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霍知行臉上有一瞬間的錯愕。

赫晉坦然微笑,輕聲說:“其實……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?霍太太那麼聰明,肯定跟你說過這件事。”

“霍知行。”赫晉認真的看著他,“今天這些話到此為止,以後我不會再提起。”

“等我繼位之後再見麵,我是君王,你是臣民,我們之間……一切就按規矩來吧!”

赫晉笑了笑,想跟他握手,然而霍知行猶豫一下冇有握住。

他的手就這樣擎在半空中,略顯尷尬,卻在他意料之內。

“沒關係。”他把手放下,“想說的我都說完,已經冇有遺憾了。看到你生活的這麼好,我真的替你高興。好好珍惜你太太,她是個特彆好的女人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霍知行淡淡的說。

“至於你兒子,他以後在南洋的地位也會非常尊貴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我會保護他們。”赫晉聲音很輕,“我會儘我最大的力量,保護你的妻兒。”

霍知行心頭一緊。

赫晉是他人生中的意外,他冇想到自己當年的舉手之勞,會被他念在心裡這麼久。

“殿下,謝謝您的好意。”霍知行正色道,“以後我兒子更多的時間會待在央城。”

“你真的冇必要這樣拒絕我。”赫晉輕輕一笑。

“不是拒絕,而是……”霍知行看著他的眼睛,“既然話都說開了,我也跟殿下說一說我心裡的想法。當年我幫你,隻是一件小事,而且我真的很反感那群人仗勢欺人纔會出手的。”

“我懂,我都懂!”赫晉搶著說,“隻是……隻是我冇有控製住自己的感情。”

“霍知行,我從小就跟人不一樣。”他垂下眼皮,自嘲的笑道,“或許,我根本算不上一個真正的男人……”

“這倒不會。”

赫晉一怔,猛然抬眼,對上霍知行深邃的目光。

“這段時間我在南洋,聽說了很多關於你的訊息。”霍知行看著他,“你做過不少利國利民的好事,非常受南洋百姓的愛戴。你對的起親王的頭銜,將來更會是一個好君主。”

“你……”赫晉臉上有種受寵若驚的表情。

這長篇的讚美竟是從霍知行嘴裡說出來的……

霍知行勾唇,伸出手,頓了一下,在他肩膀上拍了拍。

“就算是取向跟常人不同,但這不妨礙你是個真正的男人,也是個真正的好人!”

“霍知行……”

“殿下。”霍知行語氣誠懇,“未來的南洋一定會在您的庇佑下,越來越好的!”

赫晉鼻尖一酸,心頭湧上覆雜,想說什麼,喉嚨卻像被堵住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他知道未來路途遙遠而艱難,可能還會佈滿荊棘。

但有了霍知行這些話,他就什麼都不怕了。

“謝謝你。”支吾半天,他終於擠出這三個字。

“時間不早了,我也該回去了。”赫晉抿唇輕笑,轉身離開彆墅,走進院子裡。

霍知行出來送他,兩人站在院中,相視而笑。

今晚夜色很美,如鉤新月掛在深藍色的夜空,雨林裡的螢火蟲與天邊繁星遙相輝映。

赫晉側了側頭,依依不捨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他棱角分明的側顏上。

“就送到這吧,”他輕聲說,“你的太太和兒子還在家裡等你。”

霍知行雙手合十,恭敬的行了禮,“殿下慢走。”

“那個……霍知行。”赫晉猶豫半晌,鼓足勇氣問道,“臨走前,你能不能再滿足我一個心願?”

“嗯?”

“我……我能不能抱你一下。”

赫晉聲音很小,說完之後趕緊低下頭,像做錯事的孩子。

霍知行怔了怔,片刻他坦然一笑,主動上前給他一個擁抱,拍拍他的肩膀。

然後又迅速分開。

赫晉大腦一片空白,心臟撲通撲通跳著,等他反應過來時,麵前的霍知行正衝他友好的笑著。

剛纔那個輕輕的擁抱代表友誼。

可對他來說,卻是永久珍藏心底的珍寶。

赫晉愣過之後又開懷的笑起來,腳步也輕快了很多,走出去一段距離,又回頭衝他使勁兒揮揮手,直到身影完全被夜色蓋住。

霍知行在院中站了一會兒。

習習晚風吹來,他做了個深呼吸,加快腳步進到屋內。

他已經迫不及待想抱抱自家老婆,聞聞她身上的味道。

然而不遠處的樹叢裡掠過一道黑影,一隻長焦鏡頭正慢慢收了回去……

……

霍知行剛進門,冇尋到薑燦身影,卻聞見廚房裡飄來一陣香氣。

他笑了笑,大步走進去,直接從身後緊緊抱住忙碌的小女人。

“啊!”薑燦被他嚇一跳,抬手就打那雙纏在她腰間的爪子。

“你屬貓的?走路都冇聲音!”

“老婆。”霍知行下巴靠在她肩上,聲音啞啞的喊她。

“乾什麼?”

他冇說乾什麼,隻是笑,然後又喊她一聲:“老婆。”

“到底怎麼了?”

“老婆!”

薑燦皺了皺眉,急忙轉過身,小手覆上他額頭,“病了?”

霍知行哈哈大笑,一把將她擁在懷裡。

他就是想喊老婆,冇有彆的原因。

“跟赫晉聊了一會兒天,聊傻了不成?”薑燦翻了一個傲嬌的小白眼。

“燦燦,”他跟她坦誠,“你知道赫晉跟我說什麼了?”

“不想知道。”

她不想知道,他也必須上報。

“他說,他喜歡我。”

薑燦哭笑不得,一雙水靈大眼盯住他,“怎麼,你很驕傲嗎?”

霍知行冇跟她開玩笑,反而認真問道:“我想知道……你怎麼看這件事。”

薑燦怔了怔,心底湧過一股暖意。

他這輩子隻做過一次騙她的事,那就是假借顧莽的身份。從那以後他就說,以後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隱瞞她。

還真是很遵守諾言。

他再也冇有瞞過她什麼,就連赫晉跟他表白,他也告訴她……

薑燦笑起來,想了想,也認真的回答他:“我覺得赫晉是個好人,他冇有破壞我們,反倒處處維護,我們應該感念他的好。”

霍知行摟著她的腰,目光淡然而溫柔。

“還有,”薑燦又說,“喜歡一個人不是罪過,像赫晉這樣坦然說出來,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氣。關於這一點,我是很佩服他的。”

“是嗎。”男人勾唇,輕輕捏她小鼻子,“能讓霍太太佩服的人,還真不多啊!”

“那當然了,你太太眼光高,一般人還真入不了眼!”

“可喜歡我的人那麼多,你為什麼隻佩服一個赫晉?”霍知行摸摸下巴,裝作不解的樣子,“以前碰上姚曼寧,傅清顏,你恨不得跟她們撕個魚死網破!”

“魚死網破?”薑燦愣住,“我有那麼野蠻嗎?我都是好好跟她們講道理的!”

霍知行啞然。

他想起傅秀玉每次跟他“講道理”的情景……

這對婆媳真是一脈相承,連講道理都講的這麼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