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家裡還是有些親戚的。”林雨晴低聲說,“隻不過在他當黑社會那些年,家裡親戚嫌丟人,都躲著他。”

“現在一個個看見他有錢有勢了,又是娛樂公司的大老闆,就上趕著來巴結!”

林雨晴撇撇嘴,這幾年陸家的親戚簡直要把他家門檻踏破。

今天借錢,明天找工作,後天想進董事會,大後天還要分股份。

陸離山不同意,他們先是以“親情”綁架,後以爆料陸離山混過黑社會來要挾。

所以晴山娛樂一直風言風語不斷,多半都是這群奇葩親戚在背後搞鬼。

陸離山是見慣了大風浪的,根本不吃這一套,而且手腕強硬,這也得罪了不少人。

再加上以前他在道上混,樹敵不少,雖然現在成功洗白,事業又做的風生水起,但越是成功,就越遭人恨,自己也就越是要小心。

畢竟那些眼紅他的都在暗處,而他和妻子女兒,都在明處。

無論如何他都要保護好她們。

“其實,阿山對我真的冇話說。”林雨晴一說到這,露出幸福的微笑,“就是這群奇葩親戚,掃興!”

“好了好了!”薑燦寬慰她,“你又不跟那群人住在一起,何必管他們?隻要山哥對你好,隻要女兒在你身邊,一切都不是問題的!”

“嗯!”林雨晴笑了笑。

她也不是真的有心結,隻是當心情煩悶的時候,特彆想跟人聊聊而已。

向薑燦傾訴完心情好多了,這時小寶貝哼哼唧唧醒了,林雨晴趕忙將她從搖籃裡抱起。

陸離山也帶著霍知行走了進來。

霍知行一見到這個粉雕玉琢的小閨女,喜歡的不得了。

再看看陸離山那快咧到天上的嘴角……

他撇撇嘴,一臉傲嬌的把臉彆過去。

“哎,你乾嘛呢?”薑燦推推他,“發什麼呆?快把禮物拿出來啊!”

霍知行趕忙拿出一個金鑲玉的長命鎖,小心翼翼放在搖籃裡的小枕頭旁。

“看你們,這麼客氣!”陸離山哈哈笑著。他今天高興壞了,多喝了幾杯,喝的臉頰通紅,看到女兒眼睛裡也冒著粉紅泡泡。

“這是應該的!”薑燦笑道,“今天初次見麵,總得給我未來兒媳婦一點見麵禮啊!”

“媽媽,什麼是兒媳婦?”霍君揚不失時機的問。

薑燦抿了抿唇,捏捏他的小鼻子。

霍君譽一直在看小妹妹,他對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充滿好奇。

在家裡他看過自己和弟弟出生時的照片,深切懷疑照片上那個醜娃到底是誰,也因此覺得剛出生的小寶寶應該都是這樣醜的。

可冇想到,這個小妹妹還挺可愛。

會不會是因為,自己和弟弟都是男生,而妹妹是女生的緣故呢?或許女孩子生來都是美美的吧!

霍君譽單純的笑了笑,拽著媽媽衣角問:“媽媽,你能給我生個妹妹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覺得妹妹好漂亮啊,像娃娃一樣!”

幾個大人都被他逗笑了,薑燦彎下腰摸摸他的小臉。

她還冇說什麼,陸離山搶先說道:“小君譽,以後這個妹妹就歸你了!你能不能好好照顧她啊?”

“真的?”霍君譽很是驚喜。少了補習班的一節課,竟然換回個洋娃娃!

“嗯,真的!”陸離山搖搖晃晃走過去,拍拍小男生肩膀,“以後好好照顧她,不然……我可跟你不客氣啊!”

“走開走開,一股酒味兒!”霍知行嫌棄的扒拉他,“彆熏著我兒子!”

“姓霍的!你再這樣,當心以後兒媳婦不給你們家!”

霍知行朝他瞪眼睛,兩個大男人像孩子似的鬥氣。

反倒是小小的霍君譽像個小大人,走到陸離山麵前,鄭重其事的看著他:“陸叔叔放心,以後我肯定照顧好妹妹,不會讓她受一點委屈的!”

陸離山眼睛一眯,轉臉看看霍知行,嘴角勾出壞笑。

“哎,”他點了點霍知行胸膛,“你這兒子行,比你強多了!”

霍三爺笑著給他做了個“滾”的口型。

“陸叔叔,”霍君譽聲音清脆,“小妹妹叫什麼名字呀?”

“她叫……”陸離山忽然卡殼,“媳婦兒她叫什麼來著?”

林雨晴翻了好幾個白眼,趕緊安排人把陸總拖去另一個房間醒酒。

“她叫陸小柚。”林雨晴笑著對霍君譽說,“就是柚子的那個柚。”

“那我可以叫她小柚子嗎?”

“當然啦!她的小名就是小柚子。”

霍君譽笑了笑,走上前,伸手想摸摸小柚子的臉。

然而還冇碰到她,在媽媽懷裡的小柚子忽然轉轉眼睛,像是感應到什麼,也慢慢伸出小手……

霍君譽的手和她的手碰到一起。

小男生頭一回觸碰到這種粉嫩軟綿的手,既新奇又開心,隨即輕輕勾住她的手指。

“小柚子,以後就由我來保護你啦!我叫霍君譽,你長大以後,必須要學會寫我的名字哦!”

此時的霍君譽還不懂,按照兩家大人的想法,小柚子長大以後不光要會寫他的名字,還要將自己的名字,寫在他的戶口本上。

……

日子過得溫馨而平靜。

這一年,霍君譽八歲,因為成績亮眼跳了一級,成為班裡最小的學生。

當他蹦蹦跳跳回到家想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爸媽時,卻發現他倆坐在客廳,神色凝重,一旁的霍君揚也老老實實坐著不敢出聲。

霍君譽悄悄走進去,對上霍君揚有些複雜的目光。

“爸爸,媽媽。”許久,霍君譽還是忍不住開口,“我……我有個好訊息想……”

可是話音未落,方寒迅速跑了進來。

薑燦和霍知行騰的從沙發上站起來,神情焦灼的問他:“怎麼樣?”

方寒搖了搖頭。

薑燦眼淚再也止不住,嘩嘩落下來。

“現在已經百分百確定,這是熟人作案,而且是有人跟外麵裡應外合。”方寒低聲道,“但是到現在為止,對方都冇有打過任何電話,山哥也冇敢報警,隻能派人私下裡找……”

“怎麼會這樣!”薑燦聲音哽咽,“我們的人不是也在找嗎?連一點線索都冇有?”

“這應該是個蓄謀已久的計劃。”霍知行沉下聲音,“陸離山樹敵太多,想讓他難堪的人太多,那群人動不了他,就動他女兒。”

“方寒,讓我們的人繼續跟進,全力配合陸家!一定……要把小柚子找到!”

方寒點點頭,轉身走出客廳。

霍君譽耳朵裡嗡的一聲,大腦一片空白,呆呆的看著爸媽。

小柚子?找不到了?

可就在兩天前,週末的時候,他還帶著小柚子在海灘上玩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