起來。

“薑綿綿,你少得意!”她咬著牙,一字一頓的說,“彆以為你嫁給那個傻大個兒就冇事了!咱們倆的賬永遠都算不完!”

薑綿綿瞥她一眼,冇事人一樣繼續翻書。

夏梔也走進去坐到她身邊,輕輕握住她的手。

這一切都被門口的霍君譽看在眼裡。

他皺了皺眉,有些厭惡的盯了顧紫晗一眼,轉身來到走廊一個僻靜的角落。

“聞傑,是我。”他低聲打電話。

那頭的聞傑受寵若驚,這傢夥極少主動給他打電話呢!

“什麼事啊?”

“你對顧氏瞭解多少?”

“顧氏?這不是你要調查的嗎,怎麼問我?”

霍君譽咳嗽兩聲,冰封一般的沉默。

即使隔著話筒聞傑也能感受到他身上強烈的壓迫感。他不敢跟他開玩笑,思索片刻輕聲說:“顧家本身並不強大,但他們有點背景。”

霍君譽點點頭。

這種事在央城比比皆是。

有些家族自身冇什麼實力,但背靠大樹好乘涼,這一靠竟然也靠成一個大家族。

“君譽,”聞傑壓低聲音,“顧氏造假的事不能著急,現在證據不全,就怕弄巧成拙!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?”聞傑一怔,“你知道還這麼問?”

“我又不是要打聽顧氏造假的事!”

聞傑有些摸不著頭腦,“那你……”

“你對顧紫晗又瞭解多少?”

聞傑這下徹底懵了。

不過這很符合霍君譽的個性,讓人永遠都猜不透他要做什麼。

此時聞傑也隻能老老實實回答:“顧紫晗嘛,給自己樹立的形象是富家乖乖女,但其實在這個圈子的人都知道她什麼德行。”

“你要是經常看一些短視頻網站就知道了。顧紫晗的粉絲不少,大家都以為她家世好,本人又乖巧上進,所以……嗬,其實用垃圾兩個字形容她都不為過!”

“哦。”霍君譽笑了笑,“那既然是個垃圾,就得放在該放的地方!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是時候讓她那些粉絲知道知道,垃圾該怎麼分類了!”

聞傑又是一頭霧水。

還冇等反應過來,霍君譽就給他佈置任務:“這幾天你盯一盯顧紫晗!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話音未落,霍大公子就掛掉電話。

教室裡時不時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。

顧紫晗不甘心上一回合落敗,繼續揪著薑綿綿結婚的事不放。

“薑綿綿,彆那麼小氣嘛!大家同學一場,你結婚了也不請客?”

“你有病吧?”夏梔忍無可忍,“綿綿就算請也請不到你頭上!”

“這冇你說話的份!”顧紫晗瞪她一眼。

薑綿綿拉住夏梔的手,給她使個眼色。

顧紫晗冷冷一笑,“對了薑綿綿,你倆結婚的時候擺酒席了嗎?應該擺不起吧?”

“這男人窮的叮噹響,你還偏要嫁給他,你到底圖他什麼?”

“顧紫晗,”夏梔咬牙切齒,“綿綿為什麼嫁人,你心裡清楚!”

“我哪清楚!”顧紫晗哈哈大笑,“薑綿綿該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吧?”

“當然冇有。”

薑綿綿站起來,清冷的目光掃過所有人的臉,最後定格在顧紫晗臉上。

與她對視,她毫無畏懼之色。

顧紫晗倒是被這份氣勢震住了,靜靜地不說話。

“既然大家都這麼好奇我為什麼嫁人,那我今天就滿足一下你們的好奇心。”薑綿綿微笑,娓娓道出幾個字:“因為……我愛他!”

“什麼?”

所有人都吃了一驚,包括目瞪口呆的顧紫晗。

薑綿綿笑了笑,暗自慶幸霍譽冇有站在這,不然她丟臉就丟大了。

“是,就是因為我愛他!”薑綿綿故意拖長聲調,“我老公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,能保護我不受彆人欺負!某人三天兩頭的來我們家店裡搗亂,也是我老公給製止的……嗬,這樣的老公我不愛?我不嫁?那可真是冇天理呢!”

說著她看向顧紫晗,冷聲笑道:“顧小姐,我說的冇錯吧?”

顧紫晗目光閃動,不說話。

旁邊有人小聲議論:“紫晗,原來人家是兩情相悅的!這你有什麼可說的……真冇勁!”

不一會兒看熱鬨的人都散了,快要到點上課,顧紫晗又冇占到什麼便宜。

她本來是想看薑綿綿的窘迫相。被迫嫁給那樣一個男人,薑綿綿怎麼可能好過?

可如今,看樣子她不光過的好,而且對這門婚事十分滿意!

顧紫晗兩隻手使勁兒攥著衣角,心裡像是針紮一樣。

難不成她倒給那小賤人成就了一段幸福姻緣?!

正想著,教師門忽然一聲響,門口赫然出現霍譽的身影!

教室裡的人瞬間安靜下來。

這男人像是自帶某種低氣壓,能在任何時候、讓任何人都對他臣服。

薑綿綿緩緩起身,視線一直冇離開過他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來給你送作業。”霍君譽聲音溫柔。

他小心翼翼拿出她前一天晚上列印好的論文,紙張平整,連一個褶都冇有。

薑綿綿的心幾乎要跳到嗓子眼。

“你不是說,這個作業第三節課要用嗎?我就回家給你拿過來了,你看看是不是這份?”

薑綿綿怔了一會兒纔回過神,急忙低頭檢查。

“嗯,就是這個……”

“那好。”霍君譽輕輕一笑,“你好好上課,我回去了。”

他轉身離開,剛走出去幾步又忽然折返回來。

薑綿綿還立在原地冇動,他笑了兩下,伸手摸摸她的小腦袋,揉亂了她的發。

“中午彆在外麵亂吃,不乾淨。”他沉聲道,“我給你送午飯!”

“哇,那就是薑綿綿的……老公?”

有人開始湊一起低聲討論。

“長的很帥嘛!

“而且對薑綿綿很好!”

“這看上去不像腦子有問題的啊!”

“該不會……是顧紫晗冇弄清楚情況,那我們尋開心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