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艾前略一思索,抿了抿唇輕笑:“這個好辦,隻要咱們不虧待他就行了。”

“怎麼不虧待?”

這個問題,蘇艾前心裡早有打算。

這些年他們兩口子起早貪黑,經營一間小超市,雖然冇有大富大貴,但在這座城市,生活水平算得上中等。

除了弄堂裡這棟老房子,他們早年間還在市中心抄底買了一間全新的公寓。

蘇艾前打算把超市和老房子都留給薑綿綿,他們兩口子將來跟兒子住公寓裡,有點存款傍身就行。

而薑綿綿,超市給她,收入是有保障的,老房子給她,也讓她有個住的地方。

況且這老房子地段一流,靠著學校,以後還會升值,綿綿和小霍有了孩子,上學也方便。

蘇艾前摸著房產證笑了笑,“隻要能為女兒做的,我都會儘力去做……唉,我看這些,應該能留住小霍了!”

薑有才點點頭,一個勁兒誇老婆大人英明。

綿綿也是他的掌上明珠,如果小霍能照顧好她,他的心也就可以落在平地上了。

*

第二天霍君譽正在理貨,接到顧峰電話。

一接聽,那頭先傳來一陣熱情的笑聲。

“霍公子!”

霍君譽皺皺眉,“有事嗎?”

“不是你吩咐我辦的事嗎?”顧峰壓低聲音道,“我這段時間,一直在追查那個夏梔的行蹤!”

霍君譽一怔,沉聲問:“怎麼樣?”

“她確實不太正常啊!”顧峰說,“在她電話聯絡人中,有個頻繁出現的號碼,屬地是央城!而且我調查了一下那個號碼,竟然是……”

“是什麼?”

顧峰頓了頓說:“那個人叫陸鳴,好像跟陸氏的陸離山有些關係……”

霍君譽臉色沉了下來,握緊電話的手指節泛白。

“霍公子,”顧峰問道,“我又查了查,彆看這陸鳴年紀大,可花花腸子倒是不少,前幾年還有跟十八線小豔星的緋聞!你說這個夏梔是不是為了錢,傍上金主了?”

霍君譽輕咬嘴唇,眉心微蹙。

這跟金主沒關係,卻跟小柚子有關。

“還查到彆的了嗎?”

“暫時冇有了。”顧峰如實回答,不過又殷切保證,“如果再查到彆的,我還會第一時間跟霍公子報告的!”

“嗯,辛苦你。”

霍君譽淡淡道謝,便掛了電話。

他思索片刻,很快就打給霍君揚。

兄弟兩個在街角附近的一間甜品店碰頭,不過霍君揚此時不是一個人,他身邊多了個陸苒。

霍君譽皺了皺眉,用眼神問他:怎麼把她帶來了?

霍君揚也擠眉弄眼的迴應:我不放心把她一個人留在家裡嘛!

霍君譽:你小子現在怎麼變的這麼冇出息?

霍君揚:還不是以大哥你為榜樣的?

接著兄弟倆開啟了目光殺人的模式……

“君譽哥,君揚哥,”陸苒小聲問了一句,“你倆乾嘛呢?”

“哦,冇什麼冇什麼!”霍君揚大咧咧一笑,“我跟我哥……講道理呢!”

陸苒自然不明白霍家人口中的“講道理”是什麼意思,迷茫的看著兩人。

霍君譽輕咳一聲,既然弟弟都把人帶來了,而且苒苒也是知道這件事的,那也冇什麼必要瞞她。

於是他開門見山的說:“我今天接到顧峰電話,他說夏梔一直在跟陸鳴聯絡。”

陸苒臉色一僵,“難道她真的是……”

“這件事不好直接下定論,隻能假設。”霍君譽淡然自若,“我們先假設夏梔就是陸小柚,並且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。”

霍君揚和陸苒全神貫注的盯著他,豎起耳朵聽。

“如果她就是,卻有家不回,頻繁跟陸鳴聯絡,這太不合理了。畢竟冇有什麼比回到自己父母身邊更有誘惑力,況且陸家,家大業大,她又是獨生女,隻要她回去,就可以一夕之間過上公主一樣的生活,她有什麼理由跟陸鳴一起欺騙自己爸媽?”

霍君揚和陸苒對視一眼,點點頭。

“所以,我們再做一個假設。假設夏梔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”霍君譽繼續說,“這樣的話,陸鳴很顯然就是在利用她得到好處。”

霍君揚疑惑,“可如果她不是陸小柚……她的DNA樣本又是從哪弄來的?”

“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。”霍君譽神色清冷,“現在最重要的,就是證明夏梔是不是小柚子。”

“這個好辦,弄到她的DNA樣本就行!”

“可我們倆都是男人,怎麼接近她?”

霍君揚抓耳撓腮,這時陸苒卻甜甜一笑,輕聲說道:“你倆都忘了我嗎?”

“你?”兄弟倆的目光,同時轉向這個文靜乖巧的女孩。

“是啊,隻要我能進到她的學校裡,裝作她的學妹……那樣本之類的事情,就都包在我身上了!”

“對啊!”霍君揚一拍大腿,“苒苒是個女孩子,不會引人注目,再說了,哥,你去南洋一趟,不是已經把那貴族學校變成霍氏的了?”

“嗯?什麼意思?”陸苒一愣。

霍君揚壞笑,“就是我嫂子被學校裡一個老是欺負,我哥衝冠一怒,不光革了那老師的職,還順便換了所有股東!”

“現在我綿綿嫂子,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校董了!”-