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夏語冰隆重介紹了夏梔之後,薑綿綿從與她對視的目光中,看到夏梔眼底那抹不為人知的驚恐。

薑綿綿淡然一笑。

想必她現在很慌吧,而且萬萬冇想到,她來實習的地方竟然屬於陸氏。

“好了,今天讓大家認識一下新同事,以後就在一起好好工作,共同為公司效力吧!”夏語冰給夏梔使了個眼色,讓她坐到那個早就準備好的、位置絕佳的工位上。

夏梔猶猶豫豫的走過去。

她總覺得某處有道光,刺的她渾身難受。

好不容易捱到午休時間,夏梔急忙跑進夏語冰的辦公室,把四周百葉簾拉起來,又把門關得嚴嚴實實。

“你這是怎麼了?”夏語冰以為她是來給她送禮,雙手環抱胸前笑了笑說:“都是自家人,不必客氣!雖說我隻是你一個遠房姑姑,但咱們都姓夏,我幫襯你一點也是應該的!”

“對了,要送什麼給我?”

夏梔一懵,兩手空空的站在她麵前。

夏語冰臉色微微一變,笑容消失,推了推眼鏡,看她一眼,連語氣也冷下來:“冇有啊?”

“那個……”夏梔也顧不上那麼多,神情慌亂的問她,“姑姑,這裡……是陸氏啊?”

“是,怎麼了?”

“您之前也冇跟我說是在陸氏實習啊!”

夏語冰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夏梔。

冇告訴她又怎樣,她不就是想找個地方工作嘛!去哪不一樣?

再說陸氏這樣的好地方,是多少實習生搶破頭都搶不來的!

她竟然這種表情,還不知足?

夏語冰輕咳兩聲,有些不耐煩的上下打量她兩眼。

“夏梔,這個實習機會難得,你得把握住啊!”她語調略有嘲諷,“你爸媽的條件你也知道,要讓他們幫你找實習的公司,能找到這裡來?夏家也就是我,纔有這種本事把你弄來!”

“嗯……姑姑說的對,可是……”

可是這公司裡的千金,是薑綿綿!

不過夏梔猛然反應過來,難不成……姑姑對薑綿綿的身份一無所知?

也是,剛纔看到薑綿綿,還有她身邊那個陸苒,她倆的座位都快排到洗手間門口了。

就憑夏語冰那欺下媚上的尿性,要是知道薑綿綿是陸離山的掌上明珠,那馬屁不得拍到天上去!

夏梔神色頓了頓,又看姑姑一眼。

而此時這位遠房姑姑也神情傲慢的看著她,好像給她找了這份工作,是多麼天大的恩賜。

夏梔在心裡冷笑。

保險起見,她還是決定確認一下。“姑姑,我初來乍到的,也不認識這些人,還得慢慢熟悉。對了,我剛剛看到洗手間那邊坐了兩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……”

“她倆啊?”夏語冰輕嗤一聲,“兩個窮學生,也是來實習的,你有什麼活兒儘管交給她倆就行!”

“啊?”夏梔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,“這不好吧,大家都是實習生,我哪有資格給人家安排工作!”

“你是不是傻!”夏語冰瞪她一眼。

瞪她的同時,還不忘輕蔑的笑笑。

“兩個冇背景冇靠山的窮學生而已,乾點活兒怎麼了?你是我的侄女,身份地位當然跟她倆不一樣!夏梔,你可拿出點架子來,千萬彆給我丟臉知道嗎?”

夏梔點點頭,心中有數了。

她不光明白夏語冰其實打從心底裡就冇瞧上她,更明白,夏語冰做的這些事比捅了馬蜂窩還厲害。

她必須跟這位姑姑劃清界限,才能自保!

“哦對了,你來實習,也是為了你那個男朋友是吧?”

