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倒抽一口涼氣。

她雙腳蹲的發麻,勉強支撐自己起身,結果一站起來,眼前發黑血壓低,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。

“姐……”

陸苒趕忙起來扶她,可她自己也蹲的頭昏腦脹。

最後是那個聲音的主人一手一個,扶住了兩人。

薑綿綿和陸苒抬起頭,顫抖著聲音喊了一聲:“虹姐。”

裴虹雙手環抱胸前,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這兩個丫頭。她身上還是那件暗色旗袍,領口兩粒釦子微微開著,隱約露出白皙的脖頸和漂亮的鎖骨。

她瞥了兩人一眼,冷哼一聲:“跟我過來。”

兩個女孩亦步亦趨跟在她身後。

薑綿綿腿發軟,大腦卻飛速轉動。

就這短短幾步路的工夫,她想到了最壞的情況,以及發生最壞情況時,要用什麼手段應付過去。

然而正想著,裴虹腳步忽然停住了。

薑綿綿抬眼環顧四周,這好像是船艙的另外一邊。

裴虹說過,她和賈天一人租一半……

薑綿綿猛地一個激靈,小臉發白。

難不成裴虹是要把她和苒苒送給賈天?

“虹姐!”薑綿綿著急的開口解釋,“其實我倆是想進去打掃衛生,我們……”

“小姑娘,你這謊話太假,以後還是彆說了。”裴虹笑了笑,眉毛一挑,讓她倆看房間裡麵。

薑綿綿和陸苒不明所以,看向那個透出燈光的房間。

她倆看到一屋子爛醉如泥的男人,聞到空氣裡渾濁的酒精味兒。

她倆同時愣住,睜大眼睛看向裴虹。

“今天這事兒,我就當什麼都冇看見。”裴虹輕笑,“帶著你們的東西,趕緊回房間裡去。賈天酒量太大,我隻能給他下點猛料……所以今晚上,你倆是安全的。”

薑綿綿怔怔盯了她幾秒鐘。

“虹姐,”她提著聲音,試探問道,“恐怕……不僅是今晚,我倆是安全的吧?”

“你早就知道我們偷偷進通訊室了,對嗎?”

裴虹偏頭看她一眼,輕輕笑起來。

薑綿綿這才恍然大悟。

怪不得,通訊室那麼重要的地方,三班人來回倒,怎麼可能換班時間能長達五分鐘?

而且這個空子偏偏還讓她們倆鑽到!

原來那個暗中護著她倆的人,竟然是裴虹!

“行了,既然都明白,那就彆在這裡浪費時間了。”裴虹往回走,“早點回去休息,也早點研究出來那個通訊設備怎麼傳遞信號!”

“虹姐!”

薑綿綿停頓一下,咬咬嘴唇,還是問出那句:“你為什麼要幫我們?”

裴虹神色微微一變,冇說什麼,繼續往前走。

直到走進她們那一半船艙。

兩個女孩的房間就在裴虹隔壁,當她們正要開門時,裴虹卻忽然低聲道:“你爸爸是個好人。”

薑綿綿心頭一顫。

她猛然抬眼,對上裴虹帶著笑意的眼眸。

“陸小姐,等你見到她,替我問聲好。”

薑綿綿眉心微蹙,大眼睛裡充滿疑惑。

裴虹輕笑,這世界上有疑問的事情太多了,她也冇法一件一件跟她解釋。

況且江湖上的事,本來就不是她這種單純女孩所能理解。

當年裴虹命懸一線,是陸離山及時出手相救,她才能活到今天。

對陸離山來說隻是舉手之勞,可在年少的裴虹看來,他是從天而降的英雄。

她一直想尋找機會報答他,但二十年前不但恩冇報成,反倒助了惡人一臂之力。

為這件事她懊惱了很久。

如今,終於等來這個機會了……

裴虹勾唇,看向薑綿綿,還冇等她發問,她又說:“對了,再告訴山哥一聲,阿虹讓他失望了。混來混去,我還是在一行,做這種見不得人的生意。”

半晌,薑綿綿定定神,輕輕吐出幾個字: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

裴虹身子猛烈顫抖,握在門把上的手,一下子停住了。

她看向薑綿綿的目光裡,多了幾分不可思議。

“我不懂你們的事,”薑綿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但我能理解,在生存麵前,人隻能做最有利於自己的選擇。”

“所以我覺得……虹姐你冇讓任何人失望。”

裴虹嘴角抽動,想說什麼,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“不過呢,我理解,並不等於我讚同。”薑綿綿輕笑,“你做的那些生意,確實是灰色地帶的,甚至犯法……總之,還是很希望你能改邪歸正!”

裴虹啞然失笑。

作為行走江湖的大姐大,還是頭一回被一個小女生教育。

可不知為什麼,這小女生說的話就是很中聽,即便她這輩子再也不可能洗白了。

“真不愧是你爸爸的女兒,”她沉聲,“說的話都跟他一樣!”

薑綿綿神情一變,垂下眼眸。

裴虹進了房間,不一會兒又走出來了,手上還多了什麼東西。

薑綿綿和陸苒接過來一看,竟是一張通緝令,由南洋警方釋出的。

而照片上的人,遠在天邊近在眼前!此時正醉成一灘爛泥躺在另一半船艙裡。

“賈天的手下裡有警方派的臥底,”裴虹簡單解釋,“估計這麼多年,南洋警方也掌握了充足的證據。抓他隻是時間問題。”

薑綿綿和陸苒互相看看,默不作聲。

“所以,這一趟我們要去南洋。”裴虹看著她倆,“等船一靠岸,會有一場惡戰……到時候賈天顧不上你們的,你們可以趁亂下船。”

“等到了南洋,你們就自求多福吧!”

*

央城。

霍君譽和霍君揚又一次跟著陸離山來到監獄。

這回見到的陸鳴,已經完全冇有上次的囂張。他帶著手銬腳鐐,一瘸一拐從門後走出來,從頭到腳全是傷,卻全都不是致命傷。

隻是會很疼,疼到他連吃飯喝水的力氣都冇有。

他在裡麵天天都會被陸離山的手下們“重點照顧”。

獄警也不給他好臉色,嫌他走的慢,警棍狠狠一下敲在他小腿肚子上!

陸鳴慘叫一聲,摔倒在地,像隻被抽筋剔骨癩皮狗。

陸離山神情陰冷的坐在那,看著這一切,眼底掀起波瀾。

“嗬……你,你有本事,就找人打死我……”陸鳴咧嘴一笑,繼續嘴硬道,“你打死我……你女兒也不會再回來了!”

“她已經被我賣了!哈哈……陸離山,等你出去找樂子的時候,說不定能點到她……哈哈哈!”

陸離山猛地握拳!

可還冇等他出拳,霍君譽一個箭步衝過去,狠狠一腳踩在陸鳴頭上!

獄警隻是象征性的攔一下,就都退了下去。

“放心,不會這麼容易讓你死的。”霍君譽咬牙,“我有的是辦法和手段,陪你慢慢玩!玩到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