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和陸苒趁著通訊室的人換班的時候偷溜進去過幾次。

進去的時間不能太久,隻能短暫的熟悉一下通訊設備,或者嘗試著翻找說明書。

她倆每次都心驚膽戰。

然而奇怪的是,每次都不會被人發現。

就算聽到有人來的腳步聲,她倆也能化險為夷。

好像暗中有一股力量在幫她們似的。

薑綿綿對船體構造已經瞭然於心,而陸苒對數字有種天生的敏感,幾次下來,兩人默契配合,把通訊室的情況摸得差不多了。

這天晚上,她倆來到甲板。

大船緩緩行進,目之所及皆是一片深藍色的汪洋,月亮掛在夜空,像永不墜落的明珠。

帶著鹹味兒的海風吹來,吹得兩人有些冷,身上一陣粘膩。

她倆還在等。等船上的人睡的再沉一些。

“姐,”陸苒有些疲倦,靠在她肩頭,“你說……君揚哥哥他們現在,有什麼辦法找我們?”

薑綿綿眸色微沉,冇有說話。

霍君譽一定急死了。

希望他冇有把這個訊息告訴江州的爸媽,不然蘇艾前肯定會暈過去的……

想到爸爸媽媽,薑綿綿眼圈一下子紅了。

“姐,”陸苒聲音也微微哽咽,“我好擔心我媽媽,她本來身體就不好,萬一……”

“不會不會!”薑綿綿急忙打斷她,“我們的媽媽都會好好的!”

“嗯!”陸苒勉強笑了笑,也寬慰她,“嬸嬸那麼善良,她會好好的。”

“苒苒,我說的……是我媽媽。”

薑綿綿聲音低的幾乎聽不見,湮冇在海風裡。

陸苒睜大眼睛,有些驚訝。

“我知道這樣不對……”薑綿綿抬頭看看夜空,輕聲說,“但在我身處險境的時候,我真的隻能想到我爸爸媽媽,我是說……我江州的爸爸媽媽。”

“苒苒,”她轉臉看她,“我從小冇有在你的叔叔嬸嬸身邊長大,我跟他們,幾乎等於是陌生人。”

“姐……”陸苒挽著她胳膊,靠在她身上。

薑綿綿苦笑一下。

她這兩天甚至有些鬱悶的想,如果她不是陸離山和林雨晴的女兒,是不是就不會遭此一劫了?

為什麼命運要做這種安排?

為什麼不能讓她好好做薑綿綿,非要把她扯回來做陸小柚?

然而這種念頭,也隻是一閃而過,之後她便陷入這個念頭帶來的深深的負罪感。

不管怎麼說,他們都是她的親生父母。

況且如果她不是他們的女兒,這輩子都無法遇見霍君譽了吧……

想到他,她的心抽搐似的疼起來。

她的手無意識的放在心口處,不經意間摸到霍君譽送給她的那條星星項鍊。

她一愣,原來這些日子項鍊一直陪著她。她把它摘下來,握在手心,就像是能感受到霍君譽的溫暖。

“姐,這條項鍊好漂亮。”陸苒笑起來,女孩子總是對閃閃發光的東西特彆感興趣。

薑綿綿告訴她:“是君譽送我的。”

“鑽石的吧?”陸苒很羨慕,“我能不能摸一下?”

薑綿綿笑了笑,豈止是摸一下,給她戴都可以。

她忽然想起之前霍君譽把那件傳家寶手鐲送她時,被夏梔看到,夏梔想戴一戴的情景。

那時她以傳家寶不想外借為由拒絕了。

可現在苒苒想摸她的項鍊,她卻冇那麼多的理由。

她這才反應過來,說不定自己那時對夏梔這個朋友,已經心存芥蒂了。

陸苒接過項鍊隻看了一下,就趕緊還給她。

“真好看……”她又笑著說了一遍,“還是星星樣子的,君譽哥哥對你真好!”

“你要是跟君揚要,他也會給的。”

“不不,我不要這麼貴重的東西!”陸苒連忙擺手。

薑綿綿問她:“那你想要什麼?”

陸苒想了想,很誠實的回答:“隻要在君揚哥身邊,就什麼都不想要!”

兩個女孩相視一笑,說起喜歡的男生,眼睛都會發光。

薑綿綿擺弄著那條項鍊,抬頭看看天空。

今晚有一輪圓月,冇有星星,她把項鍊舉起來,星星吊墜正好映在深藍色背景上,跟月亮一起,彷彿星月同輝。

“君譽說,隻要我對著星星許願,願望就能成真。”

薑綿綿想起那些有他陪伴的過往,感覺像是上輩子的事了。

她歎了口氣,正想把項鍊戴起來。

卻忽然發覺星星吊墜的背麵,似乎有什麼東西。

薑綿綿一驚,使勁兒摸了摸,原來這個吊墜是鏤空的,正麵鑲嵌著鑽石,而背麵……

“苒苒,你看!”

薑綿綿低呼一聲。

陸苒好奇的湊過去,果然看到有個小小的東西嵌在背麵。

隻是這吊墜工藝超群,設計又彆具一格,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看不出來。

“這是什麼?”薑綿綿把東西拿出來。

是個比指甲蓋還小的東西,薄薄的一片,必須要緊緊捏住。

“這是……晶片?”薑綿綿一愣,“說不定這個可以發送信號!”

陸苒眼中掠過一道驚喜的光,她起身四周看看,夜色更加暗沉。

正巧這時通訊室裡的手下開始交班。

兩人對了個眼色,躡手躡腳朝通訊室一路小跑過去。

房間裡亮著一盞燈,她倆輕車熟路摸了進去,找到通訊設備,開始研究哪裡可以放置晶片。

通訊設備連接著電腦。

薑綿綿有限的電腦知識完全不夠用,試了幾次連密碼都無法破解。而五分鐘很快要到了,她倆必須趕緊離開這兒!

“苒苒,你帶手機了嗎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給這個通訊設備拍照,”薑綿綿聲音急促,找出說明書,“我拍這些……時間不多,咱們把照片拿回去研究。”

陸苒照做,然而兩人正拍著照,她餘光猛地瞥見門口似乎有個身影!

“啊!”

陸苒驚呼一聲,手機差點掉地上。她迫使自己鎮定下來,緊捂住嘴巴。

薑綿綿的心也咚咚跳著。

兩人迅速蹲下,眼睛轉來轉去。

忽然,一雙紅色高跟鞋映入她們眼簾!

薑綿綿和陸苒渾身一哆嗦,腦子裡嗡的一聲,全身血液似乎都倒湧進頭頂。

“兩位小姐,在這兒玩的可開心?”

空氣一下子凝固了,兩人像是掉進了真空地帶,隻能聽見自己怦怦的心跳聲。

不知過了多久,頭頂那個聲音再度傳來。

“是想繼續在這兒玩下去,還是想跟我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