夏梔一怔,支支吾吾的答應著。

夏語冰輕笑,“聽說你男朋友家境還不錯?嗬,要是家境不好,你乾脆就跟他分手!彆看陸氏是外來戶,可我們大老闆陸總,跟央城的四大家族關係匪淺!尤其是跟霍家……”

“你要是能釣上霍家那兩位公子的任何一位,後半輩子就等著享福吧!”

夏梔腦海中頓時浮現霍君譽那張駭人的黑臉,還有他看上去能一捶打死人的拳頭。

她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皮笑肉不笑道:“我跟我男朋友挺好的,挺好的……”

夏語冰撇撇嘴,看了她一眼。

小地方來的就是不行,一臉冇見過世麵的樣子。

“行了,你先去忙!工作上的事,還有人際關係什麼的,以後我慢慢告訴你!”

“好。”夏梔咧咧嘴,“那我先謝謝姑姑了!”

說完她一溜煙跑了出去。

她的心怦怦跳著,對夏語冰那眼睛長在頭頂上的樣子,既厭惡又感到無語。

她可不想被這冇腦子的姑姑拉下水!得罪了薑綿綿,她吃不了兜著走!

隻是,這時候該怎麼緩和跟薑綿綿的關係呢……

夏梔咬住嘴唇,在安全通道的走廊裡來回踱步。

這時她透過門上玻璃,看到薑綿綿和陸苒正往資料室走。

她悄悄跟了過去,躲在一邊。

兩人冇注意到她,正專心致誌的討論著什麼,手裡還拿著幾張建築畫稿。

她倆在資料室裡找了一會兒,似乎冇找到想要的東西,一回頭卻碰上不怎麼想見的人。

“咳咳!”夏語冰那咳嗽聲震的整層樓都能聽見了。

“工作時間,你倆不在工位上待著,跑到這來乾什麼?!”

陸苒轉了轉眼睛,嗤笑一下,小聲嘀咕:“夏嬤嬤盯人的功力真是名不虛傳啊……姐,你說她上輩子該不會真是個老死在宮中的嬤嬤吧?”

“不會的。”薑綿綿嘴唇微動,“她上輩子應該是東廠的……東廠需要她這樣的人才!”

“噗哈哈哈……”

“乾什麼?你倆乾什麼!”夏語冰頓時聲高八度,“嘰嘰咕咕的說什麼呢!你們……”

“夏主管,我們冇有上班時間摸魚,”薑綿綿不卑不亢,“我倆來資料室,是想找山姆先生以往的設計作品,學習一下。”

“嗬,學習?”夏語冰神情蔑視,“你倆用不著!山姆先生的作品,可不是誰都能看懂的。”

“就是因為看不懂,所以纔要學。”薑綿綿輕笑,“聽夏主管的意思,您能看懂?”

“姐,夏主管肯定能看懂的。”陸苒一臉無辜的在旁邊幫腔,“陸氏這麼大的公司,怎麼會讓一個不懂行的人來項目部當主管?”

“嗯,說的也是!”薑綿綿急忙點頭,“那夏主管肯定能看懂設計圖了?”

“夏主管!”陸苒配合默契,緊接著將剛纔兩人看的設計圖紙拿出來,“您給我們講解一下吧!這有個角度和數值,我倆怎麼算都對不上號!”

“你們兩個夠了!”夏語冰惱羞成怒。

傻子都聽得出來她倆是在嘲諷她!

設計圖對她來說跟鬼畫符冇什麼兩樣,她最擅長的不是業務,而是怎樣把諂媚發揮到極致,再從中撈好處。

於是剛剛聽她倆一唱一和的,她差點一口氣冇提上來。

“你倆,工作時間不務正業……”夏語冰喘著粗氣,“扣錢!這個月獎金冇有,統統扣掉!”

薑綿綿和陸苒冷哼一聲,正準備擼起袖子來跟她好好理論。

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一個聲音:

“夏主管,彆這樣!”

她倆抬頭看過去。

薑綿綿微微一怔,身側的小手輕輕握成了拳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