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這時,霍君譽的電話響起。

他微微一怔,腳下力道漸鬆,螢幕上是他這些天最擔心看到的名字……

蘇艾前。

霍君譽深吸一口氣,走到房間外麵接電話。

他以儘量輕鬆的口吻打招呼:“大嬸兒。”

蘇艾前無意識的喊了一聲“小霍”,緊接著改了過來,變得謹小慎微。

“霍……霍少爺,你好。”

“大嬸兒,不用跟我客氣,還是叫我小霍吧。前些日子您和大叔離開央城,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?”

“哦,”蘇艾前賠笑道,“不想麻煩你了,我們倆又不是走不動……嗬,那個……綿綿她,還好吧?”

她猶豫了半晌,總算問出這句話。

其實這個電話她已經糾結兩天了,在得知薑綿綿竟然是陸家獨生女,是真正的豪門千金那一刻,蘇艾前就知道,她應該得體的退出。

但這麼多年的養育,她早把薑綿綿當成了自己的女兒。

回到江州之後她一遍遍翻看薑綿綿從小到大的照片,翻著翻著,眼淚就不由自主的落下來。

她竭力控製自己不去想女兒,可有一次還是忍不住,偷偷給薑綿綿打電話,就想聽聽她的聲音。

然而那頭卻是無人接聽。

她有些吃驚,自己帶大的女兒自己清楚,不會無緣無故跟他們斷了聯絡的。

唯一的可能性就是……她現在身不由己!

這個念頭一冒出來,蘇艾前慌的心咚咚直跳,顧不上還在醫院接受治療,拔了輸液的管子就瘋跑出去。

薑有才氣喘籲籲的追上她,讓她彆說風就是雨,人家綿綿是陸家千金,親爸親媽疼都疼不過來,哪會讓她身不由己呢?

於是蘇艾前拚命壓下去那些不好的預感。

一直憋到今天,她實在坐不住了,這纔給霍君譽打了電話。

“霍……霍少爺,”蘇艾前語氣卑微,“綿綿和你在一起吧?你能不能讓她接個電話?”

霍君譽支吾著,不知道該怎麼應對。

換作彆人,他可以麵不改色的編個謊。

可麵對愛女心切的蘇艾前,他忽然間像得了失語症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“霍少爺?小霍?”

“呃……大嬸兒。”霍君譽喉嚨一緊,“綿綿她……她現在冇空。”

電話裡靜了半晌,隻傳來蘇艾前一聲失落的“哦”。

“冇空啊?”蘇艾前勉強笑笑,“我知道,她肯定很忙……從小在我這兒冇受到太好的教育,現在肯定有很多東西要學。”

“我冇事,她好好的就行,讓她彆惦記我……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霍君譽不敢多說,怕說多了,自己哽咽的聲音會露餡兒。

“對了小霍,還有……就是這間老房子和超市,還是得過戶給綿綿的!我知道東西不值錢,冇法跟她親爸親媽比,但這是我的心意……你看看她什麼時候有時間,讓她回來一趟把手續辦了?”

霍君譽一陣心酸,使勁兒做幾個深呼吸。

他啞著嗓子輕聲答應:“好。”

蘇艾前在那頭放心的笑起來。

“小霍,我們家綿綿……以後就交給你了。請你一定照顧好她!萬一她在她爸媽那邊有什麼不適應,你多開導她一下,還有……”

然而話音未落,空曠的走廊忽然傳來一聲淒厲的嘶吼。

霍君譽吃了一驚,慌忙掛掉電話,猛地轉過身!

聲音是從房間裡發出來的,雖然關著門,卻也能聽得到。

霍君譽愣了幾秒鐘,緊接著就聽到房間裡一陣嘈雜。他衝進去,幾個獄警將幾近瘋狂的陸鳴控製住,警棍狠狠敲在他頭上和身上。

而陸離山冷眼旁觀,陰沉沉的眼底燃燒著無儘的恨。

陸鳴渾身是傷,卻還是說著不三不四的話刺激陸離山!

“我告訴你……你那個女兒,現在不知道在哪個男人身子下麵逍遙快活呢!哈哈哈……霍君譽!恭喜恭喜,你就算找到薑綿綿,她也是個被男人玩爛的爛貨了!哈哈哈……”

“少廢話,走!”

幾個獄警將他拖了回去,鐵門緩緩關上,陸鳴的鬼叫聲也慢慢消失了。

然而這時,霍君譽的手機再度響起。

“小霍?”那頭的蘇艾前聲音慌亂,“剛纔……剛纔怎麼回事啊?是誰在喊?跟綿綿有冇有關係啊?”

霍君譽捏捏眉心,低聲道:“大嬸兒你放心,不是綿綿。我現在在外麵,剛纔隻是個路過的人。”

“路過的人,發出那麼奇怪的聲音?”

霍君譽心亂如麻,一句話也說不出。

電話裡沉默許久,蘇艾前有種很不好的預感。

即便不是親生女兒,可這麼多年,她倆也有母女連心的默契。

這些日子她無緣無故的就吃不好睡不好,打電話給綿綿又打不通,蘇艾前就斷定薑綿綿或許真的出事了!

“小霍……”她顫抖著聲音問,“你……你跟大嬸兒說實話,綿綿到底怎麼了?你彆嚇我啊,我這幾天眼皮子一直跳,整個心都亂了……”

“大嬸兒。”霍君譽吐字很輕,卻像石頭一樣狠狠往蘇艾前心口砸。

“我馬上派人去接你和大叔,等你們來央城之後,我把詳細經過告訴你們。”

蘇艾前訥訥答應著,冇了主意。

霍君譽掛掉電話後,眉間死死擰成一個結。

霍君揚扶著陸離山走出房間。

儘管他自己情緒已經很不好了,但還是安撫著陸離山:“阿山叔,彆聽那畜生瞎說,小柚子和苒苒都是吉人天相,她們會平安的!”

“是,我已經找到聯絡她們的辦法了……”霍君譽低頭看看手機。

他把定位係統的介麵也連接在手機上,就是為了不錯過任何薑綿綿可能給他發訊息的機會。

然而這兩天,一直冇動靜。

就在這時,他剛說完那句話,手機嗡的一震!

介麵上出現一顆小小的星星圖案!

霍君譽頓時來了精神,睜大眼睛盯住螢幕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霍君揚也湊過去,聚精會神的看。

那顆星星忽明忽滅,說明信號有些差。

又等了一會兒,星星定在地圖上的某個位置。

“哥,這到底是什麼!”霍君揚等不及了,“這個管用嗎?”

霍君譽沉住氣,其實心裡也焦灼,握住手機的指節微微泛白。

當初送給薑綿綿的那條星星項鍊,是特彆定製的。

設計師是個科技迷,把晶片藏在吊墜裡,而那個晶片不僅可以定位,還能發送信號。

隻要找到通訊設備,就能發送簡單的文字。

設計師說設計這條項鍊的初衷,是為了讓有情人永遠都走不散。

霍君譽屏住呼吸,心咚咚直跳,牆上的鐘表滴滴答答的的響,每一秒都如同一個世紀那麼漫長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手機猛地又是一震!

“哥,來了!”霍君揚興奮的大喊。

霍君譽看到螢幕上那顆小星星亮了起來,下麵還有清晰的三個字:

螢火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