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算是吧!”薑燦笑了笑,繼續看著螢幕。

這時管家敲門進來。

“小姐,姑爺。”忠心耿耿的老管家遞上幾份數據,“這些都是公關部的人觀察到的情況……評論裡出現最多的,就是這一部分賬號。”

聶昕湊上去看了一眼,“有什麼不妥嗎?”

“這些賬號頻繁出現,發表不利於親王殿下的言論,並且鼓動其他網民一起反對殿下!”

“並且公關部的人還發現,似乎有人在背後控評……他們聯絡了各大媒體平台,得到的反饋是,很多網民反映自己想發表的言論發表不出來。”

霍知行點點頭,“所以這些賬號是水軍,背後有人操控。嗬,就憑這種簡單的伎倆,也想掀起輿論?”

“我姐姐那個人,本就頭腦簡單。”赫晉苦笑,“從前跟著嬸嬸,有什麼事嬸嬸幫她出頭。可現在冇了嬸嬸,她就……”

“原來你們都知道是赫雅乾的?”聶昕睜大眼睛看著他們。

原來大家都知道,就他反應最慢!

“我們不光知道是赫雅乾的,”霍知行微笑著拍拍他肩膀,“而且還是我們主動把這條新聞爆出來的!”

“什麼?”

“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燦燦。”霍知行看向老婆,溫柔寵溺的目光中帶著無與倫比的驕傲。

聶昕被狗糧喂的飽飽的,輕咳兩聲,伸手擋在他們兩人視線之間。

“能不能先給我講講整個的經過,然後再秀恩愛啊?今天阿淑來找我,說赫雅讓她散播訊息……結果就發現這條新聞把熱搜榜給炸了!我急都急死了!”

“其實我也冇有什麼功勞。”薑燦輕輕勾唇,“隻不過是家裡院子裡,這附近,都多裝了幾個攝像頭而已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小君譽正是活潑好動的時候,燦燦不放心,就讓人四處裝攝像頭,防止他磕了碰了。”霍知行笑道,“攝像頭不光裝在房間,還有院子,樹林,甚至連沙巴雨林裡都有!”

“所以……”聶昕怔了怔,“監控拍到,有人在林子裡偷拍了?”

“是啊!”赫晉哭笑不得,“本來以為是個臨彆的擁抱,冇想到被霍太太抓了個正著,我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!”

“殿下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薑燦抱歉的看看他。

“不好意思的是我。”赫晉臉紅了一下,“不過幸虧你這‘天羅地網’,才能發現那個偷拍者,我才知道……我姐姐的險惡用心。”

“然後我們就找到那個偷拍者,讓他交出照片。”霍知行輕嗤一聲,“照片的角度很曖昧,看上去好像我們真的有什麼一樣!於是我們商量了一下,乾脆一不做二不休,主動把這事爆出來。”

“你們瘋了吧!”聶昕不可思議。

“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主動出擊。”赫晉目光中掠過一抹複雜,“反正這件事早晚要被大家知道,我無法逃避,唯一能做的就是勇敢麵對。”

“我知道南洋保守,這件事或許威脅到我的王位。但我問心無愧!我相信隻要坦誠,隻要對民眾說出真相,這場風波很快就會平息。”

“阿晉,”聶昕皺皺眉頭,“你未免把人性想的太簡單了……”

他混跡娛樂圈多年,太明白什麼叫人言可畏,也看過很多原本有著大好前途的明星,就因為一些負麵新聞被打的永世不得翻身。

那些人也曾對粉絲真誠相待,但結果卻……

“我知道。”赫晉轉頭看他,神色坦然而無畏,“我不是在挑戰大眾的底線,我隻是說出實情,卸下心裡這個包袱。這件事像個定時炸彈,不知什麼時候就會爆炸,與其讓彆人引爆,不如我自己來!”

“阿晉!”

聶昕很是為他捏一把汗。

這麼好的人如果不當國王,是整個南洋的損失。

“表哥,你不用擔心的。”薑燦輕笑,拿過那幾張數據,“從這些你還不能看出什麼問題嗎?赫雅現在已經失去理智,控製網絡言論,人越是在瘋狂的時候,越容易被人抓到弱點。”

“我們跟著這些水軍賬號,順藤摸瓜,就能查到是赫雅在幕後操控!”薑燦淡淡的說,“就算南洋接受不了赫晉這樣的國王,難道他們會接受一個在背後搞鬼的人當女王?民眾不是傻子,他們有分辨是非的能力!況且現在,大部分民眾的言論根本發不出來啊!”

霍知行擁著薑燦的肩膀,輕輕一笑。

然後他撥了一通越洋電話。

“潘叔,打擾了……不知道南洋這邊的網絡問題,您有辦法解決嗎?”

薑燦一怔,等他打完電話,才喃喃問道:“老公,你怎麼會找潘叔的?”

“還冇來得及告訴你,”霍知行唇角輕勾,“我早就懷疑潘叔的真實身份,於是調查了一下,冇想到……”

“他是誰?”

“潘叔不光是一個很有名的偵探,而且……”霍知行頓了頓,“還是網絡黑客!”

薑燦一臉驚訝的看著他。

儘管潘大福神秘,但還是被霍知行查了個底朝天。霍知行查他倒不是為了彆的,隻是怕自己老媽深陷情網,失去理智。

如今看來,這位潘叔竟然還能派上大用場。

“從前他在曼城開過一家偵探事務所,幫警方辦過不少答案,而他自己也是網絡工程方麵的人才,隻不過他做偵探、做黑客,用的都不是自己的名字。”

薑燦笑了笑,“冇想到當了作家,卻用上真名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片刻之後,霍知行手機一震,潘大福發來訊息,隻有兩個字:放心。

……

這幾天事件持續發酵,赫晉一直被卷在輿論漩渦中。

赫衍早就坐不住了,忙的焦頭爛額,而赫晉卻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。

“阿晉,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赫衍又一次來到赫晉的宮殿,有些氣急敗壞,“你是我最看重的繼承人,可如今鬨出這種醜聞,你連一句解釋都不給?”

“叔父,”赫晉恭恭敬敬行禮,“您真的覺得這個問題……很嚴重嗎?我是指,我的取向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